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精神神圣不可侵犯,英国大学教授不好惹

 

  最近,英国高等教育界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长话短说,就是保守党(现在英国执政党)的一个叫克里斯·希顿哈里斯的议员,给所有的英国大学校长寄了一封信,要求学校提供所有和“脱欧”议题相关的课堂讲义,和一份上这些课的讲师/教授名单。

  这封信件在10月3日寄出,大约10月10日左右到达了各大学校长办公室。周二,10月24日,《卫报》曝光了这封信件,随即引发了各大学对这位议员和保守党政府狂风骤雨般的口诛笔伐。

  要理解这个事情,需要了解几个重要信息。第一,这位议员是支持英国脱欧的。第二,超过80%的大学老师在公投中投了反对票,支持英国留在欧盟。第三,大学自治、学术自由、独立思想数百年来是英国大学制度的基石。

  在这样的背景下,可以理解,英国大学对这位议员的批评,正是对英国大学精神的最强有力的捍卫。

  杜伦大学法学院院长严肃回应:“我们是大学。不是思想警察。”

  肯特大学:令人愤怒。英国一向推崇学术自由,从中受益。这不是上世纪60年的麦卡锡年代。

  伍斯特大学校长戴维·格林(David Green)臭骂: “这封信看起来只是要求提供一些信息,看起来无害,但真的是非常危险……这是思想警察,政治审查的第一步。”

  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部欧洲中心主任朱莉·史密斯(Julie Smith)拍砖:“我告诉学生我的个人意见是什么,并强调这是个人意见。我投票支持英国留在欧盟,但作为一个学者,我的工作是传授知识、鼓励辩论、提升学生分析论证的技能,而不是强加教义……如果政客认为他应该干预大学正在教学的内容,看看大纲,看看是否路线正确,那么这非常令人担心。”

  伦敦政经的凯文·费瑟斯通教授(Kevin Featherstone)则斥责,这是赤裸裸的麦卡锡主义行径。(百科词条注:麦卡锡主义是指1950年至1954年间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的美国国内反共、极右的典型代表,它恶意诽谤、肆意迫害疑似共产党和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有“美国文革”之称。)“给予大学老师学术自由,让他们研究社会面临的主要问题,达成自己的结论,进行公开辩论,这对于我们大学和英国研究机构来说至关重要。”

  除了义正严辞、义愤填膺的发表类似声明,勇敢无畏的英国大学老师们也绝不放过任何机会,对政客冷嘲热讽,尽显自己的逗比本质。

  利兹大学的历史学讲师:想知道我上课内容,先交学费,9250镑!

  德蒙福特大学国际关系学讲师: 你当然可以拿我的讲义。先注册,交9000镑。这学费可是贵党规定的。

  格拉斯哥大学法学教授:建议大家请愿,他拿到名单后,必须把所有的课上一遍。

  阿伯丁大学社会学教授:英国政府压住一些关于脱欧影响的研究报告。如果你把这些报告全部发布,我就把讲义发给你。跟我谈透明化?

  玛丽皇后学院政治学教授:2036年8月,他终于把6547页PPT看完了。

  看着自己的议员被各种扇脸,英国政府实在坐不住了,来了个划清界线、大义灭亲。

  事情曝光的第二天,也就是周三,英国大学事务大臣JoJohnson 接受了BBC电台4频道的采访。首先,大臣明确指出,这是议员个人行为,和英国政府无关。其次,大臣说,议员向大学要讲义资料,其实是为了做自己的研究,因为他自己想写一本关于脱欧的书。

  好吧,议员向大学要讲义,不是为了做思想警察,是为了自己写本书。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是为了自己写书,那为什么要用官方抬头信纸呢?写书出版了,赚钱了,是不是涉嫌谋取私利呢?

  最新动态是,这位名叫克里斯·希顿哈里斯的议员目前正式接受调查,罪名有可能是:滥用职权,用官方渠道获取信息,谋取私利。

  基于英国大学咄咄逼人的架势和痛打落水狗的美德,克里斯议员递交辞呈的日子不远了。

  大学精神神圣不可侵犯。惹谁都不要惹大学,更不要惹那些集勇敢与逗比于一身的大学老师!

  愿学术自由之风吹遍神州大地,让自由之风吹拂心灵。
 
  作者:学贵力行,英伦学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