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印太區域」戰略 將推動新地緣博弈

黎蝸藤

早前特朗普出訪東亞,「印度-太平洋區域」這個地緣政治名詞成為熱點。「印太區域戰略」取代「亞太再平衡」,成為美國在本區域的戰略。顧名思義,兩者之最大不同當然是前者擴大了地域範圍。理論上,印太區域囊括的地區從非洲東海岸一直到美洲西海岸,幾乎有半個地球之大。但這個區域的核心,仍然是從西太平洋到東印度洋。如果對二戰歷史熟悉的話,可以一眼看出,這就是日本當年劃出的「大東亞」地區。

南洋地位愈加重要

雖然「大東亞」這個名詞由於二戰的原因而聲名狼藉,但其地緣政治上的合理性到今天還適用。「大東亞」的核心不是東亞,而是南洋諸島。在日本海權思想的主導下,扼守從印度洋到太平洋海路的南洋諸島,是打破英美對海洋壟斷的關鍵一環。於是「大東亞」戰爭的開端,日本攻城掠地,就是從直插香港、越南、馬來亞、菲律賓等地開始的。但日本已經意識到,要守住南洋,必須要控制印度,日本此後繼續進攻印度就是這種思維的結果。

現在,由於世界貿易格局變化之故,中國要從中東、非洲進口能源,從非洲進口礦物,工業產品也要從此路運往中東、非洲與歐洲。日韓等也是類似,南洋的地位愈加重要。這也是為何近幾年,南海爭端的重心已從島嶼、海底資源轉移到自由航行之故。

美喪失南海立足點

隨着在南海建造人工島並軍事化將近完成,中國對南海的控制力大增,美國的控制力卻衰退。值得說明的是,美國在戰後一直主導南海的海路安全,這種主導是以經常的巡邏為標誌,並以在沿海盟國擁有海軍基地為基礎的。最近幾年,美國雖然高調通過南海自由航行否認中國聲稱擁有的南海權益,但此計劃只是一種法律的宣示,與實際控制力無關。美國在南海控制力不繼,主要原因是在南海立足點的喪失。

美國以前在南海的立足點有兩處:菲律賓與新加坡。菲律賓是美國在亞洲最久遠的盟國,但杜特爾特上台後被中國拉走。即便美國在菲律賓反恐戰爭中出了大力,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出席慶功會仍備受冷落;特朗普與杜特爾特的會面也未改善美菲關係。這說明美國短期內都不可能立足菲律賓。

新加坡是真正的「牆頭草」。雖然她習慣「兩面下注」,但如果眼見一方非常強勢時,會毫不猶豫地轉變態度,這是她國力有限所決定的。李顯龍尚算較堅定的親美派,但在中國連番發力下(包括香港扣留新加坡軍車),其立場已軟化。更重要的是,他很快就要結束任期。雖然按慣例可以用資政的身分繼續發揮影響力,但他缺乏李光耀那種一言九鼎的魅力,加上李家連串的家庭紛爭醜聞,李家是否能延續在新加坡的影響力尚在未知之數。

越南與印尼都是可能的新支點。但前者畢竟是社會主義國家,對美國戒心甚大;後者在東南亞面積與人口都居第一,一向自定位為「東盟老大」,不可能讓美國建立基地。而且,可能由於她是伊斯蘭國家之故,特朗普也幾乎無視之。澳洲是美國傳統盟國,但不在主要航道附近。

隨着美國的南海可靠支點的喪失,局限於「東亞」或「亞太」區域內,美國已無法保持對中國的優勢。擴大區域概念,把印度拉入,是保持均勢不得不為的措施。

日本積極把印度拉入圈子

其實,作為一個地緣政治概念的「印太地區」在專家智庫口裏出現大約有10年之久。從4年前開始,澳洲、日本、印度官方也陸續開始用此詞語。但日本才是最積極把印度拉入圈子的國家。

安倍晉三早就明白印度的潛力以及在「大東亞」區域中的重要性。簡而言之,印度有五大優勢。第一,印度是傳統的海洋國家,位於印度洋的正中心,安達曼群島扼守馬六甲海峽的出口,這是無與倫比的地緣政治優勢。第二,印度是唯一尚未與中國解決陸地邊界領土爭議的大國,而且領土爭議之大在可見將來都難以解決;領土爭議一天不解決,就永遠可能被激化。第三,印度人口規模與中國相當,又是南亞的天然霸主,內心大國夢與中國一樣強烈。第四,印度擁有龐大的快速增長的潛在市場,連中國也不願放棄,具有很強的談判實力。第五,印度身為「不結盟運動」的盟主,在外交上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莫迪是一個非凡的強勢領導人。

安倍在2012年底上任後,接連推出一系列眼花撩亂的新政策,包括「俯瞰地球儀外交」、「自由與繁榮之弧」、「亞洲民主安全之鑽」、「非洲新戰略」及「印度洋-太平洋戰略」等。這些政策的核心都是要把印度拉入美日澳的陣營。

最近一年變化令美改變態度

但奧巴馬時代的美國還主要關注「西太平洋」或「亞太」,印度不是被單獨討論,就是作為亞太區域的外圍。最重要的原因是當時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親美,美國在南海有支點。此外,奧巴馬還願意繼續主導東亞局勢,對莫迪「抗中」意願與能力仍有懷疑。

最近一年的變化才令美國改變態度。第一,美國失去南海支點,不得不在更遠的地方找尋支點。第二,特朗普對繼續主導一個多邊體系沒有興趣,甚至是否希望締造一個戰略聯盟也值得懷疑,於是日本成為東亞戰略的推手。第三,特朗普比奧巴馬更希望日本承擔更多責任,而且安倍與特朗普的好關係也幫助安倍推進自己的日程。第四,在洞朗對峙事件中,印度表現出「敢動中國」的能力與意願,令人刮目相看。

今年6月底莫迪訪美的聯合記者會上,莫迪用上「印太區域」這個詞,但特朗普避而不提。到了蒂勒森10月底訪印度時才首次在外交場合正式提出「印太區域」之說,並支持印度扮演「領導強權」,又表示高興看到「互相緊密的伙伴日本」加入「印太」地區合作。直到特朗普訪日才親自說出「印太區域」一詞,最終確定其為美國的新東亞政策。

中國不應以舊眼光看待

目前,美日、日印、美印三方都有彼此之間的國防外交部長「2+2」交流機制,也已經進行過三方聯合軍事演習。「印太區域」戰略概念的成形將推動「大東亞」地區新一輪博弈。雖然此戰略還沒有更具體的願景,它無疑與中國「一帶一路」中的「海上絲綢之路」存在衝突。惟中國不應該以「遏制圍堵中國」的舊眼光看待,而更應該視之為平等的海洋競爭。畢竟,印度洋已經是傳統的印度勢力範圍,如果考慮到「一心不能二用」,中國發揮傳統的陸權優勢,專注在打通歐亞大陸動脈的「一帶」,而在海洋勢力方面收縮,可能更有利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美國為何轉向印太戰略」)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