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規則法律解釋權最偽善

民主派議員為阻止一地兩檢議案通過,在立法會發起連串抗爭行動,朱凱廸甚至不惜引用立法會歷史上從未用過的《議事規則》88(1)條,動議要求公眾人士和記者離場。在港府和親共議員眼中,這無疑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對抗手法,但拒絕就一地兩檢舉行公眾諮詢的政府,有何臉面批動議剝奪公眾知情權?動輒要求釋法、剪布的親共議員,有何臉面批動議濫用議事規則?朱凱廸的動議,就像一齣荒誕劇,反襯出港府和親共議員的偽善、粗暴。

動議自貶證抗爭無奈

朱凱廸的動議當然有可質疑之處,以自我貶低的方式顯示抗爭的無力無奈,一如他所說自己會被釘在限制言論自由的恥辱柱上,也一如他所說希望自己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提出此動議的議員。諷刺的是,朱凱廸的動議竟是受親共議員擬修改議事規則的「啟發」,因為他們要乘政府DQ六位民主派議員之機收緊議事規則,撤銷議員「無經預告」提出某些動議的權力,包括88(1)條的「可隨時無經預告而起立動議新聞界及公眾人士離場」。

更諷刺的是,港府和親共議員對朱凱廸的指摘,對照其言行儼然是高級自黑。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朱凱廸的動議匪夷所思、剝奪公眾知情權、濫用議事規則。但是,政府拒絕就一地兩檢舉行公眾諮詢、高官拒絕出席學生舉辦的一地兩檢論壇,不正正是匪夷所思、剝奪公眾知情權?梁君彥粗暴剪布、逐許智?離場,不正正是濫用議事規則中的主席權力?

當然,要數最偽善、最粗暴、最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手法,莫過於濫用法律、議事規則的解釋權,把《基本法》變成打壓香港民主的工具,把《議事規則》變成打壓議員的工具。從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為《基本法》104條「釋法」,讓港府DQ六位民主派議員,到港府主動為《基本法》20條「釋法」,把在西九高鐵站割地設立中國口岸區變成人大授予香港的權力,這還不夠濫權、不是無所不用其極嗎?從陳健波的「主席指示」,到梁君彥劃線中止辯論,這還不夠濫權、不是無所不用其極嗎?

朱凱廸安全令人擔心

那些把接受釋法當恩賜的港府官員,那些把割地割讓司法管轄權當擴權的港府官員,那些發緊中國高鐵夢的議員,那些自認毋須直接面對巿民諮詢的議員,正自動自覺地執行中共要求行政、立法、司法相互配合的指示,正自動自覺地執行讓中央牢牢掌握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指示,香港快步邁進習近平的新時代,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對一個威權政府而言,議會只是橡皮圖章。對一個獨裁政黨而言,代表大會也只是橡皮圖章。上月24日中共十九大閉幕時,代表以舉手方式表決把習近平思想加入黨章。習近平先讓同意的舉手,再說「不同意的請舉手」,站在不同區域的六個監票員陸續回答:「沒有。」然後,習近平宣佈決議通過,全場鼓掌。

中共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幕已成了國際媒體的笑話,但並不以為恥;中共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幕不可能在香港立法會上演,但並不死心,因此要DQ民主派議員,把立法會改造得跟人大會、黨代會一樣團結、和諧,因此要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把規則改造得跟可以控制黨員不得妄議中央的黨章一樣。

朱凱廸三番兩次動議阻撓一地兩檢議案的通過,實質上也阻撓了中共改造香港立法會的進程。西環、港府將針對朱凱廸採取何種行動?朱凱廸的人身安全會否再次受到威脅?不能不令人擔心。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