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出師不利的「國艦國造」

呂禮詩

台灣海軍水雷戰力低下,獵雷艦是「潛艦國造」的先行指標,但慶富造船公司弊案真相仍待釐清。

呂禮詩,台灣海軍官校畢業、企管碩士,現為世新大學新聞系研究生。曾擔任飛彈巡邏艦艦長,於海軍官校任教時,負責偵蒐系統原理、戰鬥系統學等課程教授。撰有《飛彈防禦之現況、發展及台海飛彈防禦作戰需求之探討》一書,軍事評論散見於《自由時報》及《全球防衛雜誌》。

今年的光輝十月,是台灣政黨再次輪替的第一次國慶。節慶雖然依舊,但最明顯的不同在於國慶意象的「文青」化,以台南後壁「茄芷袋」的本土元素取代過往「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飄揚。友邦元首政要依然熙來攘往,總統蔡英文也出訪南太平洋友邦,不料卻發生吐瓦魯(又譯圖瓦盧)訪問團參加雙十國慶之際,自然資源部長與漁業局長脫隊南下高雄;另亦發生台灣漁船困於馬紹爾群島,家屬留言總統臉書,希望總統出訪接回等雜音。

吐瓦魯的部長和局長脫隊南下,為的是台灣援助吐國所建造的圍網漁船不但未能依約交船,還被同為承造獵雷艦的慶富造船公司作為抵押品向境外銀行貸款;困於馬紹爾的豐祥漁業公司三艘遠洋漁船則是因為豐祥漁業為母公司慶富造船所累,積欠馬國捕魚權利金而無法出海作業。

從媒體披露慶富造船可能破產以來所引發的風波,不但對南太平洋友邦造成困擾,牽扯出跨越藍綠的政商關係更是驚人。連職司督導各軍種採購制度的國防部,竟將原本匡列於各軍種的新台幣二十四億元(約合八千萬美元)軍購預算,以「流用」的巧門,假「履行合約」之名,提早支付慶富,結果被在野黨立法委員指摘:合約對於提早完工,並未課予海軍提早支付的義務;另今年三月函文立法院解凍獵雷艦預算之書面報告中,以「刻正辦理請款作業」隱匿去年即已提早付款的事實。從邦交國間肇生的紛擾與國防部行政的荒腔走板,致使蔡英文上任以來所強調的「國艦國造」政策被畫上大問號。

國防部在十月下旬提交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國軍獵雷艦執行進度」的報告中,曾臚列獵雷艦未來可能的四種選項;但國防部在隔日所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中說明「其他船廠承接」的問題與複雜性、「國內重新招標」船體及戰鬥系統所涉及的輸出許可獲得,間接說明真正可行的選項只有「撤案」及「慶富公司繼續履約」兩者。

「撤案」說來簡單,但要考量的問題在於從意大利與美國所取得的船體及戰鬥系統的輸出許可能否存續,甚或海軍現有各型獵雷艦是否足以應付水雷作戰之需求。輸出許可的問題取決於人,難以預料,但解放軍與國軍相對的水雷戰力則不難進行合理推估。

盤點海軍目前的水雷戰力,以四艘永陽級艦而言,皆已服役六十餘年,軍售台灣前雖然經過翻修,但歷經了二十餘年,狀況堪慮;其中永固艦由於裝備狀況較差,已於二零一三年除役,可見一斑。惟此一艦型的水雷作業型態尚停留在機械掃雷階段,面對新一代音響、磁性與壓力等複合式感應水雷,恐怕力有未逮。

真正具有反制複合感應水雷能力的,僅有四艘自德國獲得、於一九九一年成軍的永豐級獵雷艦,與兩艘美國軍售、於二零一二年成軍的永靖級獵雷艦。以此六艘,戰時在解放軍的水雷封鎖下,計算合理的布放密度、戰損交換率,或可勉力在蘇澳及左營兩港為主戰兵力開闢安全航道;但靠泊於高雄、馬公與基隆等港的基隆級、成功級、濟陽級與錦江級等艦就只能自求多福。

解放軍的獵雷艦數量雖然未與「下餃子」般的造艦總噸位等比成長,但其現役水雷中,除了懸垂於水中的「錨雷」與沉放於海底的「沉雷」等傳統水雷外,尚有以火箭推進上浮後由空中攻擊的「火箭上浮飛彈水雷」、由魚雷的動力布放而沉於海底的「自航水雷」及將魚雷囊莢於沉雷之中的「自導水雷」等三型特種水雷;其能以空中載台、水面艦艇、水下潛艦多元布放,亦能透過「海上民兵」(Maritime Militia)以機漁船進行非正規布雷。

美國國防部主管亞太事務代理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 Helvey)十月中旬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中指出:台灣需要具彈性的嚇阻能力,讓對手侵略的能力複雜化,且必須發展符合成本效益的不對稱手段;而水雷正是「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中所提及的方案之一。

布雷與獵雷互為犄角,欲使用布雷方式遂行「拒止」,就必須以綽有餘裕的獵雷能力為前提,故獵雷艦的籌建不可輕言偏廢。此外,獵雷艦也是「潛艦國造」的先行指標。

技術上來說,潛艦國造最大的問題在於規範建立與系統整合,規範過高,不但增加重量且勢必提高成本,規範不足,可能會造成安全顧慮,故皆錙銖必較。

更複雜的是偵蒐、戰鬥、動力等次系統的整合。潛艇設計應以作戰需求為指導,進行次系統的選擇,但由於「紅區裝備」無力自製且取得困難,只能由極為少數的確定供應來源進行系統整合;然而,此與一般造艦邏輯互異的構型設計更提高了整合難度。

對於海軍而言,造艦的「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ement)為特定的環境與要求下,利用有限的人力、物力、財力等有限資源,滿足對功能、品質、數量與技術指標要求,遂行造艦任務。然而,如果海軍無法藉獵雷艦的教訓,作為策進「潛艦國造」的參考依據,任三百五十億的獵雷艦「撤案」而成為「沉沒成本」(Sunk Cost),海軍未來又該如何面對較獵雷艦案十一倍有餘、金額高達四千億的「潛艦國造」,進而爭取國人的信任與支持?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