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韋變局與中國視角



九十三歲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在位三十七年後,在軍方壓力下下台,避免遭彈劾。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應成為與非洲新一代領袖共振互動的橋樑,避免成為資助獨裁者與強人的潤滑劑。

津巴布韋「政變」的消息連日來成為西方主流媒體的頭條,這是因為該國九十三歲總統穆加貝是非洲國家執政時間最長的「獨裁者」,也是西方國家最為頭疼的非洲國家領袖之一。出人意料的是,這次「政變」的導火線並非外部的反對力量,而是穆加貝一手建立的執政黨。

十一月五日,以「小三」上位的穆加貝夫人格雷斯在一場公眾集會上公開喊話,要穆加貝將總統位子讓給她。六日,穆加貝以「不忠、不敬、虛假和不可信任」解除了被視為其接班人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的職務,被人解讀為穆加貝要為格雷斯做總統掃清障礙。

八日,姆南加古瓦宣稱以“不斷受到威脅”離開津巴布韋。十三日,剛從中國訪問回來的國防軍總司令奇溫加將軍對穆加貝解除副總統職務表達不滿,並警告軍方可能進行軍事干預。十五日,軍方以「清君側」名義發動「政變」,軟禁穆加貝夫婦,由副總統擔任執政黨臨時副主席。十六日,數萬民眾走上街頭示威,要求穆加貝下台。十九日,津巴布韋執政黨舉行投票,贊同解除穆加貝黨內領導職務,並因為穆加貝在電視講話中未提辭職而開始啟動對他的彈劾程序。二十一日,穆加貝宣布主動下台,避免遭彈劾的命運。

三十多年的統治中,穆加貝將一個非洲南部的美麗糧倉,折騰成「窮國」,經濟上,通貨膨脹嚴重,貨幣嚴重貶值,一百萬億津元兌換四十美分,相當於超市兩個麵包的價格。政治上,白色恐怖當頭,抓人殺人如家常便飯。選舉上,穆加貝更千方百計打擊政敵,排除異己,操控選舉,讓其可以在多次選舉中穩操勝算,一贏再贏。與老百姓的貧窮形成強烈對比,穆加貝與格雷斯肆意揮霍民脂民膏、生活極盡奢侈,格雷斯更以購物狂和肆意打人讓國際社會側目。

津巴布韋近年經濟逐漸變差,穆加貝把數千白人農場主趕走的暴力型土改,更讓津巴布韋陷入饑荒威脅。好在穆加貝八零年獨立日當天跟中國建交,與北京建立了「全天候」的友好關係,使津巴布韋得到中國慷慨的援助和投資,這個國家從電站到道路,從學校到診所,很多基礎建設都是中國的投資,穆加貝甚至還得到中國頒發的「孔子和平獎」。

穆加貝教條式地信奉毛澤東,沒有認真學習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當年鄧小平見穆加貝的時候,想要用中國的經驗教訓告訴穆加貝防止左傾,但他聽不進忠告,以至鄧小平認為他太硬,非要撞牆不可。

反過來,中國在津巴布韋的政治變局中可以吸取很好的教訓。穆加貝從「國父」淪喪到「被彈劾者」,也只有一步之遙,這就體現出「把權力關進籠子」裏是何等的重要,也凸顯了中國鐵腕反腐敗、翦除裙帶關係是何等重要。

毛澤東說過,「非洲黑人弟兄與中小國家是用轎子把中國抬進聯合國的」。但是,中國對津巴布韋的援助也面臨著幾個挑戰,一是將援助穆加貝置於津巴布韋民眾需求之上,以至穆加貝夫婦香港買豪宅、投資鑽石等腐敗情事,讓中國背「黑鍋」,而在二零一三年選舉中,穆加貝接受十億美元賄選資金等醜聞,也讓中資企業沾上腥味。一旦穆加貝真的被清算,中國還會蒙受責難。二是中國的「傾心援助」,常常受到「背叛」。穆加貝在國家經濟衰敗的情況下,為了轉移民眾矛盾,竟然「恩將仇報」,質疑中國企業剝削民眾,中國投資者「睡我們黑人,留下一群混血兒,讓我們變窮」,他甚至說津巴布韋的現金危機,就因中國企業家不把錢存在津巴布韋的銀行,而是偷偷帶回中國。這種反目的現象,朝鮮、越南出現過,如今非洲國家也開始出現。

西方國家批評中國在把非洲變成「新的殖民地」,而非洲民眾則將英法等老牌殖民地的歷史與今天的中國進入非洲相比較,發現今天中國越來越重視爭取非洲人心,在基礎建設上,也有很多無償的饋贈,包括鐵路等大型的投資等。 非洲精英留學中國越來越多,有些甚至成為中國企業的生力軍。事實上,除了中國的國企外,今天滲透在非洲各個角落投資的中國企業家,不乏中國最底層的企業家和中小業主,他們雖然有勤奮苦幹的精神,但缺乏公民社會精神和回饋社區的企業家精神,以至因為做事的「欠缺」,而遭遇不少反彈。因此,中國政府應該對前往非洲投資辦企業的經營者進行培訓,讓共享經濟和共享成功的概念成為中國經營非洲戰略的基礎。

中國應看到,非洲正處在一個快速變化的時代,僅僅拘泥於「老朋友」的外交策略,在非洲可能已經不適用。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不能在非洲淪為資助獨裁者和政治強人的「潤滑劑」,而要成為與非洲年輕一代領袖共振互動的橋樑,成為催生一個與全球化接軌的新非洲的助產婆。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