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聚福缘、高端幼儿园,全部一锅端

 

今年这个感恩节很应景,相信大家过得都很有意义也很忙碌,忙着感恩幼儿园老师没给你家孩子扎针喂药,忙着感恩房东街道政府没在寒冬半夜赶你这个低端人口滚出这座城。的确要感恩,不然还敢怎么样呢?

这些天感觉前所未有的悲哀,但依然很珍惜这些天,因为我觉得以后的日子会更悲哀。这些天一直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是怕封贴不是怕删号,而是心里那种悲观和失望真实到触手可及。

上海维秘大秀,奚梦瑶摔倒,之后的表现并不太敬业,一堆低端网民围着鼓励说着加油,可这真关你们什么事吗?这是很高端的事,离你们很远,低端的聚福缘,离你们很近,只不过现在,这低端的居所也容不下你们了。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城市开始流行“清理低端人口”,以前讲劳动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现在连劳动人民都低贱了。去你妈的低端人口,人家只不过干了一些脏活累活挣钱少的活,没有这些低端人口干那些低端的活,哪来的你们的高端城市生活。

社会就业环境不均衡导致了低端高强度就业,社会居住环境不均衡导致了低端高危群租房,本应政府解决的问题,这里面政府反倒没什么责任了,责任全在个人不够努力、个人学历不够高、个人不够有理想、个人不够有追求。寒冬半夜,一堆低端人口被赶出出租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法国有一个基于人道主义的“冬季禁止驱逐房客期”,法国法律规定,每年从11月1日起到次年3月15日止,是冬季禁止驱逐房客时期,即使房东已经展开驱逐的司法程序,也必须遵守这项规定。有些时候,一个国家强不强大,看的不是在本国人民面前强不强大以及对本国人民强不强硬。

聚福缘大火烧死了19个低端人口大量低端人口被清退后,有人是这么认为的,“谁让你们住在这种地方,风险大也是活该!”;“没法给自己老婆孩子安全的生活环境,这种男人太没用了。”;“我住市中心,就没这个问题”,住低端群租房,干低端体力活,是他们的选择,但这种选择是无路可选的情况下做出的,不是他们有理想有抱负足够努力足够拼搏就能挣脱和改变底层命运的,要说努力和拼搏,谁有他们起早贪黑?谁有他们风风雨雨?他们受教育水平是低,但他们当年该享有的教育资源恐怕是被你们高端城市人口夺走了吧?

其实真没必要分什么低端人口和高端人口,压根不存在区别,现在看起来一个是在脏乱差环境里摸爬滚打觅食生存,一个是在山清水秀无限风光里悠然行走散养投食,到了过年,一样的宰杀。上次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一位妈妈说“我家孩子上的北京的公立幼儿园,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一个月不到,北京高端的三色幼儿园就出虐童事件了。做人讲究个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意思是说做人千万别把自己当高端人口,哪有什么高端,不管中端低端,随时一窝端。

我一直说中国没有中产,有些人资产够了,但安全有保障吗?更何况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一点也没承担,他们本该更多的关注社会公共福利政策,关注参与时下的社会议题,但他们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与保姆、幼儿园阿姨、房产中介等等的纠斗上。接下来,随着低端人口的清理,他们大概又要为自己的早餐煎饼果子没了、午餐外卖小哥迟迟不来、晚餐的烧烤摊不见了而苦恼,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因为社会结构的不均衡,总会有“低端人口”源源不断地涌向大城市接受你们的雇佣,他们的社会地位不改变,他们遭受的不公不改变,早晚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那些高端幼儿园里的扎针人,或许不仅仅是幼儿园,当你进了高端养老院,他们也如影随形。

这就是一个变态又畸形的时代,高端人口的孩子在幼儿园里被虐待,高端幼儿园的老板说着“选择学前教育的人是伟大的,我们是有爱的,我们应该为自己鼓掌”,高端幼儿园门口维稳的警察告诉泪流满面的家长,“调查到了什么地步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哪年当的警察”,而此刻,那些低端人口恐怕大部分已经踏上了返乡的列车,希望如此,否则寒冷的北京之夜,他们该露宿街头了。

让我们抱紧孩子,在惴惴不安中,一起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王五四,中国数字时代。原编辑注:该文已在微信遭到删除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