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完全當基本法隱形


饒戈平指不適合引用《基本法》20條處理一地兩檢,令人質疑是要避免港人向香港法院提出挑戰。資料圖片

在立法會上周粗暴通過一地兩檢無約束力的議案後,林鄭月娥火速與廣東省簽訂合作安排。然而協訂內容,香港市民、立法會議員亦無從得知。有人說政府是閉門造車,我認為以「黑箱作業」形容似乎更為貼切。

明眼人都知道,一地兩檢在西九實施,是斷送香港的法治,內地法律可以在香港境內實行。對於模糊一國兩制、破壞香港核心價值,這些向中共獻媚的政治任務,袁國強、林鄭月娥當然忠心耿耿馬上完成。其效率之快實在令人不無讚嘆:如果特區政府以此速度做好全民退休保障、標準工時立法,或者長者牙科保障等等民生政策,香港市民的生活質素相信一定大大提升。

在香港實行內地法律,已經是對一國兩制的極大傷害。然則中共對於香港核心價值更步步進擊: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日前指實行一地兩檢,引用《基本法》20條不合適,即由人大常委會向特區追加授權的步驟也可以省卻。中共完全當《基本法》隱形,打算下一道聖旨,中央要實行一地兩檢,香港就得完全配合,完全無法無天。

一地兩檢的戰火燒得正旺,而眼前更有《國歌法》與建制派主導修改《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兩個戰場。上周五在立法會內委會內李慧琼作為主席,粗暴地限制議員發言時間,令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可以盡快提交至立法會大會──他們的目標,是要在明年3月11日,新界東及九龍西補選日前,趁泛民議員缺了幾人,可以順利通過他們提出的修改。

他們修改《議事規則》,削弱了議會少數派制衡多數派的力量。需知道,在現時扭曲的議會制度,民主派議員「民意代表性強、但議員數目少」,相反建制派議員,不少是「零票議員」或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選出,議席數目卻比泛民多。

建制派提出的《議事規則》一旦通過,就斷送了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議員再難以以拉布的方式阻擋惡法;亦無法以呈請書的方式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官員或政府失責之事。當議會失效,民主派議員無權無力阻擋惡法,就是政府提出惡法的理想時機。

近日北方消息吹得正紅,《基本法》23條立法山雨欲來,預料在林鄭月娥任內重臨香江。當年盛傳為《基本法》23條立法是梁振英的政治任務。然而梁振英強推國民教育、政改方案等已令社會民怨沸騰,《基本法》23條立法才不被提起。

然而林鄭月娥身為北京欽點的「撕裂2.0」,特區政府只會為了滿足中共、配合中共的節奏。當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得逞,將議會變成是北京及林鄭的橡皮圖章,把香港立法會變成大陸的人大。政府提出任何法案,無論是國歌法、還是23條,民主派議員作為永遠的少數,無法靠議會抗爭對抗惡法。到那個時候,香港人只可以選擇在街頭抗爭。

郭家麒 立法會議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到那個時候,香港人只可以選擇在街頭抗爭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