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否引進電子叫雞


雷鼎鳴指內地召妓也可用電子貨幣支付,遭葛珮帆指言詞粗鄙。設計圖片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及榮休教授雷鼎鳴,周一出席「回歸20周年──國家與香港」的研討會上,語出驚人指中國科技成就驕人,有朋友指連「叫雞」也用電子支付,證明大陸生活比香港更高質更方便,狠批「支爆論」即質疑中國經濟泡沫爆破者,未能掌握大陸的最新資訊云云。

事件引來一直關心全港走光黑點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質疑,在公眾場合不適合用叫雞的字眼;而雷鼎鳴則直認叫雞是指召妓,反擊指叫雞已是廣東話深入民心的一部份,指葛佩帆「思想太古肅」,自認用字非常準確,指言論自由不應設無聊限制。

誠然雷鼎鳴捍衞廣東話,說叫雞而不說召妓的理據,實在擲地有聲,然而更深層次的問題,就是為何長期維護女權,假設全香港都一大堆鹹濕佬隨時會非禮女性,而要求設地鐵女性專用車廂的葛珮帆議員,竟然只關心雷鼎鳴用字粗鄙,而不是質疑雷鼎鳴道聽塗說,竟然污衊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公然包庇用電子支付宿娼?大家要留意,該場合的主題,正是討論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討論香港與國家的關係。

前總理周恩來曾經說過,中國的妓女在台灣省。根據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66條,在中國無論是賣淫或是嫖娼者,都要處以10-15日的刑事拘留,5,000元人民幣以下罰款;而即使情節較輕者,也要處以五日以下拘留、500元以下罰款;那麼為何中國大陸竟容許召妓使用電子支付呢?究竟中國的法律是真的還是假的?香港人要不要認真對待?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前日於電台談及《國歌法》立法時,指「很多時候不是法律可以講得清楚,要以常識來判斷」,則更令香港年輕人頴頭,連理應黑白分別的法律條文,在今日的特區卻變成要用常識判斷。

常識判斷不了的國情

常識告訴我們,召妓是不道德的事,但一眾愛國人士卻熱烈討論,更嘲笑香港的淫業落後;常識告訴我們,買賣女人的身體是侮辱女性,但愛國女權分子卻只關心語言粗鄙;常識告訴我們,愛中國應該身體力行,放棄外國護照返中國去建設與生活,然而一堆持有美國、澳洲護照等的外國人,卻每日譴責香港人不愛國,不懂中國國情;常識告訴我們,以國家之名來殺人,一樣要受到國際法庭的制裁,例如南京大屠殺的日本戰犯,中共長期以七十年前的舊事攻擊日本政府,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更以此要求香港學生,為「凝聚中華民族抗日精神」來立《國歌法》,但前特首梁振英卻突然說「以國家之名殺人不犯法」,以常識來理解,似為了日本戰犯、納粹屠夫辯護;香港人終於要發現,我們的常識,與他們這些自命愛國者的常識,是水火不容,是正義與邪惡的分野。

愛國者常叫大家認識國情,要向先進的中國學習,與緊隨中國的發展列車;既然上述電子叫雞的建議,除了質疑粗鄙外,幾日來都不見有愛國愛港人士從根本去反對,說明香港的電子支付比起中國大陸落後,正在於法例竟沒有與時並進,去包容這些灰色地帶以至犯法的交易;亦因此香港應全面檢討針對賣淫的過時法例,例如今年初香港警察曾破獲一賣淫網站,指要打擊援交,網站負責人更被控涉嫌「依靠他人賣淫的收入為生」等,這些都阻礙香港人,無法中港融合,過在大陸般方便的生活;為免一眾泛道德,以落伍的西方道德觀點價值為名,反中亂港為實,為推廣青樓的「中國傳統文化」,全國人大應該考慮先立《電子國雞法》,再一如《國歌法》般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再經本地立法在香港實施,要令香港人慢慢習慣范太所說,「很多時候不是法律可以講得清楚,要以常識來判斷」的真義。

林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