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雷艦案風波 台灣外交風暴

承造獵雷艦的慶富集團財務陷危機,使得這個案子由軍事擴延到政治,進而傷及台灣僅存為數不多的邦交國。

獵雷艦案是台灣軍方啟動「國艦國造」的標的,卻因承造的慶富集團財務陷危機,使得這個案子由軍事擴延到政治,更進而傷及台灣僅存為數不多的邦交國,讓台灣外交也捲入這個弊案的風暴中。

獵雷艦案是馬英九競選連任總統在高雄造勢時,接受造船公會的建議,認為如果能把獵雷艦案由外購轉為內造,不但對台灣造艦技術會有莫大助益,未來台灣民間在承接軍方高科技的武器製造技術提升也將有很長足的進步,而且對馬英九和吳敦義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南部選票會有很大的加分作用。當時馬英九接受了高雄地區造船公會的建議,並在一一年十二月宣布「國艦國造」的重大措施,也開啟了海軍未來要依照相似模式陸續完成「小神盾」艦和柴油潛艦國造的計劃。

因此,在這個時空背景下,獵雷艦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公開招標,一四年十一月由慶富得標,直到一六年二月四日國民黨總統敗選後政權尚未交接的看守期,由國民黨主導了獵雷艦二百零五億元新台幣(折合約六億八千四百萬美元)的銀行聯貸案通過。國防部則依照合約,在一四年十二月先撥付第一期簽約金十五點二億,第二期的開工款在一六年三月支付三十三點二億,第三期則在船殼脫模於一六年九月付出二十四點二億;前兩次付款是在馬政府任內,第三次支付則在蔡英文政府任內。

整個銀行聯貸案和國防部支付款項都是按照合約在走,沒有太大的弊端;真正問題是在造艦財務的前提上,慶富投標時,整個公司的財務根本不足以承造這麼大的案子,所以銀行聯貸案還沒有通過時,在二零一五年就向銀行詐貸三十億,而承貸的主要銀行就是隔年聯貸案的主辦銀行第一銀行,慶富將相關資金透過澳門銀行轉匯大陸的投資項目,在一五年以前,慶富早已出現財務大黑洞,是誰讓慶富在徵信不可能通過之下可以很順利進入投標和決標,審查資格的才是弊案的根源。

更扯的是,台灣友邦圖瓦盧透過慶富建造的圍網漁船今年三月下水後,一直停在慶富造船碼頭,今年十月圖瓦盧代表團來參加台灣國慶,該國自然資源部長脫隊,直接南下向慶富討船,而這艘命名為Tautaloa的漁船卻遭慶富透過英國公司鑑價,指Tautaloa號值二千六百萬美金,慶富原本打算拿這船向境外銀行抵押借款二千多萬美金,事情曝光後,卻成為台灣聯貸銀行抵押標的,因而演變成一場即將爆發的外交風暴。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