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新被割喉,新世纪有翻版

 

  大凡独裁者,总是害怕听到不同的声音:中国大陆是这样,前苏联和解体前的东欧各国也是这样,朝鲜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比老大哥们作得更加过分。他们奇葩的互联网根本就是个摆设,除极少数高干可享受互联网便捷、官方豢养的骇客开发勒索软件搞钱之外,普普通通的朝鲜劳苦大众,只能听听‘’金正恩你是亲爹‘’那种肉麻的颂歌,看看气壮如牛的假新闻或打打游戏。有时候玩手机跨界,和韩国亲友嘘寒问暖,也要招来杀身之祸。文革是十年浩劫,朝鲜天天浩劫。

   回忆中国大陆在60年代、尤其是在那大革文化命的红色恐怖时期,当局竟然把“收听敌台”公开入罪。1964年四清运动中,我在重庆李家沱看守所“悟道”半月,彼时就有六七位来自我们重庆机床厂近邻重庆电池厂的普通工人,只因误打误撞无意间“收听敌台”,大家议论了几句,就被定性为反革命窝案,统统抓进看守所反省“参禅”。最后,大部分血统工人被处劳教,成为我的难友。

  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逐渐依靠互联网扩大了国际贸易范围,赚得盆满钵满。其间,政府对侵害知识产权和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的不法企业,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放纵态度,偶尔打击也只是做做样子。其中的最大受害者无疑就是手握专利最多的美国,其年度损失额高达6000亿~10000亿美元。

  互联网外延性经济的大多数利益,进入中共权贵腰包,老百姓得到的实惠极为有限,导致目前大陆社会两极分化、官民严重对立。人们从十九大前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总之,既害怕互联网春风化雨滋润出民主自由之花,又不舍互联网所带来的钞票多多,离不得又见不得,中共陷入两难境地。唯一的办法就是过滤消息,留下有利部分封杀不利真相……大约这就是建立防火墙的初衷。于是乎,一支全球最大的网特队伍和五毛党应运而生。

  久闻防火墙厉害,妄称世界第一的互联网大国,其实是个放大一点的局域网。故,前年乌镇召开所谓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排名前三位的世界互联网大佬谷歌脸书油管集体缺席、拒不参加由中共主导的山寨版“世界互联网大会”。下月要开第四届,大佬们究竟来不来?只有等着瞧!

   比较搞笑的是,11月8~10日,特朗普访问大陆期间,这位著名的推特老爹还得依靠自己专机上的相关设备,才能穿越中共防火墙发推文!这是何等的讽刺幽默和丑陋啊!当记者问及外交部发言人美国总统翻墙是否违反中共法律时,华春莹答非所问尴尬万分,只能王顾左右而言他。

       带着秦始皇烙印的防火墙,笼罩了依稀模糊的中国梦;党管一切的防火墙,污染了一带一路蓝图。中共人格分裂贻笑大方的两面派嘴脸,不齿于人类的普世价值,必将给即将召开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投下不祥的阴影。累次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乃是意淫“互联网大国”的自娱自乐。

  因脑梗与高科技脱节五六年,老朽花大价钱住院几次(我只有最低标准的居民医保,住院才能报一部分,平时无门诊月费)终在去岁醒来,顿时感觉科技巨变,互联网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偌大世界变成伸手盈握的地球村。对于铁幕后的普通百姓而言,互联网粉碎了精神枷锁、解放了思想灵魂,民众能不欢欣鼓舞;官方洗脑失灵,谣言不攻自破,中共能不黯然神伤!而我在庆幸搭上末班车能从精神层面品尝外部世界的美味佳肴时,自然就要如饥似渴地扑向互联网,常向亲朋好友转发被防火墙过滤掉的消息或投稿抒怀;近年,又逐渐熟悉了收发微信,内心有种抓紧补课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原以为,强调依法治国的当今圣主,应该比前几届开明些许,毕竟其父也是独裁受害者。殊不知我又错了,凡人荣登高位,就有神仙附体,往往会好了疮疤忘了痛,抛却平民初心,陶醉个人崇拜,安享万民来朝的快意恩仇。十九大前,上方突然下发个这不准那不行的一言堂圣旨,说穿了,便是自媒体也只能鹦鹉学舌……可我不懂得中共新规,只认互联网老爸伊妹儿情侣微信乖乖女,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因为我始终相信民主制度是世界潮流,言论自由则是基本人权。于是乎,我的麻烦就来了。

   前几天,信箱中突然出现难友汪孝直先生的求助函,说他曾向某借款十万现该员罹癌要求还账、而汪老手头暂时没钱,请急速直接打款给该员救命,姓名账号开户行次第列出。这种一目了然的低级骗术,本来不值一提,但骗子似乎摸清了我们间的莫逆之交,直呼绰号昵称,回忆私事点滴,似乎再熟悉不过,这就多少增加点迷惑性。而双方手机那时也刚巧无法联通,出于朋友义气,若冲动汇款就会上当了。

  汪父原系简阳中学校长,49后被镇压;舅父方超是成都警察局长,49前赴台。汪老受出身牵连,无端劳教25载,82年出狱已届天命,先后有《暴政年代》在港台出版……我俩的家庭背景接近,均系中共政治运动的横扫对象,又同在沙坪茶场蒙冤,还欠下他们夫妇“三百杯”的人情债,所以,汪老真有什么困难,砸锅卖铁当义不容辞也!

  好在,通过其它渠道,我们终于了解到此事完全子虚乌有,属于网络诈骗未遂,没有经济损失。但骗子能够洞悉彼此隐私,我们感觉有骇客五毛党的影子;能轻松运用封杀手段,必有官方背景。为了弄个水落石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用本信箱继续给自己发文,嘲笑骗子班门弄斧嫩了点,劝告其改邪归正重新做人,警告他们多行不义必自毙……做出一副缠斗到底的姿态,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果然,黔驴技穷图穷匕见,幕后黑手直接出面说:有人举报,我们的账号有不当言论,违反了什么劳什子规定,云云,故于封闭。他们等于变相承认,前面的诈骗就是官方自导自演的闹剧。气愤之余,只想到兵匪一家形容词。还有一点很有意思,字幕居然说,这是应我们的要求而保护性封闭……既当婊子又立贞洁牌坊,还要假惺惺作出为民效劳的姿态,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由于此前微信与QQ捆绑,同时失灵,被迫当了几天瞎子聋子。

  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尺,正如自由门和无界能突破防火墙一样,也有高手很快另辟蹊径,让我能在互联网的天空里继续飞翔。想到张志新被刽子手割喉、李九莲被竹签穿舌,无非不要别人说话。其实,网络暴力的技术锁喉,形式不同,本质一模一样。

  刘在中,《纵览中国》,原标题:技术锁喉为那般?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