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林:北京在東部的新集團

Ungarn China-Mittel-Ost-Europa-Gipfel (Reuters/L. Balogh)

在匈牙利舉行的"16+1"峰會上,中國繼續擴大對東歐和東南歐國家的影響。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Frank Sieren)認為,布魯塞爾坐視北京壓縮歐盟的行動空間。

中方希望"建造橋梁",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布達佩斯出席中國-東歐峰會時這樣表示。中國在該地區的投資主要是為了"歐洲的平衡發展"。

這的確使歐洲的基礎設施發展更為平衡。然而,布魯塞爾的影響力也隨之受到削弱。未來數年,中國希望向11個歐盟東部國家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捷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斯洛維尼亞、斯洛伐克以及5個巴爾干國家阿爾巴尼亞、波黑、馬其頓、蒙特內哥羅和塞爾維亞投資共約30億美元。李克強週一在自2012年啟動的年度中國-東歐峰會、又稱"16+1"峰會上作此宣佈。

新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

其實稱之為"1+16"更好:作為所有約定項目的出資方,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當然有著決定權。中國將東歐視為新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習近平倡議的這一基建項目要讓亞洲與歐洲、非洲建立更緊密的經濟網絡。因此出現具有歷史規模的陸路與海路新貿易路徑。

北京當然不是毫無利己。北京也從來沒有這樣宣稱過。如果中國銀行出資建築項目,那麼將由中國工人施工。中方需要政治上的報恩。中國現在已經參與匈牙利的汽車製造廠、塞爾維亞的鋼廠、羅馬尼亞的煉油廠、阿爾巴尼亞的飛機場和克羅埃西亞的發電廠。在今年的峰會上,李克強與匈牙利就一段鐵路的現代化改造達成一致。該鐵路段將可運輸從中方控制下的希臘彼得雷烏斯港發來的貨物,途徑貝爾格萊德和匈牙利,更快地運往中歐市場。

東歐國家感覺受到布魯塞爾忽略,如今感激地接受中國提出的有誘惑力的投資方案。西巴爾干國家迄今期待被歐盟接收為成員國,如今在北京的迎合下終於感到被認真對待。

歐盟分裂的危險

中國完全合法的參與對布魯塞爾逐漸成為一個真正的問題。"中國對東歐的投資隱藏著歐盟分裂加劇的危險",社民黨歐盟議員朗格(Bernd Lange)警告說。他還太謹慎了:不單隱藏著危險,分裂早已是事實。

中國以貸款為基礎的投資援助,不但帶來經濟上的感恩,而且還有政治上的朋友,後者幫助北京在歐盟內部擴大政治影響力。比如希臘,這個習近平曾稱之為"中國在歐洲最可靠的朋友",今年夏天否決了多個歐盟的聲明,聲明關乎侵犯人權、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以及對中國在歐盟投資設立更嚴格的條件。

民粹主義政客如捷克總統澤曼、匈牙利總理奧爾班公開對中國的專制政治制度表示支持,並歡迎北京不像布魯塞爾或柏林那樣在法治國家、民主和難民政策上對其進行指責。"世界在改變,中國有工具來實現發展,這是靠歐盟資金無法實現的",奧爾班週一在布達佩斯簡短乾脆地說。

歐盟必須提供另一種選擇

可惜他說得有道理。歐盟其實應當更堅決地推進自己的基建項目,比如2014年在所謂"柏林進程"中宣佈的為西巴爾干國家修建道路與能源網絡。歐盟候選成員國如塞爾維亞還不能指望歐盟結構基金的扶持,因此,對於資金從何而來並不在乎。問題就在於:歐盟太慢、太意見不一、錢越來越少。

這意味著,迄今為止,北京特別是透過雙邊協議可以不受限制地擴大自己的空間。制定對中國有約束力的"一個歐盟政策",--這是歐盟議會綠黨主席布提科弗(Reinhard Bütikofer)提出的,意在傚法北京的"一個中國政策"--目前還毫無著落。中國為什麼要接受呢?有一條理由:一個穩定、強有力的歐盟也符合北京的利益,中國可以與這樣一個歐洲在重要的全球問題上共同抗衡美國,比如自由貿易或者伊朗或北韓問題。

不過,對北京來說,當前,基建項目以及消弭歐盟針對中國的動議,顯然比穩定的多極世界秩序更為重要。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Frank Sieren 本文作者澤林二十多年來在北京生活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