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谁最应该反思 “十月革命”?

 

今年是俄国 “十月革命”一百年周年。一百年前,以列宁为“核心”的布尔什维克用政变的方式推翻了向宪政共和过度的临时政府,随后又用刺刀解散了他自己许诺的、世人翘首以盼的立宪会议、用血腥断绝了一切通往宪政共和的道路,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场所谓的“革命”不仅给俄罗斯带了大灾难,大屠杀、大饥荒和残酷的内战,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种极其可怕、而欺骗性又极强的专制制度,并且把这种意识形态、革命和制度,像癌细胞那样扩散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给那里的人们也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中国、东欧、北朝鲜、柬埔寨就是其中的重灾区。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是由苏联共产党一手建立起来的,它的活动是由苏共的卢布支持的,他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是由苏共一手制定的,甚至它的中央政治局成员也是由苏共决定的。除“长征” 期间联系中断外,在历次历史的重大关头,中共的决策都是由苏共制定的。如当年的“土地革命”、杀乡绅烧房屋、建立工农兵苏维埃、1927年后的一系列起义暴动和割据、内部血腥的肃反和清洗、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1945年后何时谈判何时开打、以及1949年“共和国”的方针政策等等,无一不是在执行苏共的指示,无一不是唯苏共的马首是瞻。

1949年后中国发生的许多大的政治灾难,如暴力土改、镇反期间的大屠杀、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天怒人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制度、以及后来的“文革”浩劫,追本溯源,都可以追到100年前在俄国发生的那场“革命”。

“十月革命”74年后,那场“革命”建立起的制度和国家终于走到了头,苏联这个红色的庞然大物轰然倒下。从那以后,俄国停止了对 “十月革命”纪念,代之以对那场“革命”的反思。人们发现,“十月革命”带来的并不是什么“人类历史的新纪元”,而是人类历史的大灾难。很有讽刺意义的是,今天俄国的国旗不是别的,正是当年被“十月革命”推翻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国旗。

10月31日,纪念苏联政治迫害时期遇难者的“悲伤墙”在莫斯科揭幕,俄总统普京出席揭幕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说:

“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未来的世代来说,了解并记住我们历史上这一悲惨时期是非常重要的。”

“当时各个阶层、全体人民:工人、农民、工程师、军官、宗教界人士和国家公职人员、学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残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为祖国做出贡献的人,不吝惜对祖国无限忠诚的人,每个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几百万人被控为“人民的敌人”,被枪毙或遭受精神折磨,饱受监狱、集中营和流放之苦。”

“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

“政治镇压对于我们的全体人民、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我们的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承受着这种迫害的后果。”

今天,列宁像被拉倒了,柏林墙被推翻了,但那场“革命”所带来的“主义”和灾难并没有结束,相反,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还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下。在俄国人已经反思了26年后,中国却仍然在纪念“伟大的十月革命”,仍然死守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的那种奴役人民的主义和制度。在中国,宪法仍然是一纸空文,“人大”和“政协”仍然是摆设,书报检查和言论控制仍在进行,政治指控、折磨、镇压和迫害仍在继续,对人权的粗暴侵犯以及对人类政治文明准则公然的践踏,仍然是司空见惯的事。一句话,普京说的 “悲惨时期”仍在继续。

中国人恐怕是最不善于记取历史教训的民族了。口头上人们都认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当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被实践检验了74年后被苏联人民抛弃时,在深受这种制度毒害的中国,许多人却如丧考妣 。那位知名度极高的习某人不是还感慨“没有一个是男儿”吗?前几天,习某人带着他身边那6个人赶到上海中共“一大”旧址去朝圣,然后,中共中央仍然和北朝鲜一样,派出高官去俄国和那个已经过气的苏联共产党一小撮人一起纪念“伟大的十月革命”一百周年。

习某人曾说,他和普京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从这两个人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时的所作所为,人们不难看出,两个人虽然在气质做派上有那么一点相似,但在政治思想上却是一旧一新。普京已基本走出 “十月革命”的阴影,而习某人的思想却还停留在一百年前;普京认为制造了大灾难、大悲剧的那些东西,在习某人看来却是最珍贵的思想和政治遗产,是必须坚持和发扬而不可须臾离开的东西。

最滑稽的是,习某人的这种陈旧的、发霉的、早该送进历史博物馆的旧思想,却正在作为一种新时代的“新思想”,在全国范围里传达贯彻和学习。我真不知道该把它叫做这个时代的喜剧还是这个民族的悲剧。

“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仍然没有结束,何时结束?谁也不知道。苏联在活了74年后寿终正寝,有人就说,也许七十多年是一个共产党政权的大限。我的看法要悲观得多。在中国,七十多年恐怕是打不住的。

只有在中国人开始反思上个世纪的“革命”历史时,中国才有希望。

南山皓,《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