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与香港“占中三子”之一戴耀庭 2017年11月独立中文笔会


【公民论坛 】 :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笔会年会。出席本次会议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动人士及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国国内的多名笔会成员也得以赴港与会,这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现象。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有关本次年会的情况。

法广:近年来,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大多选择在香港举行,想必这并不是一个随意的选择,其中意义何在?

 

廖天琪:香港的“一国两制”虽然已经并不名副其实,学术和媒体、新闻自由从97以来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局限,但是,跟内地相比,这海角一隅毕竟还是一个尚未沦陷的自由地区。在这里举行笔会的年会,对国内的会员来说比较容易出境前来赴会。虽然这也并不保险,有时候,会员会在边境上被拦阻。不过最近两年情况稍有改善。

 

此外香港得地利之便,两岸三地的文化人、学者在此共聚一堂相互交流和切磋是很理想的。我们的与会嘉宾之一的前香港议员刘慧卿女士就说,我希望笔会年年都在香港举办会议,因为这表示香港还是个自由的 地方。在嘉宾中还有“占中三子”戴耀庭和临时来宾林荣基,他们都是香港社会的知名人士,他们为香港的自由、独立自主做出了贡献,甚至牺牲,有他们出席并发言,参加讨论,自然是非常难得的。

 

另外,德国柏林文学节的创办人和总监Ulrich Schreiber先生,也因香港的地利之便能够参加我们的会议并致词,为会议平添了更多文学的气息和份量。因为Schreiber先生邀请笔会的成员们参加一年一度的柏林文学节,这样的世界性文学艺术盛会能有更多的中文作家参与,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法广:与往年相比,本次会议有什么不同之处?突出的焦点议题又是什么?

 

廖天琪:今年我们心情沉重,因为我们失去了前会长和荣誉会长刘晓波,而他的夫人刘霞依然被当局禁錮,失去了自由。另外我们也失去另一名勇敢优秀的会员杨天水,也就是杨同彦,他和晓波一样是在狱中病重,然后死于保外就医。

 

笔会会员还有8名尚在狱中,最近又有三名被拘捕。大陆的有志之士前仆后继,因言获罪的情况不断出现,令我们又忧心又愤怒。我们这样一个文学组织常常不得不忽略文学这一部分,偏重到人权议题上去了。因为我们要(关注)在狱中的作家。

 

今年我们呼吁还刘霞自由,释放在狱中病重、年事已高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先生。姚先生的夫人本次也来参加会议,令我们感到欣慰。因为姚夫人代表了狱中作家的家属和妻子们,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承担是令人非常钦佩的。这些狱中作家的家属、妻子们是受苦受难的无名英雄。

 

本次会议由于是以女性文学为主题,所以将国际笔会9月份在乌克兰召开期间所通过的“国际笔会妇女宣言”介绍给大家。因为中国妇女在政治、社会、和文化领域所受到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还是非常突出的。国际笔会妇女宣言中强调6项原则:非暴力,安全,教育,平等,获取,均势。我认为这是本此会议较为突出的议题,虽然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进一步讨论。

 

法广:像往年一样,会议举办了颁奖活动。今年获“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两位得主分别为:朱虞夫和伊利哈木。请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廖天琪:“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原名是“狱中作家奖”,获奖者不必是笔会的会员,也不必是中文作家。此奖于2010年改名为现在的名称。2015年颁发给巴林的阿勒辛加斯,这是一位学者型的作家。2016年伊朗女作家马赫瓦什萨比特(Mahvash Sabet)获奖,她是一位女诗人。 独立中文笔会于今年8月份在瑞典的马尔默举行四笔会共同会议,有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Shirin Ebadi伊朗女律师代萨比特女士领奖。

 

