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習近平是真傻還是假傻?



在真話會惹禍的中國,許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那就是旅途中陌生人之間,反而有非常大膽的政治議論。道理很簡單,因為這樣做不至有太大風險。最近,我的朋友在高鐵上就被一個陌生人問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你說習近平是真傻還是假傻?提這個問題的人顯然是指中國目前正在大量發生的“頌聖”現象,也就是無恥吹捧習近平的現象。他的問題隱含的意思就是,習近平為什麼要鼓勵這種令人反感的現象,難道他真的不知道,鼓勵無恥吹捧自己的行為,會傷害而不是維護他的權威嗎?

我的朋友當時的回答是,習近平是真傻。但是,我相信這個答案並不能令那位提問者信服,也不能令許多人信服。因為他們無法想像,一個真傻的人怎麼可能登上中國的最高權位?而且,他的“皇位”看來並非岌岌可危,而是越來越穩。類似的困惑其實在今日美國也大量存在,當然不是關於習近平,而是關於特朗普。特朗普以及他的支持者們堅持“另類事實”,讓不少人大惑不解,難道這種指鹿為馬的政治“策略”真會給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帶來什麼好處嗎?

那麼,美國人的困惑與中國人的困惑這兩個現象之間有什麼相通之處嗎?我認為是有的,那就是兩國的這種政治現象都折射了政治共同體的同一種困境︰政治生態的嚴重惡化。政治生態嚴重惡化的一個重要的標誌就是道德話語失靈,多數人對現實不僅非常不滿,而且對主流精英失去信任,對走出困境的出路高度分歧。在這種情況下,有相當數量的人不再相信“好人”或者是“善人”能解決問題,相反,他們願意給那些不怕得罪人的“惡人”以機會,讓他們“以惡制惡”,“殺出”一條路來。或者說,他們不再信任“善人”,不僅因為他們可能“太傻”,而且認為他們很可能是“偽善真惡”。最能說明這個問題的就是,不少當年投奧巴馬票的選民,去年把關鍵的選票投給了特朗普。這些人不是不知道特朗普不是“好人”,但他們希望特朗普能解決奧巴馬沒有解決的經濟問題,為此,他們可以不在意“另類事實”的困擾。

中國政治當然和美國不一樣,因為習不是國民選出來的,而是江澤民的選擇。江選習的一個重要判斷,就是習不會傷害到他個人和家族利益,但現在很多人都相信江的判斷錯了。而且,很多人也認為,僅憑習能讓江誤判這一條,就不能說習是“真傻”。

在權力博弈上,應該說,習一點也不傻。但懂得權力遊戲的邏輯,並不等於就懂得如何治國。在治國問題上,確有一個習近平傻不傻的問題。現在看來,十九大之前習的權力確實還受到江及其黨羽的掣肘,因而給判斷習近平的治國能力,更給判斷他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帶來一定難度,因為很多人可以說,你搞不清楚習的一些很蠢、也很壞的做法,背後是否有什麼“難言之隱”。坦率地說,我對習近平的治國能力,沒有太大希望。他要是真有本事,早就該顯露出來,而且,他也早會因此而出局了。因此,對於習近平已經大權獨攬的中國來說,他是真傻還是假傻的問題,已經遠沒有他是真壞還是假壞這個問題更重要。因為在他的任上,中國將不可能避免出現某種攤牌局面,而那時習做出什麼樣的道德選擇,關係著太多人的命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