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中國史? 請從被消失一頁出發

陳景輝

歷史的學習和教育從來都重要,這關係到我們如何理解自己為何變成今天的模樣,以至未來該行的路向。當下爭議得十分熱烈的中史科課程諮詢文件,涉及的問題恰是關乎我們應當記憶什麼。縱然教育局長楊潤雄強調及呼籲公眾「無謂就個別一兩件事件是否在內(課綱)做文章」,但這恐怕並非個別的漏網之魚,而是涉及有關當局針對部分歷史內容的系統性淡化、貶抑及排除。

六四在中史課綱缺席 並非偶然

路人皆見,六四事件在中國歷史課綱的缺席,根本並非偶然。這個歷史在大陸也不能正式讓人知道及教授,它本來在中國歷史上就是一宗消失的事件。然而曾幾何時,香港卻一直是兩岸三地唯一的公共空間,它是兩岸受打壓、被消失之聲音的一處自由容身之所。如果要談1949年後香港人的中國歷史,就必須從這被消失的一頁說起。

但這不是由於民族主義的緣故,而是因為這些「中國歷史軌迹」在我城曾經留下過的深刻經歷,哪怕其所起過的既有破壞亦有孕育的歷史作用。像是傾向反共的新儒家文人南來香港的春風化雨,以至他們有份創立中文大學;又或相反,六七暴動所留下的政治恐懼及傷痕,甚或八九民運為1980年代末的香港人所帶來的重大民主啟蒙記憶等。凡此種種,皆是香港演變成今天這個模樣的重要組成部分——縱然它們可能在現中國政府的立場看來,乃是有礙威信、「雞毛蒜皮」或不能容忍的記憶。

以至今天香港,從李旺陽到劉曉波之死,這一頁頁在大陸消失的中國歷史,也仍然能在香港取得相當大的共鳴及重視。因此,若有所謂「香港人的中國歷史」,它必然包括這一頁被消失的歷史。可是假若當局基於政權的好惡而硬要將之剔除,這無疑使歷史教育脫離香港這座城市曾經有過的共同經驗,且再次失掉靈魂地將「歷史」兩字蛻變成空洞的名詞——如果不是洗腦的話。

爭議重點不僅是政治化與否

更深層的問題是:若我們真的重視歷史教育,那為何香港史缺乏應有的獨立性?正如負責修訂課程的專責委員會主席兼學者梁元生所指:「有關課綱是『香港人的中國歷史』,要以中國歷史成為主軸。」然而問題卻是:香港人為何不能學習以自身經歷為本位的歷史?中國那條滿佈禁令的歷史主軸又包不包括那一頁頁被消失的歷史?還是有人企圖使我們忘掉那種種跟我們休戚與共的逝者和過去?

這次爭議的重點不僅是政治化與否,而是假若我們接受這一失掉靈魂的歷史教育,那麼最終吃苦果的將是我們自己,因為我們可能將再辨認不出自己。這使我想到一句老話:「誰不回憶過去,誰就會在未來受到懲罰。」

作者是政治及文化評論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