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國家體委醫師揭中國體育界興奮劑丑聞

——2017年波茨坦民主論壇大會花絮

彭小明

這次大會的會場上推進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白髮老人。她就是前中國國家體委(體育總局)運動醫學專家(國家隊醫師)薛蔭嫻女士。老人家已經行年七九,可是除了腿腳略有不便以外,耳聰目明,普通話略帶一點淮陰口音。

她的演講給大會帶來了一個引起震撼的消息,中國體育界長期使用興奮劑的丑聞從內部高層被無情揭破。薛蔭嫻老人介紹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中國就偷偷摸摸使用興奮劑,讓各級運動員服藥或者注射興奮劑,以提高競賽成績。更為驚人的是,這類犯規不是運動員的個別私人行為,而是從上到下的組織行為。主要的組織和倡導者就是前著名乒乓球運動員,前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訓練局負責人)李富榮。此人表面上總是假裝提倡反興奮劑,現在完全暴露了真實的面目,原來他就是體育界服用興奮劑最熱心的倡導者和鼓吹者,也是興奮劑生意鏈上的一環。為了阻止薛蔭嫻一家揭露體育界的興奮劑丑聞,體育總局不僅長期施行政治迫害,造成他們家兒子的失業,還上門毆打薛蔭嫻的夫婿,剛剛做過心臟支架的老先生不幸倒地,不久竟然不治身亡。薛蔭嫻和兒子媳婦再不逃離這個恐怖的國家,已經沒有生路。現在他們來到了德國,申請政治庇護。

老人家的報告震懾了整個會場,許多聽眾頻頻發問。因為體育是大家共同關心的熱心之事;體育界丑聞也是所有中國人的恥辱。

會後我又登門拜訪了薛蔭嫻老人家。送上我的散文集《萊茵河畔的沉思》和長篇小說《貞潔的眼神》。我翻開散文集給她看一篇文章,那是一篇關於東德體育丑聞的報道翻譯。在兩德統一以前,東德曾是社會主義國家中體育成績最為耀眼的國家。也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後,東德的體育運動員逐漸服用興奮劑,違法違規。情況幾乎跟薛蔭嫻老人所揭發的完全一樣,都是從上到下,有組織、有「紀律」地勸導(欺騙)運動員服用。有一個體育俱樂部的領導就是東德秘密警察的領導人密爾克。開始使用興奮劑時,成績不錯,但是不久以後,許多女運動員發生了性體徵變異,出現男性喉結和鬍鬚,以及其他男性生理徵候。柏林牆崩潰以後,許多前東德運動員不得不改名、換性。海德堡大學生物藥品專家、反興奮劑專家法蘭克先生向聯邦法院提出了指控,控告當時的體育教練和隨隊醫師,給運動員濫用藥物。德國的科學家和運動員受害者這樣處理是非常合情合理合法的。中國國內反興奮劑,揭露丑聞,最終也應該把丑聞公佈到法庭層面,對那些知法犯法的高官、知情涉案的教練和醫師繩之以法。

薛蔭嫻女士為自己能夠來到民主自由的聯邦德國感到欣慰。我們也預祝她和家人都能早日獲得德國的居留許可。我們將一起為民主中國和法制憲政攜手努力。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