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盜名的習思想


中共十九大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資料圖片

十九大以後,「習思想」寫入黨章,成功建立所謂「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理論,成為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總體戰略。有中共理論家之稱形同「國師」又是三朝元老卻全無地方管治經驗的王滬寧破格入常,可謂是自陳伯達、張春橋和姚文元之後,再度出現「文人治國」的典範。江山也要文人捧,王滬寧能夠置身中共最高權力機構,全因所謂「習思想」,正是他的理論建構。

不怕人比人,至怕貨比貨,只要比較一下毛澤東及四人幫文膽與王滬寧的理論論述,高下立判。嚴格而言,根本不合格,硬要將「習思想」與馬恩列史毛的共產主義思想理論接軌,胡謅「習思想」就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當代現實結合的最新發展,根本狗屁不通。說「有中國特色」冇問題,也符合事實;說「現代化」單以物質條件而論,不計現代文明文化建設,也勉強說得通;但說中國是社會主義,恐怕14億人民不會相信,連既得利益的共產黨員,亦會掩着口笑,明明是搞私利先行的資本主義,全國向錢看,為何仍以假大空的社會主義欺世盜名?

斷定一個國家或社會的性質,左右派理論儘管不同,但判斷的現實都是一樣,都是從生產模式或產權判定。生產模式以生產資源的公有化或私有化斷定;產權也是一樣,則由私有產權是否屬於主體決定國家或社會的性質。

資本主義早在中國萌芽

中共建國68年,粗略開放改革以前,還可說是社會主義,因為生產模式或產權仍以全民所有制及集體所有制為主,個體的私有制微不足道。但開放改革以後,以市場經濟為主導的私有產權由農村經濟改革逐步建立,並以特區的模式向城市發展,資本主義終於在中國大陸萌芽。張五常早於八十年代初已撰文提問:「中國會走向資本主義嗎?」但開放改革39年,中國的資本主義道路和原來的社會主義制度卻糾纏不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結果出現既非完全市場主導的資本主義,亦非國家規劃的社會主義,而是不倫不類的官僚集產主義或國家資本主義與紅色自己友資本主義主導的雜種經濟。

如果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過去30年中國在政治上的折騰,正是這個雜種經濟的產物。八九六四期間出現的民主運動,本質上是資產階級民主運動,因為伴隨着開放改革而來在城市冒起的新興資產階級,政治上的代表是改革派,要求市場經濟進一步發展,而政治制度也要同步改革開放,正好觸動不事生產的保守官僚階級之根本利益,最終受到鎮壓。但92年鄧小平南巡後,取消了意識形態分歧,結果新自由主義大行其道,經濟長足發展,但經濟紅利卻全由紅色資本家和官僚資本家瓜分,國富民窮。金融海嘯後,中國依賴出口貿易帶動經濟發展失靈,溫家寶用四萬億人民幣投資基建刺激經濟,只為紅色資本和官僚資本製造以權牟利的巨貪機會,還出現產能過剩危機。其後,李克強上台,以為利用量寬政策可以產生財富效應刺激消費支撐經濟增長,結果成就了更貪婪的金融資本,讓資金不斷流走,隨時拖垮整體經濟。習近平的所謂供給面側經濟學,其實是以壓抑紅色資本造就國家資本來振興經濟,同時以「治黨從嚴」限制官僚的尋租活動,防止貪腐,成功與否,是習核心能否持續統治下去的關鍵。

一句話,經濟搞不上去,習核心怎樣集權,也難保長治久安,中國的政治危機必定會隨着經濟危機而來。

黎則奮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