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說法不科學、做法不厚道

最近,北京有兩件事讓人們感到不安,第一件事是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第二件事是北京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事件。第一件事正在得到教育部等相關部門逐步解決,第二件事也引起了相關部門的注意,也在逐步解決。這兩件事表明,公共權力在處理公共輿論危機的反應能力加快,重視公共輿論的程度愈來愈高,公共輿論與公共權力的互動性加強。畢竟紙包不住火,既然包不住,扔掉紙是第一理性自保選擇。

分工社會 互相依賴

北京因為一場大火,成為清理外地人的導火線。外地人不是富人,不是中產階級,而是稱之為「低端」人口的人群。相關權力部門的決策者和執法人員沒有想到的是,把所謂的「低端」人口在冬天清理出去,引發了一場輿論危機,嚴重破壞公共權力的公信力和權威。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把外來人口定為「低端」人口,提法都是不科學的,做法也是簡單粗暴的。

清除所謂的「低端」人口,導致了網絡左中右一致對相關權力部門的批評。影星、歌星、球星那些不關心政治的人也加入了直接或間接批評和質疑的陣營。有關部門闢謠說從來沒有說過「低端」人口。他們忽略了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通過刪除相關的話語證明不了「低端」人口一詞的不存在。讓人感動的是,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卻引起了北京一些人的關注和關愛,給這些人提供食宿。

清除所謂的「低端」人口,不利於北京經濟發展。大城市的活力和生命力依靠所有人員的共同打造。一個城市的發展,有城市精英,也有城市大眾。有人開飯館,就有人在飯館幹活。有城市樓群,就有建築工人的辛勤汗水。有京東等電商,就有送快遞的人員。經濟發展的每一個環節都有人提供勞動,提供就業,提供服務,創造社會價值。分工的社會,是互相依賴的社會,是互惠的社會。

清除所謂的「低端」人口,違背了憲法和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法律都有保障所有公民權益的條款。相關執法部門不分時間、不分地點、不分對象、不分利弊,對所謂的「低端」人員進行一刀切、拉網式、打砸式的清理,讓他們無家可歸,且不讓租房。租房合同被迫中止,侵犯了這些人的財產權和其他相應的基本權益。

相互歧視 相互仇恨

製造和歧視「低端」人口有違自由平等。自由平等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組成部分,自由包括遷徙自由、居住的自由和就業自由,他們具有和北京人一樣的自由。所謂的「低端」人口,不是流民,他們也具有和北京人一樣平等的尊嚴。一個社會的好壞,不是看北京高端精英的好壞,而是看社會底層民眾基層狀態的好壞。社會底層民眾的好壞是衡量社會好壞的基本標誌,他們關係到社會的穩定、經濟的繁榮、政治的穩定。

所謂的「低端」人口,不是造成北京管理不當的原因。不平等的資源分配導致了不平等的集中。北京集中了大量的政治資源、經濟資源、文化資源、教育資源、社會資源,必然導致大量外地人口流入北京,必然相應地導致大量服務人員進入北京,服務業也因此大發展。如果北京資源分配平等,各地的外地人員和服務人員必然均衡發展。

如果把所謂的「低端」人口視為破壞性的力量,並因此把他們清除出去,只會增加這些人對北京的歧視。歧視與反歧視互相作用,相互歧視與相互仇恨只有一步之遙。過去有北京歡迎你,這個應該永遠存在,北京的大門應該永遠以寬大的胸懷歡迎外地人;不能讓北京歡迎你變成北京歧視你,變成北京清除你。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