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原來是株掛滿禮物的聖誕樹

 

中共召開了十九大,宣告在中共的領導底下中國已進入習近平所領導的新時代。這個新時代奉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目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連日來,為了更有效地傳達這「新時代」的「最高指示」,各式「國師」、「護法」忙於出來「解畫」,甚至用訓斥的口脗來「教導」香港人正確閱讀「十九大」報告的方法、如何方能領略總書記的微言大義。從經史傳統、馬列理論、宗教神學、中西哲學比較等,洋灑萬言。這些「護法」們的諄諄教誨,為深受西方自由主義「荼毒」、「懷着不屑或敵意」去看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受制於「狹小地域環境」的香港人,好好上了一課。

中共原來是株掛滿禮物聖誕樹

毋須否認,一般港人對於中共官方所用的語言,愈來愈不熟悉。五花八門的政治新語新詞,的確有點摸不着頭腦。一邊是共產主義的幽靈,像唐僧一樣為孫悟空頭上加了「人民民主專政」的緊箍咒,鎖定「民主」一定要與「專政」綑綁在一起。這個「反襯詞」(oxymoron)據前人解說是修改自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依馬氏理論,共產黨理應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天職是領導工人階級作階級鬥爭。但20年前,偉大的江澤民同志早已宣告資產階級也要共產黨來代表,共產黨於是成為一個曾經被毛澤東等嚴厲批評過,但蘇聯的赫魯曉夫卻視之為瑰寶的「全民黨」。

要明白這些改變共產黨代表性的行為為什麼不再被視為「修正主義」,本身已有一定難度。卻原來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論」還早已隱含另一套「先鋒隊理論」:中國共產黨原來也是「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到了習近平更成為「中國文化精神」的先鋒隊。中共,原來是一株掛滿禮物的聖誕樹。

孔孟老莊誰說要有支先鋒隊?這是一個always simple、sometimes naive的「港式」問題。但多蠢都要明白,今時今日要讀懂共產黨最高領導綱領,一定要具備經史常識、了解一些儒家術語,否則怎樣明白何謂「道體」和「政體」?怎樣知道原來習近平接着下來要做的,就是形成「新的黨國體制」去「構建中華文明新的政教體系」,目的是去合成一個「混(雜)種的」「新的道體」?

其實要為新的共產黨「聖訓」進行註釋,也不需要太過「鑽牛角尖」或故弄玄虛。因為簡單來說,事情就是一個以典型農民革命方式上台的政權,要找尋一種說法來向黎民百姓說明白今日已經「改朝換代」。你喜歡可以,不喜歡也罷:這是一個千百年來大家熟悉的王朝體制,它不是基於什麼人民主權、自由平等的西方鬼話;而是因為前朝氣數已盡,當朝統治的合法性來自「天命」。

早在2012年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開始,中國「知識界」已經醞釀和發展好新的「國師」理論,大量汲取傳統王朝文化的論述資源。當中一篇曹錦清教授的訪談說得最淺白和直接。他說「近代以後……中國知識分子最主要的努力就是重建歷史觀。重建歷史觀成為奪取天下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中國傳統的歷史觀」中的「循環論就是一個王朝取代一個王朝,加上天命說,有效地帶來一個新的統治者,給予他統治的正當性」,「共產黨的革命敘事和傳統的孔孟的革命敘事其實有銜接之處——共產黨代表人民的意志,推翻原來的王朝,因為這個王朝喪失了天命」。

也就是說共產黨一直以「授命於天」的方式重演了一場王朝循環戲劇,可是自由主義的引入卻不斷要重提政權合法性的問題,危害着黨國的領導地位。所以共產黨一定要抵制「民主的誘惑」,以「超趕西方」作為動力,消減自由主義的內在要求。這樣才可以保持共產黨作為全民「領導黨」,以「恢復和我們的人口、國土以及我們的歷史記憶相稱的亞洲大國的地位」。

無疑,「天命論」的登場說明了過去在五四運動出現的「反封建」訴求,只是一個王朝循環當中的一段過場戲。但是,「超趕西方」說明了無論如何擺出「反西方」的姿態,歸根到柢還是按西方物質文明為標尺。再者,要將國族富強的追求重新包裝為「文明使命」的比併,說明了雖云「文化自信」,但其實只是夜行人吹口哨,大家還是圍着亨廷頓為「美帝霸權」服務的 「文明衝突論」起舞。例如,「中華文明偉大復興」計劃至今最深入人心的原來不是什麼更深刻的、更值得追求的普世價值,而是學舌自「美國夢」的「中國夢」。說到底還是要從美國鏡像倒影才能認出「中國」來。

可笑的是,十九大剛開過就有人出來興奮地宣布「美國夢已死」。但是正如喜劇演員喬治卡林(George Carlin)說「美國夢之所以是美國夢,是因為它只是一個人在睡着時才會相信的東西」,批評美國夢如何不切實際是美國文學教育傳統的一部分。從《推銷員之死》到《大亨小傳》,從《在路上》到《革命之路》,都讓人反思為何「美國夢」是虛幻或者面臨困境。

發夢由國家預製

可是「中國夢」卻是在輿論「七不講」的環境下經由總書記宣講的。一如「科學發展觀」或「和諧社會」,「中國夢」只是「理論建樹」和國家機器的「政治宣講」。話音未落,就有「國師」出來嚴斥不要混進什麼「憲政夢」、「普選夢」。

馬克思主義原來已面臨第三次中國化,今次是服務於構建中華文明新的「政教體系」,首要就是讓百姓知「天命難違」,連發什麼夢都會由國家為你先行預製。

(作者為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原標題爲:《天命昭昭 談何中國夢?》)

羅永生,香港《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