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重眼前利益 美國隱然退出亞太領導角色

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次亞洲行,受到從來沒有過的高規格接待,恭維的背後,可能隱藏的是「不敢恭維」;雖然取得破歷史紀錄的貿易訂單,特朗普以威脅代替磋商的一番豪賭,將會輸掉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這個領導地位的缺失,甚至可能會導致地區的不穩定,屆時,特朗普的這番風光,將會成為日後對他聲討的根據。

特朗普表面風光

難保他日成聲討根據

特朗普亞洲行的第一站,日本首相安倍給予的款待,除了一般的元首規格外,還有顯示私人關係的一起打高爾夫球,以及用進口美國牛肉製作的漢堡包。特朗普笑咪咪地說美日之間的貿易不對等,要求汽車生產商把更多的製造廠放在美國,但安倍沒有積極的回應。

特朗普最高興的莫過於北京之行,中國的「國事訪問+」款待規格,加了帝王式的待遇,令他在故宮享受「私人」遊覽、書房閒聊及內廷進餐,全程由習近平主席陪同,讓特朗普飄飄然地感到自己儼然兼具古代帝王和現今更高的權力,其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不但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讚賞,更一改過去對中國的嚴辭厲色。中國給他的2500億美元貿易投資協議清單,足夠讓他回到美國向民眾邀功。

特朗普此行最大的敗筆是在亞太經合會議(APEC)上的講話,他在演說中把主要的國家逐一讚揚一番,說到菲律賓的成就,可能真的找不到有什麼好說的,就說菲律賓拉近男女性別差距最令人驕傲,雖然也迎來一些掌聲,相信連菲律賓人也感到不好意思承認。

特朗普不但對APEC成員國逐個美言,就連並非會員國的印度也帶上,表揚印度總理穆迪非常成功地把這個人口超過10億的、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團結一致,經濟增長也十分驚人。無事獻殷勤,當然是跟他推銷新的印太地區(Indo Pacific)概念有關,這也成為他拋棄傳統的亞太地區的嫌疑。

特朗普來亞洲出席APEC峰會,處處提出的卻是印太地區。把印度拉入美國同盟的版圖,並不一定會減損美國對這個地區的影響,但對於亞太地區的國家來說,畢竟新的提法會增加不確定因素,或許會懷疑美國不再以亞太地區為重。他上任後立即宣布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談判,不但讓原來寄予厚望的其他11個成員國有被背棄的感覺,更加讓其他認為美國仍然信守自由貿易精神的國家心寒。目前TPP在沒有美國參與下,剩下來的11國達成框架協議,由於是日本主導,還聲明可以讓美國重新參與留有餘地,但特朗普外交做法給人的印象是,交易式的盤算多一些而缺乏通盤的格局考慮,對於沒有眼前利益的事情,他都會敬而遠之。

特朗普在APEC的講話,強調美國優先,總而言之就是讓人家買美國貨,為美國工人提供就業機會。他說,以公平和互惠原則,重新釐定跟亞太國家加強友誼和商業的新型伙伴關係。然而,他指控所有國家跟美國的貿易關係都是不公平和不對等的,而重新建立關係的手段是通過「威脅」,威脅向不順從美國主張的國家施以懲罰性關稅。

美國過去成功的經驗是,在制訂國際秩序、分享共同價值觀念,以及以實際行動整合一個地區的持續發展,發揮帶頭和領導作用。而今特朗普拋棄這套傳統的做法,不通過談判磋商去達至雙邊和多邊共識,而是通過恫嚇讓貿易伙伴屈從,這種做法,在美國仍然擁有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的情况下,仍然行得通,但這絕對不是可持續之道。

特朗普在APEC的講話中,只講貿易關係一個主題,隻字不提地區安全、地區和平等傳統上美國總統都會提到的說法,這些說法其實是表明美國對地區有所承擔,也就是領導地位。而今特朗普放棄對亞太地區安全作出任何承諾,長遠來說,會令區內國家和地區不敢對美國存以寄望。

美國上屆政府提出要重返亞洲,或者亞洲實力再平衡,特朗普不彈此調,雖然不能輕言馬上會出現領導地位真空,但在領導地位缺失的情况下,本來存在的各種矛盾會升級,西亞國家目前跟伊朗的衝突,可以作為東南亞和東北亞可能發生衝突的先兆。

手段短視放棄承擔

國際拿之與習近平相比

特朗普目前在國內遭遇各種政治壓力,他在外交和貿易方面要盡快取得成績以轉移國內視線,這是最簡單的做法,但採取的手段則是短視的。國際輿論目前紛紛將目光轉向中國,拿習近平跟特朗普比較,以中國對全球化、自由貿易等等政策跟美國的保護主義相比,也並不一定恰當。中國目前的實力不能跟美國相比,中國也未必有主觀意願急於去填補美國留下來的所謂權力真空,周邊國家更加不想看到中國在短時間內成為地區領導者,在這種情况下說「中國贏了」,與其說是對中國的恭維,更準確的說是要求中國承擔更大的責任,真正的呼聲是要美國拋棄獨善其身的做法。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