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总统接受法广专访 阐述其非洲政策理念

2017年11月2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科特迪瓦首都出席第五

次欧盟-非盟国家领导人峰会期间,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法国24电视台联合专访。REUTERS/Ludovic Marin/Pool
【要闻分析 】 : 正在非洲国家科特迪瓦出席欧盟-非盟国家领导人峰会的法国总统马克龙29日接受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法国24电视台联合采访,重点阐述他的非洲政策理念。马克龙27日启程,开始对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和加纳三国的访问。这虽然不是过去这六个月马克龙首次踏上非洲大陆,但却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非洲多国访问行程。法国的非洲政策是否能在他任下出现实质性的调整,是法国朝野、舆论,也是众多非洲国家政府与民间十分关注的焦点。

由于殖民历史,法国与许多非洲国家关系非常密切,但也十分复杂。非洲反殖民独立运动半个多世纪之后,非洲政策一直都在法国外交政策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Françafrique一词暗示着一种密切却也利益错综交织、不无争议的暧昧关系。6个月前才宣誓就职总统的马克龙希望能改变这种传统的法非关系,摆脱历史包袱的重负。

 

上个世纪90年代起,非洲大陆开始陆续但步履蹒跚地尝试民主转型,其中不少曲折与反复。法国政府与一些背离民主进程的国家领导人的暧昧关系常常引发批评。马克龙在采访中就此表示:

 

马克龙:“我和安哥拉总统洛伦索见面时谈到了民主问题。我一向很关注民主问题,但同时,我也非常小心,因为,我人在巴黎,去(对非洲国家)说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政府治理、解释如何尊重多党制、去给别人上课......我们曾经这样做过,但效果非常有限。所以我希望非洲联盟能够成为这样一个平台,能更加有力地支持民主。所以,你们不会看到我去这样强调问题。在我的首次非洲多国访问行程中,我之所以选择去布基纳法索的一所大学,就非洲问题发表重要讲话,正因为这个国家选择了民主,选择了自由选举,选择了多党制,选择了自由表达。昨天我在瓦加杜古大学时,大家就看到了这一点。”

 

“我们当然知道,确实有一些国家重新背离了多党制,政党轮替不在顺理成章。我认为,非洲国家应当思考这个问题,而不应当由法国总统向这个或那个国家说,你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

 

但是,在刚果金,卸任总统的任期结束已经一年了,选举却又被推迟到了明年。

 

马克龙:“我们的确有一些互动,但我希望的是行之有效。我不想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法国24电视台上给别人上课、说教,只为自己高兴,或者只为取悦我们的听众。我做过多种努力,呼吁卸任总统兑现承诺,按照程序规定,组织选举。我也与许多不同的领导人有过接触,尤其是同你们在访谈中提到的那些领导人,比如非洲联盟现任主席以及下任主席。我觉得非盟是一个很恰当的对话平台,我希望能够在非盟的框架下就此问题展开讨论,以便刚果金能够在2018年在宪法规定的框架下如期组织选举。”

 

法国24电视台记者提问说:“很多法国总统都曾承诺要彻底改变传统的法非关系,但法国如今国在非洲仍然有很多军队部署,法国在非洲也有很多经济利益。您上任半年以来,这已经是第四次来非洲访问。您说法国将不再有非洲政策,但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马克龙:“我很能理解,因为双方间的不信任已经存在多年。我刚才在欧盟-非盟峰会上,听各方演讲。很多年轻人在说:你们所说,我们已经不信了......必须承认,这种对法国、对欧盟的不信任已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因为我们一直按照过去的习惯做事,比如签署大型合同,有时候也妥协让步,因为我们没有可以通过中小型企业、通过在当地创造就业,来首先让当地居民受益的投资框架,我们追求的首先是我们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开发、挖掘当地的潜力。”

 

“我知道我们过去犯过错误,我也知道我们过去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法国有过很多伟大的努力,比如在健康领域,前总统希拉克当年为改善非洲健康领域功能做出的努力就是例证。我们应当向他的努力致敬,因为这些努力推进了对当地疾病大流行的控制。”

 

“我的看法是要摆脱历史包袱。我这样说是考虑到时代更替,现在非洲大陆70%的人是年轻人。所以我们必须走出历史重负。当今年轻人与当年的领导人不同。很多国家的领导人经历过反殖民时代和那个时代的创痛,但是70%的非洲人是年轻人,他们没有经历过殖民。如果我们还继续一种居高临下的行为方式,或者继续重复反殖民主义话语,那我们将继续在过去的历史中徘徊。”

 

马克龙显然不仅希望传统的法非关系走出殖民历史的烙印,而且也希望在当今国际形势下,将法国与非洲的关系纳入欧洲与非洲的关系,共同面对诸如移民、发展...安全等重大议题。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