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聯繫人不易做


何志平因涉嫌協助中國企業向非洲國家行賄而在美國紐約被捕。互聯網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梁振英任內將香港定位為「超級聯繫人」,不斷強調香港要做好這個角色。如何做呢?他沒解釋,相信他自己都不清楚,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則身體力行,向港人示範甚麼才是真正的超級聯繫人,而且是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但這個角色,做起來原來是危機四伏的。

何志平上周末與西非的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在紐約先後被捕,被控違反美國《反海外腐敗法》及參與國際清洗黑錢活動。控罪指何志平向加迪奧提供40萬美元後,獲對方引薦認識乍得總統,然後向乍得總統提供200萬美元賄款,讓上海的能源企業獨家購買乍得石油產品。另外,何志平又將50萬美元存入烏干達總統戶口,讓對方協助這家中資企業收購烏干達的銀行。

與何志平情況相似是澳門的全國政協委員吳立勝,被指賄賂兩名聯合國官員,試圖繞過正常審批程序,使澳門獲准興建聯合國會議中心。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今年7月裁定他賄賂、串謀、洗錢等六項罪名成立,等候判刑。這就是香港想做超級聯繫人的尷尬。

所謂超級聯繫人,無非就是早年殖民地時代的買辦,處於中國公司與外國商人之間,作為雙方的繙譯及溝通者,消除雙方的顧慮和猜忌,縮短交易時間,是貿易投資的潤滑劑。

早年香港作為西方商人與中國之間的中間人,確實如魚得水。一方面,港人生活在類似西方的制度下,對西方的文化、思想等知之甚詳;而中國公司及商人對外國認識有限,加上言語不通,需要時間去建立自己的人脈關係。這時香港的中間人作用就非常重要。長年累月之下,不少港人都有促進交易所需的優秀溝通技巧和豐富經驗,更能提供優質的法律、金融等現代商業服務,本來是買辦的不二之選。

但是,如今香港要替中國企業打開非洲等新興市場,這就成為「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了。中資企業的要求本已令香港中國人疲於應付,加上非洲不成熟、不規範的市場,過去服務於西方資本的技巧和專業知識都不適用。事實上,香港中間人對非洲、中東、中亞等地區的國家,認識有限,甚至比部份中國人還不如,語言和溝通技巧也不見得比中國人強,憑甚麼去做這個「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呢?

既然沒有多少優勢,就只能依靠法律之外的灰色地帶活動,以送禮行賄方式去完成任務。這樣毋須高超的溝通技巧,也不需專業服務能力,只需膽識和人脈。何志平等人的所謂國民外交,不就是扮演這種角色嗎?雖然這是中國企業最熟悉的做生意手法,但他們暫時沒有送禮門路,也不知對方底細,更不想冒這個風險,香港的「超級聯繫人」才有這個機會代勞。事實上,這種「超級聯繫人」多是親中紅人,他們不僅更易與中國企業建立關係,也更易融入中國官場和商場的文化,行賄送禮就沒甚麼心理障礙了。

一帶一路,有可能「一邊帶着美金,一邊賄賂」,因此「一帶一路超級聯繫人」就意味着並不易做、不好做,風險極高,弄不好很容易身敗名裂。而出事之後,很可能變成棄子!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