今年的两位得主朱虞夫和依里哈木,可惜他们都在狱中。只能由来自大陆的其他会员代为领奖。奖金两千美元我们会汇款给他们的家人。朱虞夫2009年就加入笔会,曾创办民刊“四五”,后参与组党,并撰写大量文章发布在互联网上。他三度入狱,7年加两年,最后于2011年发表了小诗“是时候了”,呼吁大家参与“茉莉花集会”,再度被捕,再度判刑7年。朱虞夫被关在杭州,浙江省第四监狱。他是一位英雄志士,在狱中健康恶化,却还继续坚持作画和书法。

 

依里哈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他是维吾尔族人,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创办了“维吾尔在线”的网刊,为汉族和维族人提供了交流的平台。他报导了2009年乌鲁木齐的民族骚乱,却被当局指控为“涉嫌山东暴力和散佈谣言”。最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为名,被判无期徒刑。

 

这两桩都是因言获罪,无辜的知识份子被投入监狱,刑期还如此地重,笔会将此奖颁发给他们,一方面是嘉奖他们的勇气、抗议这种无视法理的判决,另一方面是为了呼吁国际社会对他们投以人道的关注。

 

我们今年第一次颁发了“刘晓波纪念奖”。这个奖项没有奖金,但是有一个刘晓波人头像。这是一个德国雕塑家所作的。我们这一奖项今年第一次发给国内的人。发给鲍彤先生,大家都知道,他以前是赵紫阳智囊团里的主要成员。这个奖,由他的儿子鲍朴先生(他是在香港的出版人)来代领。

 

法广:听说出席这次会议的内地笔会成员多于往年,是否可以从中解读出某些信息?

 

廖天琪:其实今年的比去年少。去年我们有17名大陆会员来参会,今年有12名来自不同省份的会员,甚至有比较“敏感”的、曾经坐过牢的政治犯如:何德普来参加会议,我特别地高兴和有些惊讶。

 

19大召开完毕, 当局就立马把铜锣湾书店的老板出版商桂民海释放了。习近平也公开表态不想当毛泽东第二, 不愿被称为“伟大领袖”,把自己的巨幅照片从媒体上拿下来,我觉得这确实是释放出某一种信息来。我们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开会,虽然我们会议的主题“中国女作家和中国文学中的女性意识”并不敏感,但是我们的颁奖典礼所颁发的三个奖项“刘晓波写作勇气奖”“林昭纪念奖”“刘晓波纪念奖”,两位得奖人朱虞夫和依里哈木都是在狱中的敏感人士,鲍彤先生是当局不待见的民主人士,李金芳虽是自由之身,但她的前夫秦永敏却依然下落不明,让人们的疑问批评矛头直指北京。这都是北京不乐意见到的。然而当局依然将我们来参会的会员放行,我觉得这可以理解为掌权者现在对自己的权力的掌控具有一定的信心,不至于像惊弓之鸟那样疑神疑鬼,把老百姓都捏在手心裡,整个国家像座围城似的。

 

法广:本届年会期间,独立中文笔会还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了“中国女作家和中国文学中的女性意识”香港会议。举办此一会议的意义何在?

 

廖天琪:中国的女性不仅在家庭和社会上担负了沉重的责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们在文学的领域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女性写作的确和男性作家的文风,甚至主题的选择都有所不同,中国当代文学中女性作家是占有重要地位的。

 

我们这次从台湾邀请到著名的女作家李昂,她从少女时代就开始写作,这位在自由宝岛成长和生活的李昂,其实在早期也曾参与党外的争抗,并曾一度是党外大佬,长期被关在狱中的施明德的女友,因此她的写作不仅是以“情欲”描写擅长,也多涉及历史和政治议题,对于大陆的读者来说,也是颇有启发意味的。大陆的会员们在小范围的座谈中,叙述了个人或家族中遭受政治迫害的情况,许多人长年繫狱,许多人至今还得在刑警、片警、国保的眼皮底下生活,他们的写作自然就是另类的内容和语言了。侨居海外的作家如齐家贞、石贝,刘燕子等,她们的写作也往往还是以往生活的阴影挥之不去。让两岸三地的作家们互相交谈,交流,切磋,了解每个人写作的动机,方式和选题是非常难得的经验。

 

法广RFI 流芳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