以道胜,以奇谋——历史细节的意义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看完了两部长片。都是根据历史原型改编的故事。长达五个钟头的谍战片《冷战风云》(又译合伙人)还有一个长达两个半钟头的《归途》。前者讲述从匈牙利事件到苏联解体的漫长冷战期间,克格勃和中央情报局角力的故事。后者讲述苏联大清洗时代,一群西伯利亚政治犯徒步跨越七千公里,成功越过雪原、荒漠,逃亡印度的故事。从一个电影发烧友的角度,两部电影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但这还不是我最深的感受。

《冷战风云》里,我们看到了克格勃宏大的布局、精巧的构思、冷酷无情的执行。对于阴谋这个词而言,克格勃确实做到了最好。连中央情报局这样的机构,也被玩得没有脾气。《归途》中,我们见证了西伯利亚劳改营的强大威慑力,无数挑战体制的伟大灵魂在它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中,无声无息的湮灭。

但克格勃最终失败了。在苏联解体的那一霎那,一切阴谋都失去了意义。即便西伯利亚依然严寒如昨,都没有阻挡自由的曙光。只剩下落魄的间谍大师们,在反思自己奋斗的意义。《归途》中的主人公在逃离前恶狠狠的说:苏联就是一座大监狱。

谁搞垮了苏联这个大监狱,谁打败了克格勃,这是个问题。是克格勃的阴谋用得不够多,还是西伯利亚的温度不够低,也是个问题。如果我们仅仅着眼于单个阴谋的得与失,那只能得出一些毫无意义的结论。有人死于衰弱,有人死于强大,拨开迷雾,还是简单的大道。

大道。说得清道得明,但往往难以让人能接受的东西。自从匈牙利人民拿起枪回击苏联的坦克,选择自己的命运开始,世界历史用大浪淘沙的六十年年,慢慢褪去了乌托邦理想带来的灾难,和崇尚丛林法则的匪徒们渐行渐远。也许将来难免还会一两个碍眼的存在,但是,大道如斯,滚滚向前。

80年前你还可以目睹苏德瓜分波兰的丑陋事件,70年前你还可以见到黑人为白人让座的法律条文,60年前你还可以见到为数众多的帝制国家……而现在,他们的棺材板都已经腐朽。世界正以超出我们想象的,前所未有的速度走向价值观的大同。互联网这样的新事物的兴起和壮大,开创了人类经济和社会走向互为一体的新纪元,价值一统的趋势不可阻挡。人种、肤色、国别再也不是区分高低和利益争夺的鸿沟。这是那些习惯于阴谋论的人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对于某些人而言,拨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给他看并不是最好的结果,继续的麻痹致死可能会让他更加舒服。他们的一生,所谓精华的年月都附着在一个接一个从团结走向团结的宗教仪式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掌声中,否定了这些,就等于都否定了他们毫无意义的一生——包括不可接受的被圈养的思想。

正如我们从电影的细节去观瞻一个帝国的倒掉一样——通过历史的很多细节,我们可以知道,现实将是最好的老师。猪并不是天生只懂得睡觉和吃饭。当他们知道真正属于人的生活时候,会不会仍然满足于猪圈的生活,那得很费思量。也许他们回归正常人生活的愿望,也许比其他人更为强烈。

这个世界有朝鲜特色、古巴特色……除此之外的两百多个国家没有特色。人类的发展正用异曲同工的形态,告诉我们大道所在。这个和那些公开和未公开的阴谋或许有关,但也只是有关。它就是人类社会的DNA,决定了我们成长的方向。只有青春褪色的老妖婆们,才会想要一两个白雪公主式的阴谋,挽回自己必将老去的事实。我们等待这样的结果,需要的只是时间。

 

二大爷别院,博客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