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共派系的寿数

 

《三国演义》里写道:诸葛亮临终前,刘禅从成都派人询问他,百年之后,谁可接替丞相之位?诸葛亮说蒋琬;又问,蒋琬之后谁可接替?诸葛亮说费祎;然后再问,费祎之后呢?诸葛亮没有回答,一看已经断气了。

其实,就算诸葛亮还没断气,要他说出第三代接班人,他也说不出来。道理很简单,未来的第三代接班人现在还只是个小伙子,还没有在同辈人中脱颖而出,还不可能进入诸葛亮的视野;更别说第四代了,第四代还没生出来。诸葛亮权力再大,他能指定的接班人也就两代而已,这是被寿命所决定的。

拿这个观点看中共派系可知,中共的派系也有其寿数,通常只有两代,顶多两代半,然后就自然消失。因为中共的派系不是立足于观点,而是立足于关系。某人身居权力顶端,于是就有权提拔亲信,这就形成了一个派系。按照年龄代,他能提拔的亲信通常只有两代,顶多两代半,等到他提拔的最年轻的一代亲信到年龄退休后,他的派系也就不复存在了。

例如江派。从十五大江泽民第二个任期开始,江派就成为中共上层最大的派系。在整个胡锦涛时代,接连两届常委,江派都占多数。甚至到了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十八届常委会,江派依然占多数,可是到了十九届,江派就只剩下一个(韩正),顶多一个半(如果你把王沪宁算半个江派的话),未来二十大能留下半个就不错了,等到二十一大,江派就绝迹了。再看邓派,邓派无疑是个很大的派系,可是十八届常委会只有俞正声可以算邓派,十九届就没有邓派了,这不是习近平打压邓派排挤邓派,而是因为邓派自己已经自然消亡。胡锦涛上台晚,其派系形成也晚,现在势头不小,但是按照年头算,胡派的寿命只怕比江派还要短,因为习近平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更强势,他会更快地、更大幅度地提拔自己亲信上位,所以胡派的衰亡也会更快,习派独大的局面也会更快的形成。习近平可以不象江胡那样不得不接受别人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可能延长自己的任期,他可能会自己指定接班人,甚至可能象邓小平那样指定隔代接班人,因此习派的寿命可能比江派--更不用说比胡派--的寿命都长,但是顶多也就是达到邓派的程度即两代半。

每次中共开党代会,外界都要对新的人事布局分析评论,大多数评论都是以派系斗争作为分析框架,着眼于各个派系的起伏消长,指出其中的派系斗争及妥协,最终达成某种派系平衡。我这里说的是,既然中共的派系不是立足于观点而是立足于关系,因此每个派系的寿命都只有两代或两代多一点,因此如果到了某阶段,某一派的人马少了或者消失了,那未必都是派系斗争的结果,在更大程度上只是该派系的自然消亡、寿终正寝而已。把十九届常委会和十八届相比,你会发现,邓派在消失,江派在萎缩,胡派略有增长。这与其说是派系斗争的结果,还不如说是三代人的新老交替。我想,在分析中共上层派系斗争以及高层人事布局时,记住中共派系有其寿数这一点应该是很重要的。

最后,要补充说明的是团派。如果我们把出自团中央的官员称为团派,那么,因为团中央作为一个机构持续存在,因而团派似乎也就持续存在,没有例如邓派江派那样的寿数。但实际上,早先的团派是胡耀邦派,后来的团派是胡锦涛派。两者并非一回事。同样的,通常我们说的上海帮,其实就是指江派。但是,随着习近平的亲信李强主政上海,未来的上海帮就会是习派,和原来的江派是两回事了。这就是说,我们描述中共内部的派系时,用机构的名字(如团派)或地方的名字(如上海帮)来称呼都不准确,因为这种说法会掩盖其内涵的变化,还是用人的名字(如江派、胡派、习派)来称呼更合适些。

胡平,《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