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巴西富豪的中国影像

 

巴西人若奥•莫雷拉•萨勒斯反思中国文革及60年代乌托邦思潮的纪录片《此刻激情》(No Intenso Agora)2017年11月来加拿大参赛第20届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No intenso agora

 

【北美来鸿 】 :在2017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55岁的巴西人若奥•莫雷拉•萨勒斯(Joao Moreira Salles)以净资产32亿美元并列巴西第十,并跻身全球第603位,然而令这位银行家和矿业主更具国际声誉的,不是他的财富而是他的纪录片。2007年他拍摄的《管家圣地亚哥》获巴黎真实电影节大奖,今年反思中国文革及60年代乌托邦思潮的纪录片《此刻激情》(No Intenso Agora)再次在巴黎真实电影节获奖,并于11月在巴西公映时来加拿大参赛第20届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

萨勒斯出身豪门,父亲是巴西首家银行巴西联合银行(Unibanco)的创办人,还当过驻美大使,其家族控制着当今拉美最大的伊塔乌联合银行,拥有世界最大的铌矿公司。萨勒斯的母亲是天主教徒,1966年10月在巴黎一家艺术杂志的安排下访问中国,中国人在文革中表露的激情和对“活菩萨毛泽东”的崇拜令37岁的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宗教情怀”和某种“正在失去的神性”。她不但拍了录像,还在日记中对这个不尊重她所属阶级的国家赞不绝口。

 

1987年,萨勒斯25岁时制作的第一部纪录片《中国,中央帝国》(China O Império do Centro)承袭了母亲对中国的迷恋和赞美,他借长城、兵马俑、京剧脸谱、书法和太极拳等元素渲染中国的神秘。06年他在拍摄家族纪录片《管家圣地亚哥》时,找到了母亲40年前在中国拍摄的录像,又过了十年,他把录像穿插在反思60年代乌托邦的纪录片《此刻激情》中。在127分钟的影片里,尽管中国画面所占份量不多,正如旁白所述,却有着他母亲一生中最深刻、最明亮的记忆。

 

《此刻激情》以对1968年巴黎五月风暴的回忆为主轴,探讨60年代东西方的政治颠覆运动,萨勒斯以巴黎和里约的两个场景来烘托当时人们追求自由平等的乌托邦激情:巴黎高校管理者站在楼上对学生讲话,被视为不平等;里约一名蹒跚学步的孩子闯进镜头时,尾随的女佣赶紧避开,因为下等人不被允许和主人出现在同一画面里。而在中国,他母亲一下飞机就被颠覆旧秩序的红卫兵们包围,她在激情的高音喇叭和红宝书红袖章的海洋中度过了一个月,就连去故宫参观时,都被红色宫墙外红彤彤的革命标语所吸引。母亲本想去中国看古老的历史,结果却看到了行动中的历史。

 

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以学生乌托邦运动开场以戴高乐讲话恢复秩序收场,而布拉格之春以7万5千名苏联集团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告终,人们看到坦克横行布拉格街头,共产党官僚们在集体鼓掌庆贺。而在中国,老百姓们紧紧地围绕在毛泽东画像周围,争先恐后地露出幸福的笑容。影片引述1967年访华的意大利作家阿尔贝托•莫拉维亚(Alberto Moravia)的话说:去中国不是去一个新的国家,而是去一个人类文明的新阶段。

 

《此刻激情》被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独立电影节誉为“最卓越的政治散文”,美国《综艺》(Variety)杂志称它“身临其境,高度个人化地把半个世纪前三个政治灾难惊悚地组合在一起。五月风暴中的法国人争取的是更美好的未来,苏联镇压捷克是20世纪极权主义最黑暗的时刻之一,毛泽东发动文革使中国陷入疯狂,把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邪教组织”。“在影片里中国人自始至终集体微笑,但莫拉维亚忽略了这笑容后面的真相:胁迫和暴力。尽管中国人素质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但它确实构成了一种幸福感,它代表着个性的消解。影片让世人直面中国价值体系的存在,尽管它像是天外来客”。

 

影片结束前出现了布拉格学生自焚、巴黎学生和里约学生葬礼时人们抬棺示威的画面,以渲染乌托邦幻灭的悲情。而在中国,萨勒斯用了毛泽东挥笔书法的档案画面,并伴以“别梦依稀咒逝川”七个大汉字。西方人当时不知道的是,就在巴黎风暴结束后一年,毛泽东把曾经的接班人刘少奇被迫害致死,火化时连真名都不给用,更别说抬棺致哀了。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