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聯合聲明》沒香港特區


《中英聯合聲明》是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的重要文件。資料圖片

早前,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演講,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國家憲法和《基本法》下的角色和使命,牽涉到三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你從哪裏來」?他稱《憲法》是特區的「根」和「源」,「沒有國家憲法這個根和源,就沒有香港《基本法》、就沒有香港特別行政區,也就沒有今天香港一國兩制的生動實踐。」他引述《基本法》序言第三段──根據《憲法》,全國人大特制訂《基本法》,規定特區實行的制度,以保障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實施,藉此引證「憲法是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在香港實行特別行政區制度的最根本、最權威的法律依據。」

他因而批評有人談論特區的憲制基礎時,只提《基本法》,或有意無意地忽略《憲法》,「甚至還有人說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依據是《中英聯合聲明》,這些都是不正確的。」

事實上,要說特區從哪裏來,那就不得不提三個「不平等條約」,即是將香港島割讓予英國的《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部份,交由英國管治的《北京條約》;及租借新界給英國,為期99年到1997年終結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根據《南京條約》和《北京條約》,香港島及九龍半島乃是永久割讓給英國,理論上,英國只需要在九七交還新界。因此,如非有《聯合聲明》此國際協議,就只會有「新界特別行政區」。

《聯合聲明》第一、二條宣告,中國政府決定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聯合王國政府於同日將香港交還給中國。第三條則是各項由中國政府聲明的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即是中央政府為了促使英國政府交還整個香港,所作出的一系列承諾和附帶條件,而最後的第(十二)項更訂明,上述的基本方針政策將由「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所以說,沒有第三條的話,英國政府未必會與中央政府簽訂《聯合聲明》,交還整個香港。

大家試想,中央政府如非按照《聯合聲明》在整個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又怎能根據《憲法》第31條及第62條,來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及其制度呢?

此外,李飛所引述的《基本法》序言,實在也有說明上述的先後關係:「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簽署了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1997年7月1日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國家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然後,才到李飛所引述的段落。

李飛要在特區引入憲法

《基本法》起草期間,筆者曾問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秘書長魯平除了《憲法》第31條外,還有哪些《憲法》條文適用於特區,他表示有,但始終沒有言明。而最終通過的《基本法》,就只有提及《憲法》第31條,就連《憲法》內涉及國旗、國徽、首都的條文也沒有提及,有關範疇只是透過附件三,納入為在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

其實,一如李飛亦明言「近年來黨和國家領導人在談一國兩制、依法治港等問題時,經常將《憲法》和《基本法》同時來講,可見,所謂《憲法》是特區的「根」和「源」,不過是「近年」才有的說法,而且相信中共也心裏有數,必須抹煞《聯合聲明》才可自圓其說,故也是「近年」才一度向外聲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已經「失效」。

李飛要刻意抬舉《憲法》為特區的「根」和「源」,其司馬昭之心就是要在特區引入《憲法》,這樣下來,中共所有對港內部事務的干預,都可振振有辭地說這是「依照《憲法》辦事」!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