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帶來一系列政治問題

在網絡時代,任何人都從網絡受益,也會被網絡困住,網絡異化已經成為網絡時代的重要現象,人也更容易成為網絡單向度的人。網絡扭曲了人生意義,扭轉了經濟生活、政治生活、文化生活、社會生活。人處處自由,又無不套上網絡的枷鎖。網絡帶來的積極因素並不一定比網絡帶來的問題多。

人類創造了網絡,就一定能解決網絡帶來的問題。人類必勝的信念來得容易,去之困難就增加數倍。不過,有信念總比沒有信念好,只要不走向極端就好。單向度的網絡人,終歸也是人,愈被網絡控制,信念也就愈堅決,即使網絡成為新的利維坦,也在所不辭。出了精神病和個別因此死亡的低頭族,如此深地圈入了網絡的「引力波」。

網絡帶來了一系列政治問題。人是一種政治動物的本能和欲望在得以釋放的同時,也打開了潘朵拉之盒。網絡政治社會是一個虛擬的社會,也是一個無根的社會。「烏合之眾」和「群氓社會」都以放大的形式呈現。人們看似自由而又六神無主,看似抱團取暖而又情無歸處。喧囂代替理性,政治正確代替對真理的探求,個人信念代替了科學質疑。人們被鋪天蓋地的海量訊息壓抑得透不過氣。

意識形態 快速傳播

比如,人們通過網絡傳播各種非主流意識形態,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民主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左派新左派、右派新右派。在傳統媒體時代,不同意識形態的傳播大都以小眾方式出現,傳播速度慢,影響面小。在網絡時代,不同意識形態都以極快的速度呈現,影響面極大。意識形態都具有價值觀的意義,人們通過情感和信念固化價值觀,進而固化意識形態。如果任其極端發展,不但衝擊主流價值觀和主流意識形態,還會撕裂社會,破壞社會穩定、政治穩定和經濟繁榮。細緻梳理各種主義的內涵、趨向、穩定因子、極端因素、合理內核,進行風險評估與預警,顯得尤為重要。

再比如,在後「兩微」時代下,即在後微博、後微信時代下,網民們表達極端聲音的日趨減少,但政治隱喻式的表達方式並沒有及時相應地減少。這一方面是因為政治隱喻既具有正向功能,也具有負向功能,二者可以相互轉化,其能量比語言本身更大。比如本就具有經濟人、社會人、文化人意義的表情包,會迅速轉化為政治意義的表情包。另一方面,政治隱喻的讚揚、批判、諷刺、誇張、形象、生動的特質表現出來,更容易深入人心,傳播速度更快。有時候,一個表情包比一打論文更具有影響力和穿透力。

人是政治人,總愛說政治的話,當政治的話不能直接說,人們選擇間接的方式說。說來說去,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政治的事,總也控制不住地說。網民們知道政治的事,說了也白說,白說也得說。因為網絡給人們提供了若干渠道,表達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門,多種多樣。百家爭鳴這種事,歷史上有。有了這種歷史,歷史會通過網絡激活。不但激活,還加上個人的想像力,以為自己具有了時空穿越的本事,又回到了春秋戰國。

政府治理 空前艱巨

網絡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的重要標誌。政府治理面臨着空前的複雜性和艱巨性。網絡群體性事件、網絡維權事件、網絡傳播事件、網絡謠言產生的公共輿論、網絡公民政治參與等,都是對政府傳統治理方式的嚴峻挑戰。網絡治理不好,甚至會嚴重威脅着總體國家安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讓權力回歸公共權力,讓權力公正執法,踐行公平正義是政治文明發展的必然,是網絡技術使然。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