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一個商人對舊王朝的朝聖之旅



特朗普對北京的訪問不像是一個自由世界的領袖對一個極端壓制人權的集權國家的訪問,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這次訪問都像是一個被眼前利益引領的商人對一個陳舊而有權力的封建王朝的朝聖之旅。聽從中國政府的刻意安排,這個商人被引導到具有六百年歷史的帝國心臟紫禁城,在象徵皇權的碩大建築物內頂禮膜拜、歡宴慶賀。這個商人似乎與主人一起沉醉在無處不顯示權力的環境裡,並且對主人竭盡讚美之詞。竟然全然忘卻了紫禁城所代表的殘暴、貪婪和腐敗,忘卻了皇權壓制之下人民所承受的苦難。

說實話,我對奧巴馬最後一次的中國之行已經非常失望,而對特朗普這一次的中國之行,除了失望之外,甚至產生了一種厭惡。這兩次美國總統的中國之行都絕口不提中國十分惡劣的人權狀況,沒有提及被當局非法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也沒有提及正在被監禁中的律師、記者和其他維權人士。美國似乎正在放棄文明世界的領袖地位,已經對殘酷鎮壓人民的集權政府舉手投降。雖然我對西方國家的政客並不抱希望,但是對於他們對原則放棄來得如此之快、如此徹底卻始料未及,這是對自由民主事業的不義背棄。

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當然主要是中國人民自己的事情,不應該也不能夠依靠任何外國政府來代替自己的堅持和犧牲。但是西方國家的領導人也應該認識到,任何野蠻侵犯自己國民的自由權利的極權政府,他們對人類普世價值的敵視和侵蝕最終是不會被國界所束縛的。因此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不僅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天賦人權,更是全人類文明進步力量捍衛自由民主事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世界範圍內所有自由民主力量的互相聲援從來都是一種道義責任,而不是應該看作是西方民主國家對至今在極權制度下掙扎的人民的一種恩賜。

特朗普帶領一個龐大的商業代表團,從中國政府控制的商業企業中得到一些訂單,在他看來這就是此次訪問的勝利。我想他應該重溫一下歷史,並且從歷史中清楚地知道,這些今天簽署的商業協議,明天就可以輕易被撕毀。指望一個踐踏法治的政府遵從國際規則只能是天方夜譚。中國政府曾經許諾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在金融、服務、傳媒等領域對外資開放,但是直至今日,外國金融機構、高端服務業、新傳媒等仍然無法在合理合法地進入中國開展正常業務,即使是像谷歌、臉書等這樣的超級企業也以各種方式被中國政府拒之國門之外。

更有意思的是,在不得不提到美中之間的貿易不平衡狀況時,特朗普也不敢得罪他的北京主人。雖然他也將這種狀況描述為“不公平”的,但是他卻沒有膽量對北京的政策進行任何批評,而只敢站在北京的講台上抨擊他的前任美國總統們。他甚至還對中國政府過去不遵從國際貿易規則的做法大加讚揚,認為那是為中國人民謀利益。在這一點上,美國總統已經錯到不可以理喻的地步,中國政府並沒有為中國人民謀福利,他們保護的是一個以官僚為主體的利益集團,被中國政府錯誤的貿易政策損害的不僅僅是美國人,更是中國普通民眾本身。

不少人可能認為,特朗普在北京的所作所為只不過是為了換取北京政府對北朝鮮採取制裁,而這種制裁是美國的根本利益所在。這種看法將被時間證明是多麼幼稚可笑。北朝鮮的金氏王朝和中國的官僚集團是一種“唇齒相依”的關係,“唇亡相依”是北京政府發自心底的畏懼。對於北京來講,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美國比殘暴集權的北韓要危險得多,因為自由、民主、法治是中國人民的嚮往,這個制度在美國和世界其他現代民主國家的存在是對中國集權政府最終的威脅;而北韓的金氏王朝在未來則極有可能是北京政權抱團取暖的對象。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