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是「強人政治的解藥」

wang huning
連續給三任中共總書記服務的王滬寧被視作中共最高智囊,他的可能職位是分管意識形態的常委。

王毅博士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在國際政治中,「軟實力」的概念已經廣為人知,但在中國國內政治領域,「實力」的競賽仍然由強人政治主導——因此,談吐、性情溫和的學者王滬寧,在中共十九大獲擢升至中共最高權力的政治局常委會,令外界大為驚訝,也揭示了當代中國以至國際政治的新​​洞見。

少年王滬寧

王滬寧祖上可追溯至山東省、即孔子的故鄉。王於1955年生於上海一個革命幹部家庭,並在上海度過了他的成長時代。王滬寧是個安靜、內向的孩子,對閲讀興趣濃厚。在1966至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間,大量書籍被禁,王則透過他的學校老師,獲得閲讀禁書、包括西方文學經典的機會。

1978年,王滬寧是參與首屆高考複考的一名考生,以極佳成績取得大學入學資格。他的成綪非常好,好到毋須入讀本科,獲名校復旦大學直接錄取為國際政治碩士生。師從馬克思《資本論》權威、教授陳其人。王的碩士論文題為《從布丹到馬利坦:論西方資產階級主權理論的發展》,追溯西方主權概念的演化。

校內明星

取得碩士學位後,王滬寧成為復旦大學一名學者,以其突出表現,很快就成為教授。他不只是一個廣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同時也是一個多產的研究者,在學術期刊以及一般媒體大量發表政治科學及哲學論述,並於1980年代末以訪問學者身份赴美,並寫成書名看似矛盾的《美國反對美國》,詳盡評述美國社會的種種矛盾面貌。

當時,年僅30多歲的王滬寧,已先後成為國際政治系系主任及法學院院長,在當時仍階級森嚴、以年紀及經驗為升遷首要考慮的中國學術界,可謂一項成就。

不止於學者

在學術生涯的高鋒,王滬寧同時領導復旦辯論隊,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贏得一系列國際辯論賽事。這些比賽獲國內電視播出,收看人數上百萬,亦令王本已十分可觀的名聲再下一城,被視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政治上最為值得注意的知識份子之一。

王滬寧的名聲不斷提升,他傾向強化中央政府權威的主張(這套學說被稱為「新威權主義」,但王滬寧不認同這個標籤),亦獲得上海主要領導人的青睞,當中包括曾慶紅及吳邦國。他們將王滬寧介紹給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

王滬寧
學者出身的王滬寧,很清楚何時該掩蓋自己的鋒芒。

致勝一步

起初王滬寧並不願意離開學術界,但最終於1995年被說服,加入江澤民政府,當時他40歲。王滬寧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做起,在第一次開會前,江澤民已經聽過不少關於王的事,更已經讀過王的著作。據報,在江澤民及王滬寧第一次見面時,江澤民向王開玩笑說:「如果你還不來北京,這些人(指上海幫人如曾慶紅及吳邦國)就會與我決裂。」然後江澤民還引述了王滬寧著作中的論點,王滬寧受寵若驚。

中國媒體亦樂於報道,江澤民對王滬寧的學識多麼欣賞。 1998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期間,江澤民就在晚宴上讚揚王的學術能力,克林頓為了不落下風,以美國政治科學家亨庭頓的學術成就來回應。

中南海生存之道

進入政界後,王滬寧的學術能力的確能夠盡情發揮。加入政府不久,他就成為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再於2002年成為中央委員。在江澤民交捧給胡錦濤後,王滬寧繼續服務新一屆政府,成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往權力中心再踏一步。到習近平掌權, 王滬寧亦沒有像一般政權易手的慣例那樣被撤轉,不只留了下來,更獲進一步晉升,不久就加入中共權力最核心的中央政治局,成為25名委員之一。在今年的十九大上,王滬寧終於踏入中共最高層,成為習近平屬下權力最高的六人之一。這應該超出了他22年前進入政府時的預想。

王滬寧的平步青雲,不能簡單地透過羅列他歷年來的逐步升遷去理解。他的影響力是不著跡但無孔不入的,利用自己理念、口才的說服力,而不是強人政治中常見的強硬態度。他被稱為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及習近平「中國夢」意識形態的幕後軍師。

兩大成功要素

在王滬寧持續上升的政治事業生涯中,至少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他的政治生涯有其脈絡,與中國當前制度及政治現實息息相關。三名領導人均重用王,顯示當代中國面對問題,不只是官僚主義上或技術上,同時也關乎理論與意識形態。王滬寧對三朝領導人在理論建設上的貢獻,體現出當今中國體制面對的憲制問題挑戰:如何在不影響國家基本安全及穩定的前提下,尋找管治合法性以及中國未來方向。

習近平率領新一屆政治局常委在人民大會堂一樓東大廳與中外記者見面。
習近平率領新一屆政治局常委在人民大會堂一樓東大廳與中外記者見面。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一點,是王滬寧的個人特質。主要提供理念的王滬寧,在步入政治之前是一名甚有成就的學者。重點是他提供的理念,往往符合現今政府的需要,包括強調中央集權領導,以中央政府為先。王滬寧作為知識份子是敏銳的,但作為一名官僚及政客,他則十分低調、精於世故,很清楚何時克制自己、掩藏自己的鋒芒,與此同時,退居幕後為他的政治領袖出謀獻策。雖然近年他已經被推上前台,時時在國營電視台上與大佬們一同現身,但他幾乎從未公開以自己的身份發言。事實上,在1995年加入政府後,王滬寧就再無用自己的名義發表文章,亦與之前的熟人保持距離。

以柔制剛

王滬寧的行事風格,不只與他的上司及家鄉的同行們大為不同,更與特朗普、普京等人所象徵、近年主導國際政治的強人風格無法比擬。

王滬寧身段優雅、態度溫和,一直保持低調,這無疑是他能夠在官場存活至今的原因之一。

王滬寧的作風,恰如中國古代「上善若水」的智慧,無論鐵石如何強橫,水都能將其征服。這樣看來,王滬寧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強人政治的一劑藥方。

思想高於物質

如果說,王滬寧的崛起印證了理念的重要性,它同時也是對人文及通識學科學生的鼓舞。王滬寧以政治枓學、哲學學者之姿進入權力最高層,在近年中國高層政治由科學、工程背景者主導的畫面中,增添了有趣的轉折。在現今奉實用主義為尊的中國社會,覓得高薪工作致富是頭等大事,哲學、文學被視為無用的學科,王滬寧或可以成為哲學及文學學生的鼓勵。

王滬寧不介意隱身在幕後的特質,最終協助他登上最高權力的舞台。當下的考驗,是王滬寧如何確保自己能夠存活下來,並在陽光下繼續勃發。

王毅是澳大利亞格裏菲斯大學的學者、曾任外交翻譯,以共同作者身份在期刊《當代中國》發表「隱藏的掌權者:王滬寧與當代中國的發展」。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