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诉讼案缠身,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郭文贵诉讼案缠身,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明镜

 

【法国思想长廊 】 :在郭文贵持续通过媒体与个人推特爆料的同时,被爆料的中国官商也加大了对他的法律压力。究竟现在郭文贵被哪些案子缠身?这些诉讼进展到什么地步?郭文贵又将在各个案子遭遇到什么样的法律麻烦?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最新一期《内幕》刊登的明镜火拍《法治与社会》栏目11月6日节目整理稿:系列诉郭案追踪,目前看不出郭文贵有法律麻烦。

法广:目前郭文贵看来官司缠身,其中有一些是当事人到美国提起诉讼,可以跟观众介绍一下这些案件的进度吗?

 

刘欣:好的。在11月6日的《法治与社会》节目中,美国律师鲁仁达(Randel DeJong)指出,目前大体有九个案子起诉郭文贵诽谤。首先,黄艳案和财新案目前都还在动议阶段,但这些动议都很初步,没什么致命的东西。再来是海航案和韦石的博讯案,主要是双方律师在起诉书上的过招,没提到什么真正的内容。另外,潘石屹以SOHO公司名义起诉的案子,目前只要求发禁令要郭文贵噤口。至于范冰冰的案子,虽然郭文贵在一个视频中表示他跟范冰冰已和解,但鲁仁达先生却没有查到任何以范冰冰之名提起的法律文件。另外,许晴以及谢建升和郑介甫的“对外宣称要打官司案子”目前也没什么动静。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案子看起来像是集体行动,参与的美国律师事务所最少都代表两个案子,像胡舒立与潘石屹是委託同家事务所,马蕊和韦石同样也委託另一家事务所,董克文在代表好几家公司追款之余,也代表黄艳提起诉讼。

 

法广:整体看来,这些案子都没什么实质进展,是否意味着郭文贵的胜算较大?

 

刘欣:作为一个美国律师,鲁仁达分析指出,在美国提起诽谤诉讼,原告一般不容易胜诉,因为原告必须证明自己的损失,但是在黄艳、潘石屹和财新的案子中,都没有提到他们具体的损失为何,法院也不易衡量他们的损失。海航方面则表示在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採访后的第五天,他们位于香港的一个子公司,股票降了16点多个的百分比,但这可能也与别的事情相关,比方说欧洲中央银行和瑞士合併委员会都在调查海航,几家美国银行也都拒绝与海航往来。

 

另外,由于郭文贵爆料的对象几乎都是公众人物,从美国的司法实践来看,公众人物作为原告,如果无法提交关于被告是“蓄意”诽谤的证据,那么即使被告说的话中有不实之词,原告起诉被告“诽谤”,也告不下来。

 

法广:除去上述这些官司以外,华裔律师董克文代表的40多家债权人讨债案的进展状况又如何呢?

 

刘欣:以董克文的角度来看,他认为郭文贵在中国欠了债,偷偷把公司的钱挪到美国,所以他到美国来追债。但鲁仁达认为,郭文贵和董克文所代表的公司,都是在中国签的合同;甲乙方都是中国实体,纽约根本没有管辖权。

 

法广:再来就是马蕊案。中国政府在这个案子花了很大的力气,以民事控诉的形式,要郭文贵赔很大一笔钱。是否能跟我们谈谈这个案件?

 

刘欣:其实外界对这个案子的认识多是建立在美联社的一篇报导上,但鲁仁达对这篇文章抱持较大质疑,因为美联社的记者并未当面採访马蕊,而是通过中国警方安排,无论是案情还是原告的背景,记者都没有经过太扎实的确认。

 

法广:那么作为一位律师,鲁仁达是怎么看这份起诉书的呢?

 

刘欣:根据鲁仁达在节目中对案情的梳理,他对起诉书的内容提出一些质疑。首先,原先马蕊告诉美联社自己分别在伦敦、纽约和巴拿马遭郭文贵性侵,但在正式的诉讼书里却没有提到巴拿马。再者,马蕊声称有许多女员工很乐意跟老板郭文贵睡觉,实际却无法提出任何证据。另外,一般人受到性侵通常会到医院检查搜集证据,再到警察局举报,但马蕊却掏腰包自费找了个律师,而且据她的说法像是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帮忙找的律师,但她却离开留有证据之地,反而回到中国这个司法相对不健全的地方,将事情公诸于众。最关键的是,马蕊的指控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出任何一个确切的日期,一个都没有!如果连对受害的日期都记不起来,那么她对别的事情会不会也记忆模糊?其中显然有矛盾。

 

法广:这样听下来,郭文贵的案件似乎都是挺乐观的,难道他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麻烦或者挑战吗?

 

刘欣:法律上的麻烦目前看起来不大,但仍有诉讼延伸出的其它麻烦。鲁仁达分析,有些案件很耗时间,像是博讯案、马蕊案跟海航案,虽然控诉方的赢面看上去不大,但仍有牵制郭文贵的功效。这几个案子可能到明年此时都还没有结果,即使大部分事情都交由律师处理,郭文贵自己不需经手太多,但很可能时间长了,他也必须接受讯问,这部分会较为棘手。

 

另外,只要诉讼时间一拉长,消耗的律师费将会更多,几乎都会集中在海航、马蕊和博讯这几个案子上,不过其它诉讼案应该很快就会被撤销。

 

法广RFI 索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