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林:垃圾財富之終結

China Armut Müllkippe in Hefei (STR/AFP/Getty Images)

多年裡,工業發達國把垃圾出口給中國。然而,現在,這要成為歷史了。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指出,中國已經太富,不再依賴我們的垃圾了。

對中國的搖滾樂手而言,我們的垃圾是福。直到90年代,滾石樂隊或U2樂手的唱片在中國幾乎無法弄到。盡管如此,它們依舊找到了進入中國的通道--作為我們的塑料垃圾的一部分。這些垃圾裝入巨型貨櫃內,運往中國作回收。樂迷們在唱片公司清出來的那些雷射唱片和磁帶堆裡翻找,然後,將那些通常絲毫未損的原貨在地下唱片鋪裡銷售一空,中國的第一代搖滾樂手們可把它們當作了寶貝。

然而,這樣的日子早就過去了。今天,欣賞西方音樂的第一渠道是網際網路。而本身亦越來越富有的中國也不願再接受我們的富裕生活垃圾了。本來,不僅是搖滾亞文化,即如中國的經濟奇跡也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垃圾之上。

全球一半垃圾運往中國

從90年代初起,中國成了全球頭號垃圾進口國。中國收購我們的垃圾,以從中蒐集銅、鐵、紙或塑料,與回收相比,生產它們可要復雜、昂貴得多。例如,回收鋼所需的能源要比從鐵礦冶煉成鋼減少60%。

還有,中國長期只能生產低質原材料 ,不適合回收。於是,這一雙贏局面多年裡發展成一個全球性巨額生意。直到最近,全球50%以上的垃圾前往中國,在那裡作回收加工,部分以商品形式回流工業國家。僅去年一年,中國就進口了730萬噸塑料垃圾,價值37億美元。

然而,這一切現在要劃上句號了。今夏,中國通知世貿組織說,截至今年年底,將禁止進口24種垃圾。其中包括金屬和電子垃圾、滌綸樹脂、聚氯乙烯、聚乙烯等塑料、爐渣、毛和棉花余料、合成紙以及來自鋼生產過程的熔渣,等等。當局將它們貶稱為"洋垃圾",指出,它們在總體上對中國的環境造成負面影響。

本國垃圾量增加

這是對的,但問題決不僅限於那的確常不做任何防毒處理便運至中國的垃圾。中國很多回收處理裝置掌握在私人手裡。而恰恰是那些微型、小型企業過去不那麼嚴格遵守環保要求。2016年公演的紀錄片"塑料中國"生動地介紹了這一情況。

然而,不僅是我們的垃圾毒害了中國人的生活環境;這個越來越樂於消費的國家同時也在同自己的垃圾作斗爭。眼下,中國每天產生52萬噸以上垃圾,其中大多數是燒掉的。未來,北京一方面計劃使用更利於環保的燃燒裝置,另一方面致力於強化回收利用國內生產的物品及原料。

在走到這一步之前,先要採取名字響亮的"綠籬行動"和"國門利劍"等措施,改善對來自境外垃圾進口的監控,並能在貨櫃內就檢測出有害物質。再下一步是更具持續性的環保政策。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新近召開的十九大上向民眾做了相關許諾。

垃圾現送往何處?

尚不清楚的是,中國政府會如何嚴厲實施垃圾進口禁令。不過,有一點已無庸置疑:中國這一可以理解的決定將給工業發達諸國帶來嚴重後果。它們不僅將被迫更好地分揀本國垃圾,而且早晚會面對這一兩難境地:如何處理自己的富裕垃圾。

很多垃圾出口國只有極不充足的基礎設施,用於回收利用整個廢舊物品和垃圾。尤其是消費天堂美國,幾乎沒有回收經濟,將垃圾裝船運往中國的成本甚至低於國內從甲地運往乙地的費用。不過,尤其對歐洲而言,金屬、紙張和塑料的貿易亦為一種經濟因素。迄今,歐洲同樣讓中國人替自己的垃圾付款。

在2016年運往中國的總共730萬噸塑料垃圾中,就有160萬噸來自歐盟國家。中國垃圾工業擔心巨額損失。禁令也會導致就業機會的減少。但是,北京希望,未來有更多的中國人在服務業工作。

來日無多的骯髒游戲

目前,西方尚無計劃,不知如何應對這一禁令。西方人可謂措手不及。擴大自己的堆放能力和回收利用能力、或者早該實現的減少商品生產過程中的垃圾,都是可能的選項。

誠然,更可能的是,未來印度、孟加拉國或越南等其它亞洲國家會替代中國,提供垃圾堆集場服務。但是,這也將只是一種暫時的骯髒游戲。在垃圾問題上,作為消費社會的中國如今已然自顧不暇,西方人"眼不見,心不煩"的那種態度無論如何已經難以為繼了。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Frank Sieren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