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收洋垃圾 這個世界第一不要也罷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今夏起嚴打洋垃圾,年底前將禁24種廢品進口。中國關閉「閥門」,將造成歐美國家廢品無處去,影響美、中數十億美元生意和上百萬人生計。其實,中國近年環境污染嚴重,「世界工廠」在環保和經濟發展之間失衡,洋垃圾只是冰山一角;中國對原料需求孔急,賺錢第一、不顧環保和國民健康,進口垃圾也成「世界第一」,這個世界第一不要也罷。

近年國際媒體很關注中國環保問題,大陸記者柴靜2015年製作「穹頂之下」影片,揭露PM2.5和霧霾威脅孩子健康,當局不快封殺影片。但持平看,只能政府作定奪,不准百姓談論,觀念早已過時。中共19大後習近平既稱「新時代」強國夢,環保不改善就永遠難超越歐美。如今當局亡羊補牢,時猶未晚。

中國為何成垃圾進口大國?至少有幾個因素:一,「世界工廠」每年向全球出口大量民生必需品,以2014年為例,中國港口吞吐逾2億個標準集裝箱(TEU,即20呎長貨櫃)。一億多個貨櫃出口後,回程因進口量沒那麼大,很多空櫃順道載洋垃圾回國,成本低又一舉多得。

二,中國對各種原料需求很大,製造商需要各種金屬、紙張、塑料,從廢品提煉回收成本低,於是大量從歐美日進口廢電腦、電子產品、塑料、報紙、包裝紙箱、汽車、飲料瓶罐等加工,提取原料。

三,中國人力成本低、環保政策寬鬆,是廢棄物再生利用的天堂。例如女首富張茵的玖龍紙業,20多年前看到商機,從美國進口各種紙類廢棄品回國加工,造就她270億人民幣身價,多次登女富豪榜首。

更關鍵因素,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過度追求GDP成長,容忍環境污染,二手廢品成公害產業,加工過程有毒空氣污水排入大氣、土壤、河川、湖泊,加重霧霾,貽害中國大地和人民。監管當局早在2013年就出台嚴打政策,但利之所趨和地方政府追求GDP政績、貪腐盛行下,污染產業被姑息。

有個典型故事讓人痛心疾首。廣東汕頭附近小鎮貴嶼,2012年成了中國「電子垃圾第一鎮」,20萬人口有3200多家廢棄再生產業,15萬人靠這行吃飯。20多年努力下,窮苦小鎮因電子垃圾暴富,僅2010年,廢電子電器五金、塑料回收即達220萬噸,產值50億人民幣。

但付出甚麼代價呢?據美英日和台灣媒體實地採訪,該鎮每條街道堆積如山的電子垃圾,家庭作坊只用螺絲刀等工具拆解電腦、手機等,取出銅、鐵、塑料等轉賣;或通過燒烤、化學酸洗等提取鍍金、錫焊、銅架等金屬,利潤高得令人咋舌。譬如一公噸舊手機,可提煉出300公克黃金、3公斤銀和100公斤銅,比開採金礦利潤還高。

以電腦為例,製造過程含700多種原料,顯像管、電腦元件含大量汞、鉛、鉻等有毒物質。居民缺乏防護下,「裸身」面對有害垃圾;酸洗後有毒廢水排入土壤、河川,永久污染環境。結果該鎮逾80%兒童鉛中毒,婦女流產率偏高,大量人口死亡,八成死者是因癌症,這個「血鉛鎮」、「癌症區」只是冰山一角。政府雖出面禁止,但走私和地下工廠猖獗,根本難杜絕「要錢不要命」。

西方國家「無良」,中國百姓官員「無知短視」。英媒曾揭露,1980年代起,西方國家出台許多垃圾回收法規,一些商家為降低成本,向亞、非、拉丁美洲出口垃圾。美國每年電子垃圾即達300萬噸,中國成最大收購者。但能怪美歐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讓人聯想60年代美商RCA電子在台灣設廠,卻偷鑿深井灌進含重金屬污水,其危害不亞於滿清時代向中國人強售鴉片。

中國如今富了,開始重視國民健康和環保。然而,中國缺乏原料,進口廢棄紙類和塑料可減少森林砍伐,增加原料來源,只是須嚴管加工過程。如今每年中國自產電子垃圾已達230萬噸,卻僅有10%進入循環系統再利用,多數廢品埋藏地下,流入海洋、河流和湖泊,讓所有人民和後代子孫承受代價。

人到有錢後才重視健康,是短視;生命無價,本就比財富重要。習近平主席今年在G20峰會宣示中國願領導世界,實現巴黎氣候協議願景。保護地球是超國界、超主權的非政治課題,不必粉飾太平、禁止民眾說話。我們更樂見中國終於學到新經驗、新教訓,就看如何落實,拿出像樣的成績單。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1月29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