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中國民主化,促進東亞和平

——在第12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的發言

費良勇

2017年11月15日  於東京

主持人、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們這一節的主題是「東亞的民主與和平」。要實現東亞的永久和平,必須實現東亞的憲政民主。要實現東亞的憲政民主,必須廢除中國的專制獨裁。中國人口13億,居世界第一;領土960萬平方公里,居全球第三;國內生產總值2017年將達12萬億美元,居全球第二(但人均GPD僅9482美元,佔世界第70位)。中國的綜合國力已經排在世界前列。中國的民主化是東亞和全球民主化的關鍵。一旦中國這個專制堡壘被攻破,其它小的專制政權必然土崩瓦解,全球民主化就指日可待了。

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中產階級發展壯大以後,民主化就會水到渠成,這顯然是一個重大誤區。中國的經濟發展沒有促進民主化,反而成為維護專制的理由。由於中共壟斷了一切,極端專制腐敗,中國沒有形成獨立的中產階級。有錢人都成為權貴的附庸。中共權貴本身也從無產階級變為資產階級。他們的巨額財富都是借助國家機器,非法掠奪而來,見不得光,所以拚命席捲到海外。難怪人們譏笑中共權貴是「捂產階級」。這裡的「捂」是摀住口袋的捂。

中國式的腐敗已經走出國門,走向世界。中共的威脅不是將來時,而是現在進行時。一美遮百丑,因為中國的經濟長期高速發展,國際社會都想借此分羹,為了經濟利益,對中國的人權災難、環境破壞、社會不公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屈服於專制要挾。20世紀30年代對納粹德國的綏靖政策,目前正在重新上演。中國的民主運動處於前所未有的困難時期。這裡,我對東亞民主與和平的若干問題提出一些看法。

1. 個人獨裁相對集體領導是倒退而不是進步

毛澤東的個人獨裁給中國製造了巨大災難,八千萬人死於非命。許多中共高官包括國家主席劉少奇、副統帥林彪等也不能倖免。吸取教訓,中共改革開放後,實行了形式上的集體領導。但鄧小平有最後拍板權。這正是發生六四大屠殺的根本原因。所以個人獨裁最後都是災難性的。

有人說,中共集體領導的結果是集體腐敗,所以寄希望於出現一位大權獨攬的明君。這同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德國一樣。面對魏瑪共和國的低效無能,德國人希望出現一位政治強人。希特勒和納粹黨趁機上台,叱詫風雲,不可一世,但最後把德國和世界都帶入了災難。

相對集體領導而言,個人獨裁是倒退而不是進步。習近平借助於選擇性反腐打擊對手,爭取民心,完成了個人集權。如今看來,習近平的反腐是以貪反腐、以黑反腐,而且習近平毫無打算要推動以廉反腐、依法反腐。獨裁者大權獨攬以後,利用權勢推行民主,是可遇不可求的。而獨裁者進一步搞個人崇拜,推行極權專制,是順理成章的。所以,我們要保持清醒頭腦,旗幟鮮明地反對個人崇拜和個人獨裁。一個獨裁專制的中國會嚴重威脅到東亞的民主和和平。

2. 對專制採取綏靖政策會導致全球災難

民主必將戰勝專制,是一種歷史趨勢和信念。實際上,在具體時段和事件中,常常是專制佔上風。由於專制對信息進行控制,加上中文的特殊性,中國了解世界,世界不了解中國。例如,懂外文又懂科技的華人徧佈全球,而外國人懂中文的不懂科技,懂科技的不懂中文。孔子學院輸出的不僅僅是中國文字,而是專制文化。由於專制洗腦和利益誘惑,中國式腐敗影響全球。中國的專制對全球民主制度會形成極大威脅。中共權貴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死保專制,將大量中國人民的血汗在國際上隨意揮霍。各民主國家為了獲取更大的經濟利益,不敢得罪中共專制當局,對中共採取全面的綏靖政策,最後必然自食惡果。2006年在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成立大會上我曾經說過,我們所面臨的時代,不是民主戰勝專制,就是專制毀滅全球。我仍然堅持這個觀點。

