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美外交大掉头,倾国之力款待特朗普总统

明镜火拍《明镜编辑部》第178期)《习近平反美外交大掉头,倾国之力款待特朗普总统》截图图片:明镜书刊提供/RFI(DR)


【明镜书刊 】 : 不少人士认为习近平掌权以来的外交和内政一直沿袭一条“亲俄”路线。荣剑认为,习近平的外交已从第一届任期内的“亲俄远美”转为第二届任期开始的“亲美疏俄”,这是一个外交路线的华丽转身,说明习近平撞到南墙也会回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受到超级待遇和拿到的巨额大单就是习近平向美国表达诚意的标志。这样就能为业已形成的外交困局解套,不过内政问题与外交的二元对立仍有可能使中共重蹈苏联的覆辙。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火拍电视主持人邱家军先生,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编辑部》第178期陈小平对荣剑的专访。

法广:习近平掌权伊始,中国外交看起来跟俄罗斯走得很近, 19大以后,习近平还会沿袭这个外交路线吗?

 

邱家军:明镜火拍电视陈小平先生11月15日访谈了中国学者荣剑先生,荣先生指出,习近平的外交路线已经从第一届任期的“亲俄远美”转为第二届任期伊始的“亲美疏俄”。

 

法广:习近平外交转型的标志是什么呢?

 

邱家军:荣剑先生认为,十九大以后特朗普访华受到的超级待遇和拿到的巨额大单就是一个典型标志。

 

法广:习近平为什么会完成这次外交策略的大转身?

 

邱家军:荣剑先生认为,他是一个撞到南墙也回头的人。

 

法广:怎么说?

 

邱家军:荣剑先生认为,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的外交实际上没有打好美国这张牌,随之而来,与日本、韩国、菲律宾等国的关系也是一塌糊涂。可以说处处被动,四面树敌。这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外交上的错误。这都和没有打好美国这张牌有关。

 

法广:造成这种外交被动的原因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邱家军:荣剑先生认为,造成这种外交局面的根本原因,就是意识形态外交。

 

法广:为什么这样说?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中国一直把外交看成是内政的延续,内政方面,意识形态受俄国的影响,外交上,就表现出亲俄了。

 

法广:这样说来,外交上亲美了,是不是内政上也会亲美?

 

邱家军:荣先生认为,这很难说。过去五年,意识形态全面左转,内政在许多方面偏离了已经延续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十九大以后,内政是不是会发生变化,现在还不好判断。虽然人们期盼这种外交上的转型会对内政带来一些积极影响。

 

法广:对于中国来说,亲俄与亲美哪个更可取?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对于中国来说,亲美一定比亲俄要好。处理好和美国的关系,就相当于处理好了和世界的关系。

 

法广:这次特朗普访华,到底是谁赢了?

 

邱家军:荣剑先生认为,这次特朗普访华,中美之间实际上达到了一个双赢的局面。中国赢得了更多的外交空间,美国拿到了更多的实际好处。中国与美国搞好关系,就能赢得世界,甚至可以说,中美关系就是世界格局。这个格局也可以叫做“中美国”格局。法广:这样说,中美两国将会主宰世界大格局喽?

 

邱家军:荣先生认为,基本上可以这样说。今天我们可以把中国和美国,视为第一世界;俄罗斯、日本和欧洲视为第二世界,其他一些国家视为第三世界。世界格局就是第一世界主导的。

 

法广:是这样吗?有人说,中国的崛起会对世界造成威胁?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如果说中国的内政仍然坚持左倾路线,那么中国的崛起肯定会对世界造成重大威胁。

 

法广: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中国经济总量目前位居世界第二,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是世界第一,如果借用金钱外交推广意识形态,就会对世界造成重大威胁。

 

法广:美国有没有这个担忧?

 

邱家军:荣先生说,中国靠金钱外交,基本上摆平了欧洲,欧美世界只有美国有可能与中国分庭抗礼了,所以对于美国来说,也会调整外交战略,避免中共借助外交输出其意识形态。

 

法广:中美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出现美苏博弈后苏联完蛋的格局呢?

 

邱家军:在接受明镜火拍专访时,荣剑先生认为,完全有可能!中国这种力量的膨胀,如果仍然完全按照他自己的价值观去运行,来推广其意识形态和制度,按照中国的方案来解决世界问题,就像许多美国学者所说的一样,中美之间有可能会发生对抗而非合作。这样一来,中国完全有可能重蹈苏联的覆辙。

 

法广:美国愿意看到中国重蹈苏联的覆辙吗?

 

邱家军:荣先生认为,美国的外交一直是务实外交为主,主要是利益驱动。但是这种利益驱动的背后是其强大的意识形态在起作用。没有这种意识形态,也不会令中国感到紧张,特朗普访华也不可能拿到那样的大单。

 

法广:是不是说,中共花钱堵住了特朗普的嘴?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虽然表面上看来是这样,但是实际上还是中共有着深刻的意识形态危机所致。中国不得不花钱买暂时的平安。

 

法广:特朗普访华,除了拿到大单,还有什么成果?

 

邱家军:荣先生指出,中共就朝鲜问题向美国输诚,算是特朗普访华的第二大成果,结合拿到的大单,可以说是盆满钵满。

 

法广:那么,以后中国也很难实现意识形态的转型了吗?

 

邱家军:这也很难说,虽然现在看不出中国意识形态转头的迹象,但是,形式比人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把持不住了,也有可能转型。

 

法广:转到哪里去呢?

 

邱家军:如果中国把美国的这一套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学到手的话,那才是真正的转型。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这里。中国当下所面临的问题,就和当年苏联所面临的问题一样。就目前来说,处理内政问题,还没有看到积极的迹象,虽然外交方面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

 

法广RFI 夏榕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