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路上 世界在路口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抵達越南出席APEC峴港峰會。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抵達越南出席APEC峴港峰會。

王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中共十九大後,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先後訪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先後出訪,中國外交通過"兩進兩出"展現出"在路上"的自信。

相比之下,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的世界呈現出和平不穩定、發展不持續的"在路口"的特徵。"中國在路上,世界在路口",將是中共十九大後中外前景的鮮明對比。

新思想發源地

在剛剛結束的APEC峴港峰會上,習近平在主旨演講中提到了當今時代世界正面臨的4個"新變化"、未來亞太繁榮發展的4個"新願景",以及中國在中共十九大後即將開啟的5個"新徵程",再次向全世界傳達中國的信心,分享發展的經驗。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不穩定不平衡不安寧的時代,在全球對未來發展普遍存在困惑的大背景下,中國正在成為全球新思想的發源地、新動能的發動機、新願景的發明者。

首先,中國的思想正越來越多地成為世界的思想。中國在對於時代的判斷、未來的願景以及實現願景的理論和方法等方面引領時代之先,這是西方的教科書上沒有的,超越了以西方實踐為基礎的傳統社會科學理論,也是過往歐美世界的學者所未曾想到的。

中共十九大報告對中國未來發展的道路、可能遇到的挑戰和困難以及面對挑戰和困難的辦法和政策、改革的方案和舉措等描述得非常清晰。中國對未來遇到機遇與挑戰的可能性,從評估到防範,都有較為充分的思想凖備。中國對未來發展的預期和目標也非常確定,體現出已經"走在路上"的狀態。經過改革開放近四十年的摸索,以及對前30年經驗教訓的總結和反思,中國摸索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十九大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中共黨章,在世界日益關注中國發展思想和發展道路的今天,中國成為全球新思想的最新發源地。

其次,中國在過去10年裏的經濟增長率一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是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貢獻者。習近平在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的主旨演講中提到,過去4年,中國經濟平均增長率為7.2%,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超過30%,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動力源。習近平強調,中國將"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始終做世界和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之錨""秉持正確義利觀,積極發展全球伙伴關係,擴大同各國的利益匯合點,推動建設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這些承諾將使中國在全世界範圍內受到越來越多的尊重。世界未來怎麼發展需要看中國,因此中國能夠成為新動能的發動機。

第三,人類未來怎麼走,世界充滿困惑。過去西方的思想發明家提出過諸如國聯、聯合國等概念,但現在均難以避免地陷入了極大的困境。中國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超越了西方思想以國別、種族、歷史、宗教為劃分的傳統界限,是未來人類發展的新願景。這種願景不是空中樓閣,而是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等具體方案的支撐落到實處。中國能夠首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是因為它擁有"在路上"的足夠底氣。中國願意分享發展理念,世界自然願意傾聽,因此中國能夠成為新願景的發明者。

對於東亞的分歧和突發事件,中美能夠達成史上罕見的共識與戰略默契,這將極大地有利於東亞地區的未來發展。
對於東亞的分歧和突發事件,中美能夠達成史上罕見的共識與戰略默契,這將極大地有利於東亞地區的未來發展。

中美戰略和解

特朗普此次亞洲之行,對中日韓三國領導人的態度大相徑庭,在日本調侃安倍,在韓國放文在寅"鴿子",在中國訪問的約40小時裏卻正襟危坐,充滿了對中國的尊重與敬意,對中國的熱情與感激也溢於言表。某種程度上,這也體現出美國這個已持續了百餘年世界第一地位的經濟體,對中國堅定走在自己發展道路上的敬意與尊重。

在此次"習特會"上,習近平主席真誠地向特朗普總統分享了中國的治國理念,也讓後者感受到中國的發展理念對於美國未來發展的借鑒性,這本身就是一種"中國在路上、美國在路口"的表現。這種具像使得中國目前在與美國交往和博弈的過程中充滿自信。

