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被高估的氣候保護先驅?

China Atemschutzmasken in Peking (Getty Images/K. Frayer)

中國的能源轉型依舊任重道遠,雖然近兩年來可再生能源行業的增長雖然速度,但煤炭仍是其主要電力能源。另外,中國在海外投資的煤炭項目也不少。

2014年北京召開APEC期間,習近平與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見面時首次做出減排的承諾。這也引發了國際氣候保護者對中國可能會實現能源轉型的希望。北京高層發布的改善氣候舉措,或者是擴展可再生能源的訊息都受到歡迎。

獲德國環境部支持的"CO2-Online"倡議在2016年摩洛哥馬拉喀什(Marrakech)氣候大會之後寫道:"在美國最近的政治發展的背景下,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污染者現在扮演了一個新角色:中國在會議上超乎尋常地積極主動。"

的確,在可再生能源上中國能夠拿出一些成績來。但這並不不會改變煤炭依然在該國電力領域佔據主導地位的事實。咨詢公司Energy BrainBlog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狀況應該也不會改變。2016年太陽能發電量要比2015同比數字高了逾80%,這雖然讓人印象深刻--但光伏發電量僅佔中國全年總發電量的1%。風能發電的情況也是類似的,增長率為18%,發電量僅佔中國全年總發電量的4%。2016年該國仍然有超過65%的電力由燃煤電廠生產。

保衛呼吸

即便如此,彭博社注意到,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的演講稿提及"環境"或相關字眼的次數高達89次,提及"經濟"則只出現了70次。為了應對嚴重的空氣污染,中國當局令一些大城市採取環保措施,一些限制也影響了盈利。比如在今年的廣交會上,一些中型企業發出抱怨,認為更嚴格的環境法規增加了成本。根據路透社報導,北方城市重工業產業已經准備好實施"迄今為止最嚴的治理霧霾措施":大約28個城市的鋁、鋼和水泥等工廠被要求從11月15日起限產4個月。

歐洲能源和資源安全中心副主席弗蘭克? 烏姆巴赫(Frank Umbach)在《新蘇黎世報》(NZZ)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雖然中國在過去兩年的時間裡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資源投資國。但在海外投資煤炭項目的做法與全球氣候保護政策精神相矛盾。"

設在柏林的環保組織Urgewald收集的數據顯示,120家全球最大的煤電公司均計劃新建發電量至少達550千兆瓦的發電廠。該組織的匯編中,中國參與的項目佔了大約45%。這些煤電項目中,大約七分之一是在其他國家修建的。民間社會網絡"國際煤炭網絡"協調員雷迪(Trusha Reddy)認為:"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想要成為全球氣候保護的先行者,限制那些國企建在全球建新燃煤廠是迫切之舉。"

中國將煤炭投資轉移到海外的例子之一是巴基斯坦。中國在中巴經濟走廊投資數十億建設電廠,其中大部分都是燃煤電廠。巴基斯坦煤電廠的總裝機容量將從190兆瓦增長至1.5萬兆瓦。

位於伊斯蘭堡的獨立機構"可持續發展政策研究所"(SDPI)的素勒芮(Abid Suleri)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中國雖然並沒有強迫巴基斯坦開設煤炭電廠,但是利用了對方面臨困境的時機:"現在的民選政府承諾會給民眾提供可靠的電力保障。目前來看,除了煤炭之外的確沒有其他的選擇。"巴基斯坦希望使用民用核技術,美國是不會答應的。該國水力發電也達到使用規模的極限,因為農業越來越需要水資源。

這種情況對中國來說是完美的,中國可以將投資的方式將過剩的產能轉移到國外去,一種所謂的雙贏局面,即便這並不會給氣候帶來益處。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Hans Spross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