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當庭服毒!海牙法庭被迫中斷審判

Den Haag Kriegsverbrechertribunal Verurteilung Slobodan Praljak Gift (ICTY)
在普拉亞克當庭服毒之後,法庭中斷了宣判

聯合國前南斯拉夫戰爭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本來即將瞭解最後一樁案件,完成長達24年的工作使命。但在週三的宣判過程中卻出現了意外的一幕:被告普拉亞克當庭服下毒藥,在送醫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海牙聯合國前南斯拉夫戰爭問題國際刑事法庭週三針對六名波黑戰爭戰犯的宣判被迫中斷,原因是其中一名被告在判決宣讀之後大聲抗議,同時從隨身攜帶的一個小玻璃瓶子裡喝下了一種液體。

辯護律師對法庭表示,她的當事人"服用了毒藥"。主審法官隨即宣佈暫停審判。在庭審現場旁聽的觀眾表示當時無法看清被告在服毒之後是否當場暈倒。法官和律師對這一被告的行動表示相當震驚。被告普拉亞克(Slobodan Praljak)現年72歲,在法庭宣佈了對他的判決之後,他用克羅埃西亞語大聲表示抗議,聲稱自己無罪。據悉,普拉亞克在被送到醫院之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挑動克羅埃西亞的敏感神經

在波黑戰爭期間(1992-1995年),普拉亞克是波斯尼亞的克羅埃西亞族軍隊指揮官。海牙法庭週三宣佈的已經是針對其嚴重戰爭罪行的二審判決。在一審結束後,他和其他幾名波黑克族軍隊首領被以謀殺、驅逐、酷刑和強奸等罪名判處最長25年的有期徒刑。一審宣判之後,六名被告不服判決提出上訴。

對普拉亞克等人的判決也是聯合國前南斯拉夫戰爭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最後一樁案例。在歷經24年的戰爭罪行審理工作之後,該法庭的使命也即將完成。這一審判對於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從前南斯拉夫共和國中獨立出來、目前已經是歐盟成員的克羅埃西亞共和國來說具有特殊的敏感性。因為在該案2013年一審的時候就裁定克羅埃西亞開國總統圖季曼(Franjo Tudjman)為"共犯"。如果這一判決在二審後得以確認,那麼克羅埃西亞可能面臨支付戰爭賠償。但札格瑞布政府對此拒絕承擔任何戰爭責任。

德國之聲中文網 雨涵/李魚(法新社、德新社)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