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问题可能让中国走上不归路

 

    网上写文章,不能说假话。否则没有意思。真话说出来危险,可以不全说。我就掏心窝子说话,也说的不全是事实。但那可能是我的认识水平问题。这就得乞求大家的谅解了。

    当今中国三个大问题,是不能回避的,人命关天的——

    一是信仰问题。

    人民大众和治国者,必须找到一种信仰。这种信仰,老百姓相信,官场也信。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个国家就能形成一个合力。这个国家是任何强大的外敌不能战胜的。

    问题就在这,改开30年,把一个民族的信仰搞丢了。一个国家,从统治者到普通大众找不到一个可以认同的价值观。这是最可怕的。

    以钱为主导的价值观,必然出问题。都为了钱,官场就会腐败,买官卖官。都为了钱,教育也会腐败,高学费,低质量,一个大学就会变成文凭批发部。都为了钱,医院就不再施行人道主义,就会见死不救。都为了钱,企业就会生产假劣产品,残害大众。……这就是30年来存在的最大问题。

    当今所有的乱象,皆出于信仰的丢失。

    孟子曰:“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我们今天的既得利益者,这个统治集团,连几千年的治国理念也不要了。让广大中国人民为低级需求而毕生奋斗,这样,国人的精神境界如何提高,社会道德何以净化?民族创造力何以谈起?

    另搞一套理论,但你这个理论会不会得到90%的中国人民认可?否定自己的历史,这些东西,就是让中国人民信仰危机的根子。

    共同的信仰才凝聚一个民族;信仰没有了,民众就是盲流,国家也将不复存在!

    二,经济增长方式问题

    可怕不?中国共500多家出版社,年收入还不及德国贝塔斯曼出版集团一家出版社的总收入。你能说文化行业不挣钱吗?

    十几年来,我们干了什么?扒房子卖地!房价高入云天,让本国的中下层人民一辈子甚至几代人为开发商打工。许多做实业的也不干了,加入了炒房大军。全民炒房运动的结果是什么?制造业危机,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多,科技含量低,缺乏竞争力,大学生失业,民族没有创新力。文化落后,知识分子不算人。搞得不少知识分子也要钱不要良心,为开发商叫嚣。这几年房价高涨,与那些不要良心的大学教授到处忽悠大众不能说没有关系吧?

    30年来,我们的主流媒体海吹:“改开3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高居世界榜首”云云,可30年来,中国没有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为啥?人家老外不承认!因为你中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郭一平当县长,把一个地方的好地卖光了,郭二平当县长只能卖农村土地,郭三平,郭四平……他妈的,要这样干,要不30年,土地没有可卖的了,土地一卖就是70年产权,那子孙后代吃什么?

    30年的发展以消耗后300年子孙的生存资源为代价!

    以房地产为支柱产业,危害之大,用屁股就能想明白。人家发展高科技和文化产业,创造品牌,挣全世界的钱。我们就这样,用高房价、高医疗费、高学费掠夺本国的中下层人民。这种发展方式,就是断子绝孙式的发展方式。

    三是官场腐败问题

    腐败和反腐败,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砸碎生产腐败官员的流水生产线,让雷锋去做官,让强奸犯做不了官。你现在把中国的官杀完也不行,因为上来的还是贪官。

    砸碎贪官生产线,关键在于还权于民,让人民选举、监督官员。让官员的命运掌握在广大人民手中,而不是掌握在权贵以人际关系和金钱美女构筑的官僚机构。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作为动物的人,都离不开阳光、空气和水。作为社会的人,都离不开民主。民主,不分民族和国别。那些高叫“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无非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

    没有选票,所有的承诺都靠不住——正如没有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你不能不怀疑任何一个官员都是贪官一样。

    孙锡良认为,比腐败更严重的是,官场集体脱离人民,腐败是官场集体脱离人民的结果。这个是对的。

    所有的腐败,皆因脱离了人民,害怕人民,“维稳”人民。只有还政于民,才能遏止大面积腐败。说其它的,都是忽悠。说反腐败,都是假把式,解决不了根子问题。这些年越反越腐,根子就在于离开了人民。

    以上三个问题,解决不好,国家就会出大问题,人民就会永远走上了不归路。

    一是信仰问题。

    人民大众和治国者,必须找到一种信仰。这种信仰,老百姓相信,官场也信。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个国家就能形成一个合力。这个国家是任何强大的外敌不能战胜的。

    问题就在这,改开30年,把一个民族的信仰搞丢了。一个国家,从统治者到普通大众找不到一个可以认同的价值观。这是最可怕的。

    以钱为主导的价值观,必然出问题。都为了钱,官场就会腐败,买官卖官。都为了钱,教育也会腐败,高学费,低质量,一个大学就会变成文凭批发部。都为了钱,医院就不再施行人道主义,就会见死不救。都为了钱,企业就会生产假劣产品,残害大众。……这就是30年来存在的最大问题。

    当今所有的乱象,皆出于信仰的丢失。

    孟子曰:“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我们今天的既得利益者,这个统治集团,连几千年的治国理念也不要了。让广大中国人民为低级需求而毕生奋斗,这样,国人的精神境界如何提高,社会道德何以净化?民族创造力何以谈起?

    另搞一套理论,但你这个理论会不会得到90%的中国人民认可?否定自己的历史,这些东西,就是让中国人民信仰危机的根子。

    共同的信仰才凝聚一个民族;信仰没有了,民众就是盲流,国家也将不复存在!

    二,经济增长方式问题

    可怕不?中国共500多家出版社,他的年收入还不及德国贝塔斯曼出版集团一家出版社的总收入。你能说文化行业不挣钱吗?

    十几年来,我们干了什么?扒房子卖地!房价高入云天,让本国的中下层人民一辈子甚至几代人为开发商打工。许多做实业的也不干了,加入了炒房大军。全民炒房运动的结果是什么?制造业危机,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多,科技含量低,缺乏竞争力,大学生失业,民族没有创新力。文化落后,知识分子不算人。搞得不少知识分子也要钱不要良心,为开发商叫嚣。这几年房价高涨,与那些不要良心的大学教授到处忽悠大众不能说没有关系吧?

    30年来,我们的主流媒体海吹:“改开3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高居世界榜首”云云,可30年来,中国没有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为啥?人家老外不承认!因为你中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郭一平当县长,把一个地方的好地卖光了,郭二平当县长只能卖农村土地,郭三平,郭四平……他妈的,要这样干,要不30年,土地没有可卖的了,土地一卖就是70年产权,那子孙后代吃什么?

    30年的发展以消耗后300年子孙的生存资源为代价!

    以房地产为支柱产业,危害之大,用屁股就能想明白。人家发展高科技和文化产业,创造品牌,挣全界的钱。我们就这样,用高房价、高医疗费、高学费掠夺本国的中下层人民。这种发展方式,就是断子绝孙式的发展方式。

    三是官场腐败问题

    腐败和反腐败,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砸碎生产腐败官员的流水生产线,让雷锋去做官,让强奸犯做不了官。你现在把中国的官杀完也不行,因为上来的还是贪官。

    砸碎贪官生产线,关键在于还权于民,让人民选举、监督官员。让官员的命运掌握在广大人民手中,而不是掌握在权贵以人际关系和金钱美女构筑的官僚机构。

郭一平,凱迪社區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