此次北京"習特會"上,美國沒有明確地說要突出自己在亞洲的存在和角色,而是重點關心對美中貿易逆差的扭轉。實際上表明,中美兩國達成了冷戰結束以來在亞太利益和戰略空間競爭方面的和解,為未來幾年內中美在亞太地區的和平共處提供了戰略基礎和元首外交層面的再保證。

美國在布什和奧巴馬時期,都沒有在元首層面向中國保證過在亞洲不衝突,而此次"習特會"已就中美兩國在亞洲實現共存、相互尊重,進而合作共贏達成了元首級的承諾和國家戰略層面的默認。特朗普不再提諸如"重返亞洲"的提法而是重在與中國做生意,這就使得亞洲尤其是東南亞在未來兩到三年能夠保持穩定。

最不確定的因素仍是朝核問題,但通過"習特會"後中美元首共見記者時的相關表述可見,中美在該問題上的合作態度是真誠的。對於東亞的分歧和突發事件,中美能夠達成史上罕見的共識與戰略默契,這將極大地有利於東亞地區的未來發展。

至於新近流行的"印太戰略",則是特朗普做出的與奧巴馬強烈區分與切割的提法,但實際上該戰略目前還沒有太多可行性方案。美國在亞太戰略上並未成型,同樣處在"路口處","印太戰略"的提法沒有學理的論證,沒有智庫在理論層面的支撐,也沒有實際操作性的路線圖,多少顯得有一些操之過急。

能源問題對於中美兩國是重中之重,在中美簽訂的超過2500億美元的貿易大單中,僅能源領域就超過了1300億美元。美國成為中國的能源進口方,這既印證了中國在未來將成為世界最大能源消費市場的必然性,也反映出中美兩國日趨緊密的相互依存關係。至少在能源領域,中美之間和平共贏的願景更加值得期待。

兩軍關係是中美關係最敏感的部分,兩國關係變好,兩軍自然成為最受益的排頭兵;兩國關係變差,兩軍自然成為最先的受損方。此次"習特會"後,中美雙方除同意繼續充分利用好外交安全、全面經濟、社會和人文、執法及網絡安全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外,還提出同意加強兩軍各層級交往和對話,加強執法及網絡安全領域合作,體現出新時代中美關係"去軍事化""去意識形態化"的重要特徵。

英國脫歐,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法國、奧地利等國領導人的年輕化,以及恐怖襲擊和難民問題造成的陰雲幾乎籠罩整個歐洲。
英國脫歐,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法國、奧地利等國領導人的年輕化,以及恐怖襲擊和難民問題造成的陰雲幾乎籠罩整個歐洲。

世界在路口

世界在路口,是筆者近年來遍訪世界各地後得到的體會。除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多項政策處於調整之中,美國仍處在"十字路口"外,世界各地也普遍出現了"在路口"的特徵。

英國脫歐,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法國、奧地利等國領導人的年輕化,以及恐怖襲擊和難民問題造成的陰雲幾乎籠罩整個歐洲,使許多歐洲人感覺走到了"十字路口",彷徨、躊躇、猶豫,對未來充滿了困惑。

日本同樣如此,剛經歷過30年的"平成蕭條",現在的種種跡象表明很可能進入第4個10年蕭條。安倍雖然連任首相但"安倍經濟學"面臨流產和失敗,日本在亞洲曾經的領導力已近崩盤,日本和中國、韓國、美國的雙多邊關係同樣也面臨著巨大考驗,致使日本也站在了"十字路口"。

韓國同樣如此,從朴槿惠的"閨蜜門"到文在寅上任後如何面對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力量位移,如何妥善處理"薩德"問題,應對半島核危機,都是非常棘手的問題。

在全世界都面臨著對發展道路和國內治理困惑的時候,中國非常堅定地站在了經過無數次討論、糾錯、探索後形成的發展道路上,充滿了對未來的期待和自信。中國在路上,世界在路口,兩相比較,中國的前景更加值得期待。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