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足球比賽必須唱國歌?


威爾斯的國家隊足球比賽前會播放《父輩之地》而非《天佑女王》。資料圖片

近月圍繞中共國歌法的愛國爭論,很多親共人士搶着出來表功,甚至一些前朝高官、前民主派成員,都出來發表偉論,連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也批判香港人不唱中共國歌是「違反社會常態」,甚至說「相信不會有香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尤令人側目的是,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華明「又紅又專」的立場。他竟批評球迷噓國歌是「令我們蒙羞」,「對自己國家喝倒采,是對自己民族的不尊重,外國人更加看不起我們這些幼稚行為」,「從來沒有香港人的民族,只是受了百多年英國殖民地統治的獨特文化,但講到底仍是中國人」。

誰說足球比賽必須唱國歌?事實是屬於英國的蘇格蘭、威爾斯以至只有人口三萬幾人的直布羅陀,在賽前都不播英國國歌《天佑女王》,而是分別代表自己的歌曲;同一個世界盃外圍賽,蘇格蘭指定歌曲為《蘇格蘭之花》,威爾斯則唱威爾斯語的《父輩之地》,而比香港更沒有條件獨立的直布羅陀,也自1994年改以《直布羅陀之歌》代替《天佑女王》,作為球隊比賽前播放的歌曲。真相就是香港足總絕對有權利,停播中共國歌去改播香港歌曲,來代表香港足球隊,然而這些人就立即選擇性失明與失聰,說香港人不但不應噓中共國歌,甚至說有責任要去唱,這時候不得不提出一個疑問:不是說「愛國不愛黨」嗎?否定中共的國家,為何變成了否定了中國?

至於更嚴重的問題,就是楊鳴章與李華明的言論,絕對是歧視香港所有非中國籍的永久居民;香港之所以是香港,不但容許中國人成為永久居民,更容納非中國籍人士作為香港永久居民,而且得到《中英聯合聲明》保證五十年不變。根據《中國國籍法》,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因此嚴格而言擁有非中國籍人士,都不算「中國人」;那麼以楊鳴章的高見,這些「非中國籍」香港人還算不算香港人?以李華明的高見,這些沒有參選立法會直選資格的非中國籍香港人,不會獲批特區護照與「回鄉證」,又是否「中國人」呢?

1870年9月20日意大利王國攻陷羅馬城,要統一意大利;天主教教宗庇護九世拒絕承認意大利「侵略」羅馬,五任教宗自囚於梵蒂岡達59年,直至1929年和墨索里尼達成和解,才變成今日的獨立梵蒂岡國;請問為何「自古以來」都屬於意大利的教廷,竟要搞「梵獨」?請問梵蒂岡人幾時取消獨立,去統一去做意大利人?

李華明幫黨出聲

至於李華明的「不能成事」因此就不應搞港獨的言論,年輕人則反過來質問如今中共拒絕雙普選,明知雙普選不能成事,又是否應該放棄?應改去炒樓嗎?再退一萬步,當年李華明的九龍東選區,有大量認同三民主義,認同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愛國者;甚麼時候「一個中國」必須是中共國?難道他們不可以繼續否定共匪政權?難道他們必須要認同中共國才算中國人?口說叫人愛國不愛黨者,最終還是認同了黨,竟「幫黨出聲」,去教訓別人要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那些去了投共的統派國民黨如出一轍。

再說「噓國歌」在當今球壇絕非新鮮事。先有今年3月中國球迷因南韓安裝薩德反導彈系統,在主場噓爆南韓國歌;後有6月蘇格蘭主場迎戰英格蘭,在格拉斯哥主場全場噓爆英國國歌;這些在球場發生的平常事,外國根本沒有李華明般的「中國玻璃心」,把反中共國視為反中國,或貶自己人民的行為作「幼稚行為」,而是同情與理解。

這些人一句不去批判強迫港隊奏國歌的中共,一句不去質疑《國歌法》侵犯自由、人權,竟反過來怪市民「不配合強姦」,不去罵強姦,反過來說生兒育女是天經地義,自古以來都是盲婚啞嫁,指腹為婚是民族歷史傳統,荒謬到令人無法相信。

林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