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何也關心「低端人口」?

一枚硬幣有兩面,既然中央要加強對香港的「全面管治」、對香港宣揚黨的工作,那麼香港人也就徹底告別「河水不犯井水」的年代,不再只是對政治上的人權案件而發聲(譬如六四、劉曉波),而會轉向「全面關心」國家政策。

「低端人口」就是例子。

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成千上萬的外來人口在寒夜被趕離原本的「違規房屋」而流浪街頭。等待他們的,是被趕離北京的悲慘命運。

「低端人口」涉及的國情問題複雜,包括了城鄉差距、戶籍問題、城市管理等等,這些問題香港過往甚少牽涉其中。但今次「清理低端人口」卻意想不到,在香港引發一場討論。

facebook用戶轉用「低端人口」相框抗議;有人譏諷中央官員講解十九大精神時有無解釋「低端人口」;有人慨嘆「逼迫自己人」就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特色」。

香港由中學生到高級公務員,剛剛經歷了一場中央政治宣講的「春風化雨」,馬上投入角色,香港不能在中國夢中「掉隊斷鏈」,自然也不能在「低端人口」這個重大國家問題上缺席。

十九大不是說進入了「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階段嗎?請問5年後,這些「低端人口」究竟如何能在被趕離大城市的狀態下,坐上全國小康列車?

當全國的一線大城市都「殘忍」控制人口紅線甚至把「低端人口」拒之門外,為什麼香港的人口政策卻「仁慈」地每天「被動」接受150個單程證審批?去年有5.7萬人持單程證來港創16年新高。我們是否也能跟隨國情,自設人口紅線、掌握入境審批權,就像北京、上海、廣州那些嚴苛的戶口制度,驅趕「低端人口」?

「兩制」之下,我們念念不忘「本是同根生」;「一國」之下,卻「相煎何太急」。港情國情誰更有情?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