中國富商郭文貴爆料稱,中共在台灣、香港正在實施「藍金黃計劃」。所謂「藍」是網絡監控,「金」是金錢收買,「黃」是女色勾引。其實,還應該加上「彩黑」兩個字。「彩」是迷你彩,即騙術,「黑」即流氓黑道。合起來就是「蘭金黃彩黑」五毒手法。

在和中共的較量中,要對中共的智慧和流氓性有充分的估計。

3. 朝核危機的最終解決有賴於中國的民主化

朝核危機嚴重威脅東亞和平。朝核問題之所以越來越嚴重,是因為中國持續支持北韓,而又漸漸對北韓政權失去控制。中共耗費中國人民大量血汗豢養了血腥殘暴的金家王朝。金家王朝不是中共的走狗,而是一個白眼狼,中朝關係時好時壞。在朝核問題上中共沒有長遠眼光,只擔心金家王朝垮台會危及自己的專制統治。中共沒料到養虎為患,朝核危機首先威脅的是中國,朝鮮的核基地都設在中朝邊境附近。金正恩並不僅僅拿核彈威脅日本、南韓和美國,也要挾中國。衹有中國民主化,中日美韓才能聯手解決朝核危機。 我們堅決支持聯合國關於經濟制裁朝鮮的決議,堅決支持美國、日本和南韓對朝鮮採取各種反制措施,包括進行軍事打擊。我們堅決反對中共繼續支持滅絕人性的金家王朝。 

4. 日本應當大力支持中國的民主化

日本曾經大力支持中國的經濟發展。但由於歷史的原因,日本避免批評中共專制。許多政治家以為這樣可以維持中日友好關係,其實不然。我認為,歷史上日本侵略過中國和其它東亞國家,給各國帶來過巨大災難。日本應當承認歷史責任,深刻反省,以獲得東亞各國人民的諒解和寬容。中共和日本右翼常常挑起歷史問題,雙方的民族主義都會刺激對方,這對中日關係是沒有好處的。我要特別指出,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對不起中國人民,但從來沒有對不起中共。正是因為日本侵華,中共纔在蘇聯的幫助下上台,所以中共頭目毛澤東一再感謝日本。

我們不應當老是糾纏歷史舊賬,而應該跳出歷史陰影。中國和日本應該向德國和法國學習。中日兩國未來關係應該走德法和歐盟之路。日本有義務和責任支持中國的民主化。對中共專制,該說的話就應當說。中國民主化以後,任何問題都可以協商解決,中日關係才會永久正常化。中日聯手,就能永葆東亞和平。

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日本的三次脫亞入歐》,還沒有發表。第一次脫亞入歐是建立君主立憲制度,引進歐洲的政治法律經濟文化科學技術等;第二次脫亞入歐,是在美軍的監督下建立起穩定的民主制度,促進了經濟的高速發展;第三次脫亞入歐將是學習德國的反省精神,推進東亞的民主化,建立起東亞聯盟,永遠避免東亞戰爭。

5. 讓中國在保持領土和主權完整的前提下實現民主化

有些人認為,要消除中國的威脅,必須分裂中國。他們不遺餘力分裂中國,拒不關心中國的民主化。殊不知他們這樣做,客觀上幫了中共大忙。中共一再宣揚,沒有中共的領導,中國就會四分五裂,天下大亂。許多對中共專制不滿的人,因為擔心中國分裂戰亂,寧可讓中共維持現有統治。這是中共專制能夠保存至今的一個重要原因。

蘇聯解體,我們在座的人士認為是正面教材,可是,中共和許多中國人認為是負面教材。南斯拉夫解體引發的種族戰爭,更讓絕大多數中國人引以為鑒。所以,分裂獨立的調子越高,中共政權獲得的支持度越大,也更加穩固。

分裂獨立不一定能解決民族問題,為獨立而搞恐怖更加不得民心,反而助長中國的民族主義,幫助中共維穩。這是中國民主化的一大癥結和困境。達賴喇嘛很睿智。他提出了中間道路的概念,即在中國的框架內實現藏族的高度自治。這一點值得所有致力於真正解決民族問題的人士思考。

民主化雖然不一定能夠徹底解決現有的民族問題,但是民主化是和平解決民族問題的必要前提。各民族攜手共同推進中國的民主化,應該是現階段民主運動的主要任務。過度激化民族主義情緒會嚴重影響民主化的進程。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