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王見王」 世界聚焦看什麼


川普總統對中國國事訪問,排場盛大、氣氛熱絡。外媒聚焦他和習近平主席的聯合聲明將對北韓核武危機、美中經貿問題如何妥協表態,同時也關注美中「新型大國關係」能否再確立定位,它攸關習近平19大後聲勢,而「王見王」會晤,真的是弱勢的川普和美國,遇上強勢的習近平和中國嗎?

看待美中元首峰會,自然須把兩國的國勢和實力都放在天秤上衡量。川普治理下的美國,是否真的不如習近平治理下的中國,許多國際媒體近日都以19大集權成功、盛極一時的習近平,和國內民調支持率只剩38%,施政頻頻遇阻、處處受挫的川普對照,用以襯托美中的此消彼長。「時代周刊」甚至以中英雙語在封面打出「中國贏了」的標題,但這種論斷準確嗎?

世界兩強元首再會面,發生在風雲際會的時間點上,確實可能成美中競比的轉捩點。因為習近平19大報告宣示「全方位外交布局深入展開,全面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形成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外交布局」、「促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說白了,就是在美國主導的價值觀之外獨樹一幟,「提高中國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給世界上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全新選擇」,這也是表現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的「野心」。

川普旋風式造訪日韓,風光無限。但實質成果既未達成雙邊貿易協定,軍事同盟關係仍是美國和日韓分別在美日、美韓雙邊架構下,無法具體化成美日韓三角同盟。北京在川普訪韓前與南韓化解「薩德」造成的隔閡,彼此融冰,先發制人勝了一籌。

就日韓關係看,南韓總統文在寅邀89歲前慰安婦李榮洙坐川普身旁,國宴採用與日本有領土爭議的獨島(日本稱竹島)特產海鮮,韓方特別向川普引介,都說明韓日嫌隙並未因川普訪問而弭合拉近。對川普政府想推「印太策略」或亞洲版北約,把太平洋聯盟擴展至印度洋,讓美、日、韓、澳、印度結合抗衡中國,顯然出師不利。

當然,緊接的亞太經合會(APEC)峰會還是重頭戲。APEC成員國在美中之間尋求平衡,美國發展被看衰,中國卻意氣風發的氛圍可能貫穿會場。中國藉亞投行、一帶一路實利,比美國更易獲青睞,美中體制良窳和「美國時代是否結束了」,成為無可迴避的兩大議題。

近日多家國際媒體都參與探討兩個問題。典型看法是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認為,中國領導人雖沒有西式選舉,卻相對更優秀;美國民主卻選出不合格的領導人;中共有如儒家官僚精英集團,有「選」有「舉」,雖非個個才德兼備,卻都有豐富治理經驗;美國政黨則成利益組合,常選出毫無治理經驗者。如論美中民眾觀感,福斯新聞民調,高達73%美國人認為川普是反覆無常的惡霸;56%認為川普完全不配總統身分,正在分裂美國。反觀中國,87%民眾認為中國走在正確方向上,中共支持率長期高達80%以上。兩國制度差異和政黨特性,決定了競爭前景,而美國不敵中國。

這個比較有其事實基礎,是習近平19大報告表現高度自信的根源,自然影響一些國家,削弱美國領導地位。川普和美國的弱點和拙劣面,相對就是中國和習近平的強項和優點,加深了看衰美國、看好中國的氛圍。

但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Nye)有不同觀點。著有「美國時代結束了嗎?」一書的奈伊,就是軟實力概念創始者。他認為,認為衰落的美國正在地緣政治牌局中敗給中國是危言聳聽,並不正確。美國擁有四張王牌:地理優勢、能源、貿易和美元,威力可持續到川普卸任後,而中國這四方面都遠遠不如,無法克服。宣稱「中國治下的和平」(Pax Sinica)來臨、美國時代結束者,應考慮這四大因素。他的觀點深具啟發和說服力,有興趣者不妨自行挖掘和思考,中國人尤應避免流於盲從和自大。

川普亞洲行風光,卻不能無功而返。他對北韓從疾言厲色,轉為釋放談判聲音,國安顧問麥馬斯特畫出「北韓無核化是唯一可接受結果」的底線,朝核最終可能類似伊朗以棄核交換解除經濟制裁,並保證金正恩政權安全,甚至給予經援下解決,路還很漫長;而中國如居間建功,交換川普經貿上再讓步,美國就難稱是贏家。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