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崗岩頭腦」比「豆腐渣頭腦」好

希望特區政府或《基本法》推廣組織不要再找甚麼「護法」來港解釋《基本法》,更不要「鼓勵」中、小學直播護法的演講。因為這些護法不但沒法清楚解釋這部小憲法的條文、法意與作用,還往往把錯誤的概念、揑造的歷史、虛構的事實塞進演講中;還有人藉機會擦鞋逢迎上意。把這樣的充滿雜質的解釋向市民推廣,向中、小學生「軟銷」只會攪亂他們的思想,甚至令他們混淆歷史事實與真相,帶來無窮的後患。

片面講憲法 無視聯合聲明

先講那位頭號護法──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這位李先生官不算大卻被特區政府奉為憲法明燈,差點迫令所有官津中學直播他的演講,其地位彷彿比中共領導核心習近平還厲害(習近平十九大演說特區政府也沒有「鼓勵」學校搞直播)。李飛首席護法在演講中強調香港特區安排一切都從國家而來,權力包括自治權都從中國憲法而來,所以香港不能也不應抗拒北京的全面管治權,更不要把中央介入香港事務視為干預或破壞兩制。

李飛的說法似乎不無道理,既然香港的地位源自中國憲法,權力自然最終歸於北京的權力機關。但只要稍稍想一下就知道,李飛的整套邏輯其實有個錯誤的前提,搞錯了香港的前世今生。

香港成為中國特別行政區絕不是中國政府單方面的決定,而是中英兩國透過兩年談判及一個莊嚴的國際協議決定的。《基本法》體現的不僅是中國憲法的規定,更落實了《中英聯合聲明》的條文與精神。也就是說,授予香港高度自治權及保住原本生活方式及制度的不僅是中國憲法,還包括《中英聯合聲明》這個基礎。因此,北京至少在回歸五十年期間不能單方面改變香港的高度自治,否則便是違反國際協議及對國際社會的承諾。

李飛在港的演說卻對《中英聯合聲明》的重要性避而不談,只片面強調中國憲法及《基本法》及兩者的從屬關係。這既不尊重歷史,也無視中國現有的國際責任。試想想,若果英國沒有把主權治權透過談判交還中國,北京根本不會有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更談不上甚麼全面管治權。

不過,比李飛更不堪的「護法」多的是,最混賬的得數那位經常強調自己是學者的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王先生身為護法,演說的重點卻不是在維護《基本法》的尊嚴及權威,而是藉機會「護黨」,不斷為中共保駕護航。例如他批評港人不接受中共的地位是「花崗岩頭腦」冥頑不靈,又說港人不斷翻中共的舊賬要不得。更可笑的是,王振良居然以外資、外國政府與中共積極交往為理由,認為港人沒理由質疑它的長期執政地位;又以騰訊、阿里巴巴兩家巨企的存在說明中國的資訊暢通及自由!

不許罵中共 鄧小平也不如

中共四九年奪取政權後雖然取得一些成績,但犯下的惡行、暴行更是驚人。大躍進餓死三千萬人,文化大革命摧殘傳統文化徹底破壞人倫關係更是遺禍深遠,到現在還未能糾正。港人針對這些惡行提出批評,要求中共正視不但合情合理,更是在警惕中共不要重蹈覆轍。若果堅持追究、批評中共的惡行就是花崗岩頭腦,那我們只好自認擁有「花崗岩頭腦」,這至少比王振民等的「豆腐渣頭腦」好。

而且,開放改革兼一國兩制總設計師鄧小平早就說過,港人可以繼續罵共產黨,還說共產黨是罵不倒的,鼓勵港人提出批評。王振民連這一點點歷史背景都不知道嗎?

至於說中國有騰訊、阿里巴巴兩大科網巨企就等於內地有資訊、通訊自由更是睜眼說謊。這兩家巨企成功有不少原因,但最主要靠的還是官方容讓它們擁有壟斷地位。為了保持這地位,它們會全面配合政府政策及要求,包括清洗任何政治不正確的內容與訊息,移走發表敏感政治言論的個人賬號,連手機遊戲也樂意接受官方審查與篩檢。

這樣的企業其實只是協助政府把十三億人民罩在鳥籠中,控制他們的思想與言論空間,跟所謂資訊通訊自由暢通毫無關係。事實上任何人從香港進入中國就即時能感受到鳥籠的威力,得翻牆才能勉強跟外界聯繫。

奉勸王振民之流下一回不管要護法還是護黨都多做些功課,多做點準備,不要拿些荒唐的事例來丟人現眼!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