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哲案與兩岸差距

中國常發生很多奇怪的事,其中之一是政治判決的重罪犯人都「服從判決不上訴」。上訴是人民的權利,威脅利誘逼人不准上訴,讓人想起柏楊諷刺戒嚴時代的「奉命不上訴」論。

禁上訴成遺忘手段

台灣非政府組織成員李明哲,昨天被中國法院一審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李明哲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與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重大政治性質的嫌犯同樣的表態方式。判斷是在宣布判決前就已做好他們的工作,要他們認罪不上訴,交換降低刑度及減少刑期。

因為上訴一次就讓國內和國際社會重新「溫習」一次這種典型的中國式政治審判,就讓中國司法制度在國際上又被嘲笑一次,既然中國對政治大事如文革、六四等的對策是讓人民遺忘而非記憶,那麼不准上訴就成為要世人遺忘而非記憶重要手段。

法院提出證據指出,同為被告人的湖北證券公司職員彭宇華2012年5月在湖南省長沙市創建「兩岸牽手QQ群」,李明哲9月加入,11月更名「圍觀中國」後,彭宇華制定了近2萬字的「梅花計劃」,確立建立政黨、推翻國家現行政治制度的終極目標。李明哲先後擔任該社群的管理員、群主,並通過QQ群組撰寫、轉發攻擊中國制度的文章、書籍、視頻等,煽動推翻中國現行政治制度。

台灣總統府昨天表示:「傳播民主理論無罪。」「國際特赦組織台灣32小組」昨天在臉書上質疑:「從未犯罪,何來判決?」從以上兩岸對此案的不同理解,可見兩岸對法理的認知差距何其巨大。台灣方面和國際特赦組織都認為,只發表政治意見而沒有實際顛覆行動如組織武裝暴動等,就不是顛覆國家,而是言論自由的範疇,是「罪行法定主義」的實踐。中國方面的認知是:只要表達推翻現行政治制度的言論,就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罪行的要件。兩岸只要這類認知差距存在,各方面接軌就很困難。

如同台灣戒嚴時代

中國對此案的態度台灣並不陌生,戒嚴時代也是只要表達反蔣的威權獨裁、反國民黨獨大、反戒嚴、主張民主自由以及提出反攻無望論等,雖然只限於言論而無行動,統統一概看作顛覆國家、為匪張目的行為,輕則10年以上,重則死刑、無期徒刑。如今又在李明哲身上看到,實在令人感慨。中國人心思、意識的進步何其緩慢,遠遠不如其硬體和公廁的建設。以後不知還有多少倒楣的李明哲們跌進司法的陷阱裡。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