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習王朝治盛世用重典



中國歷代王朝新皇帝登基,都要改年號和昭告天下。習近平經過五年鋪墊,清除大批前朝老臣子,在十九大上正式改年號,從過去五年的萬物皆姓黨,升級到萬物都姓習。至於昭告天下,並不止步於僅向自己統治下的子民頒佈恩旨,而是向全世界宣示“中國龍”時代的降臨。

據中國官媒報道,11月30日將在北京召開世界政黨高層對話大會。這是十九大後第一輪重大外事活動。習近平代表中國共產黨,要向普天下展示萬國來朝的皇帝氣派。這種世界政黨大會,連自命世界革命教主的毛澤東都未開過。會議是什麼主題呢?據新常委王滬寧所定的調子,習近平的思想“充分體現了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促進人類和平與發展事業貢獻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換言之,就是把習思想向全世界傾銷,習近平要成為人類發展的舵手和領袖。

這個中華盛世對外是大紅燈籠高高掛,對內卻是對百姓如芻狗,大舉野蠻掃蕩“低端人口”只是其中一例。即使對黨內同志,也是實行最嚴厲的管控。中紀委新的罪名造句叫“破壞政治規則”,這表明習近平此前宣稱要給全黨“立規矩”已經完成。根據新頒佈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不僅“老鄉會、校友會、戰友會”被列為“非組織活動”,連“黨員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都要開除黨籍。大小官僚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只小心侍奉習大大一個人。如此從嚴治黨,可謂治盛世用重典。

毛時代有“惡毒攻擊罪”,林昭被槍決,張志新被割喉,都是犯下此罪。後來此罪淡出法典,近年來多以顛覆國家政權、危害國家安全和擾亂公共秩序來入罪。如今“妄議”成了新幫規,習近平高度集權的雷霆天威已超越毛澤東。

按此新條例,六七年“二月逆流”中葉劍英、陳毅、徐向前、聶榮臻、李富春、譚震林大鬧懷仁堂,不滿文革部署,“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理應全部開除黨籍。再者,當年葉劍英通過“非組織活動”串聯華國鋒、汪東興、李先念、吳德,以非法和違反黨紀的手段逮捕四人幫,此舉是否應該徹底否定,給四人幫平反,並追加參與宮廷政變的人以處罰乃至刑責?當年安徽鳳陽縣小崗村十八戶農民由黨支部書記帶頭,按手印簽下生死狀,秘密實行包產到戶,從而徹底否定人民公社,此舉是否“妄議”和“非組織活動”?再有,習仲勛當年反對延安整風審幹的極左做法,豈非“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習仲勛反對六四出兵鎮壓就更屬“妄議”了。

六四決策當時竟有如此之多高官反對,從總書記趙紫陽到政治局常委及委員,再到人大委員長和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都不乏其人。按羅瑞卿兒子羅宇《告別總參謀部》一書揭秘,連楊尚昆都非要鄧小平先簽署鎮壓令才肯加簽,足見黨心不穩。為防患於未然,從江澤民一朝開始禁止政治局常委之間串門,一切行止要先報備中央辦公廳,這就是杜絕“非組織活動”和“妄議”的先聲。

戈爾巴喬夫回憶錄寫道,當年他當上政治局委員,成了克格勃總管安德羅波夫的鄰居,某日戈爾巴喬夫邀請鄰居夫婦來吃飯。安德羅波夫當即婉拒,說︰“如果我去你那裡,明天就有人說閑話,議論誰在什麼地方聚會,為什麼聚會,討論了什麼。我和妻子還未進你家,勃列日涅夫就知道了。”

看來蘇共中共都恪守同一幫規。其實要說幫會,也還不至於禁止香堂壇主串門。然而當黨天下升級為習天下,“政治規則”把幹部淪為家臣,黨員淪為家丁,凡事俯首帖耳,妄議不得;黨內同志既然如此,普通百姓就更不用說了。這正是習王朝的新常態。

自由亞洲電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