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梁振英另起爐灶再搞鬥爭

儘管立法會已成立專責小組調查梁振英收受UGL5,000萬元報酬的事件,但調查進展始終有限,因為梁振英由始至終拒絕跟委員會合作,既不肯出席委員會會議接受議員提問,又不願提供與事件相關的重要文件及資料。連身為建制派的委員會主席的謝偉俊也禁不住公開批評梁振英的不合作態度,認為他的做法妨礙立法會委員會的調查工作,令進度極為緩慢。他還呼籲梁振英改變做法,跟立法會合作及提供更多資料。

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梁振英對謝偉俊及委員會的抱怨毫無反應,近幾天記者在公開場合一再提問換來的只是漠視與沉默,沒有片言隻語的解釋。梁振英這樣的態度實在視立法會如無物,嚴重打擊立法會的尊嚴及威信,並令UGL醜聞的真相難以曝光。

要扭轉調查毫無寸進的情況,立法會議員包括建制派只有把調查委員會「升格」為按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的委員會,令議員可以運用法定權力傳召證人及政府文件,到時候梁振英便不可以對立法會的傳召視而不見,更不可以對調查工作處處阻攔。

應該看到,梁振英收取UGL5,000萬的絕不是一般的案件,它涉及特首是否有不當甚至貪腐行為,涉及政府最高層的誠信及公信力,絕不能等閒視之任由事件胡混過去。而且現時梁振英已榮升為政協副主席,位列國家領導人,他的品格、誠信及行為更需要「比白更白」,更需要毫無瑕疵。若果立法會的UGL事件調查因梁振英不肯合作而交白卷,有關梁振英是否涉及貪腐的疑問將永遠難以釐清,對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府都是一個不光采的紀錄。此所以立法會議員特別是建制派有必要改變原本的做法,盡快改用權力及特權條例的權力調查UGL事件。

挑動矛盾保障政治前途

除了繼續追查梁振英在UGL事件否涉及不當行為外,也需要提防他借政協副主席的位置挑動社會分裂,繼續搞他最擅長的政治鬥爭。自七月卸任特首後,梁振英蟄伏了近三個月,沒有甚麼公開政治活動。

但自本月開始他又重新活躍起來,出席多場公開活動,說了不少話,除了主打的「一帶一路」、「大灣區」計劃外,其他事情特別是中港關係也不時作評論。其中最惹人注目的當然是上星期在一個「梁粉」聚會中大談《國歌法》、愛國等問題。梁振英在會上狠批大學生在畢業禮上背對國歌及撐傘是不敬行為,理應受到處分;又指大學校長縱容學生不尊重國歌,同樣該受追究。他還提出以國家名義殺人無罪的駭人說法。

梁振英口中吐出這些充滿恨意、鬥爭意味的說話不奇怪。過去五年他當政時就是以挑動社會內部矛盾為己任,藉此爭取北京的信任,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及影響力。今次高調「復出」再吹起鬥爭號角顯然不是偶然,而是別有所圖。

雖然因香港內部強烈反彈令梁振英無法連任,但北京並沒有否定他的鬥爭路線。既在離任前對他的工作表示肯定,又讓他「升任」政協副主席。在梁振英而言,延續這樣的鬥爭策略對他個人的政治前途有利無害,他在未來的歲月肯定繼續以挑動政治鬥爭為己任,好凸顯自己的忠誠及撈取政治本錢。未來一段時間,涉及中港關係以至矛盾的議題不少,包括一地兩檢安排、《國歌法》立法、中史教育以至港獨爭議等。每一項爭議都讓梁振英有可乘之機,發揮他的鬥爭伎倆,令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變得更繃緊更對抗性。

梁粉重出江湖大展拳腳

此外,他也在積極聯繫「梁粉」們重出江湖,重組班底。中央政策組前首席顧問邵善波及他的「人事總管」高靜芝等就先後復出,有的更直接與梁振英共事合作。這意味梁振英準備大展拳腳,在政治上發揮更大影響力,甚至可能重新挑動激烈的政治鬥爭。對開始稍為緩和的社會氣氛而言,梁振英再次積極活動是危險訊號,可能把香港推向新一輪政治對抗與動盪,市民不可不防。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