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對基本法的新僭建


李飛於基本法研討會中的發言指中央政府與香港政府共同對香港實行管治。資料圖片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日前在香港基本法研討會的演辭,除了他提及到的香港回歸20年來仍未為廿三條立法,不良影響有目共睹,被認是為廿三條捲土重來鋪路之外,他的發言還帶出另一個信息,卻較少被引述,但同樣值得關注,這就是李飛說的,中央人民政府今後將會與特區的「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

既然國防、外交早已在《基本法》中明列為中央政府直接管轄的范圍,那麼需要由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共同」領導,「一道」管理的極可能就是港人曾一度認為是特區自治範圍內之事情,而在「全面管理權」或「監督權」的大義名份下,可以共同和一道直接管治的范圍,可說是無所不包。

李飛在演辭表示,「根據我國憲法所規定的國家體制,所有的地方政權機關都是地方國家機構,是國家機構體系的組成部份,行使的是國家的權力,都是國家治理體系的一部份」。因此,他提出,「中央人民政府與經中央授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在這個過程中,「有些重要事務由中央直接管理,更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本地事務」。他強調,這才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真正含意。

較早前,在北京出席十九大會議的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表示,港獨思潮出現與教育有關,港府有責任推動國民教育,教師要先「愛這個國家、認同這個國家」。陳寶生續稱,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不搞國民教育,國民教育涉及國民身份認同、民族觀、國家觀、價值觀,國教是特區政府的職責,如果特區政府需要協助,教育部「有求必應,有問必答,有事必幫」。

教育局長楊潤雄回應國家教育部是否有僭越特區自治範圍事務時稱,特區政府會繼續按照《基本法》,自行制訂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政策。至於教育部的角色,楊潤雄形容是「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雙方會持續交流合作。果如是,李飛的說法便是對《基本法》的曲解。

但如果李飛的新演繹才是《基本法》所指的高度自治的真正含意,影響所及的便不僅是教育,而是包括特區政府所有政策局和行政部門,今後,直接領導其工作的不僅是特首、政務司和財政司,而包括中央人民政府及其對口機關,這將是對今天在風雨飄搖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最新一輪嚴重打擊。

尹靖廷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