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十九大後的糟糕開局



北京政府借火災事故用強力手段來驅趕所謂“低端人口”,引發了十九大之後中國第一個重要的政治事件。各界輿論可以說是同仇敵愾,不僅給北京新領導蔡奇加以巨大壓力,也會令習近平很不高興。因為這個事件給十九大之後的中國帶來了一個很糟糕的開局。

社會輿論反應如此強烈,一方面固然是北京市政府做得太過分,但我相信,輿論的爆發不僅是因為這個事件,而且是“氣不打一處來”,反映了許多人對十九大新貴蔡奇無視一般人感受的“治國理念”和執政風格的強烈不滿。這些新貴們一面肉麻地吹捧習近平,大搞過火的形式主義“學習十九大、宣傳十九大”,但一轉臉,就對最貧弱無助的底層百姓露出了冷血的凶相。

官場和官員的這種醜態雖然並非什麼新近才有的現象,但隨著習近平越來越明顯地提拔“自己人”,以蔡奇為代表的新貴們越來越無所顧忌,終於給人們宣泄不滿創造了機會。還有兩個因素起了火上澆油的作用。一個就是所謂的“紅黃藍事件”,另一個就是《人民日報》的文章發明的“低端人口”這個新的政治語彙。

“紅黃藍事件”其實是一個比驅趕外地人口更為可怕的惡性事件,這個事件說明中國的權貴為了發財,可以喪心病狂到什麼程度。他們竟然敢把這樣一個完全無法保障幼童基本安全的幼兒園,做成一個在美國上市的企業。這樣邪惡的想像力實在是超出了常人的想像。至於“低端人口”這個新政治語彙,我相信將比調侃權貴的“趙家人”一詞,更有政治能量和時代意義。這個詞顯然不是反體制的人發明的,因此折射了當權者真實的傲慢心裡。這個詞在未來中國政治中的地位,將和美國的“黑鬼”一樣,成為一個非常令人反感的負面詞,能夠動員千千萬底層民眾的反抗意識。

權力的貪婪和傲慢,加上無能和亂作為,是統治者發動法國式大革命最有效的配方。當年法國的統治者並非不想平息底層尤其是平息農民階級的不滿,但他們卻做不到,因為他們完全沒有能力與底層人進行平等的對話。他們居高臨下地關心弱者,反而會更加點燃底層對社會不公平的憤怒之火。

北京市要驅趕幾百萬所謂“低端人口”,是習近平的既定方針。我不大相信,這一次社會輿論的譴責,能夠改變這個既定方針。北京市和所轄的各個區縣領導,都是立了軍令狀的,辦不到就要丟烏紗帽。但是,這種靠軍令狀來治國的路數,究竟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這是此次北京強力驅趕外地人口提出來的一個嚴重問題。雖然已經有一些城市,比如溫州,以拆除違章建築為借口,成功地把大量外地人口趕走,但北京也用這樣的手段來驅趕幾百萬“低端人口”,會對整個中國帶來什麼影響,會對中國的國際形像帶來什麼影響?這是北京的當權者不能不面對的問題。

此次批評當局的人不僅人數眾多,且來自各個階層和不同的政治傾向。自由派以維護人的基本尊嚴和權利的話語來批評當局,是很自然的。而來自左派的批評則更加耐人尋味。他們指出了當今的中共官僚,已經完全沒有當年中共的那種與底層貧民和農民打交道的能力這個事實。這是更中要害的批評。讓這樣一支完全與百姓對立的官僚隊伍“不忘初心”,完全是對牛彈琴。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