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停滯下金馬獎所扮演角色

中國資深演員涂們以《老獸》拿下了影帝頭銜。
中國資深演員涂們以《老獸》拿下了影帝頭銜。

威克 台灣媒體人(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台灣主辦的"華語"電影金馬獎頒獎典禮落幕,在兩岸關係停滯的現在已經很難看到這種氣氛和樂的兩岸三地人士共聚一堂的場合。

打開今年的金馬獎得獎名單,有台灣本地的、有來自對岸的、也出現了久違的粵語得獎感言,也沒有因為政治因素而讓人感覺突兀或者尷尬。

台上兩岸三地的電影人插科打諢、甚至沒得獎的電影人還一起在典禮之後聚餐"自嘲"一番,而出席的中國電影人當中,不乏知名的演員、導演,而入圍的電影或者演員也有不少是因為合拍的電影而獲得的提名。

競爭與合作

雖然今年的最佳影片大獎留在了台灣,但是"影帝"的頭銜是中國的資深演員涂們、"影后"則是出身香港、從影多年的惠英紅、而最佳女配角則是常年住在北京的台灣小女孩文淇。

從這些結果來看,似乎兩岸之間在電影的競合關係有著良性的發展,雖然前幾年金馬獎的幾項大獎被對岸演員和電影拿下,導致一些媒體感到不平,但是從今年台灣得獎者的背景來看,台灣電影界也奮起直追,啟用歷經劇場鍛煉、勇於突破的演員,終於受到了肯定。

而金馬獎也為一些題材可能相對敏感或者市場相對小眾的電影提供一個展示、發聲的舞台,例如今年參賽的劇情片《嘉年華》、紀錄片《囚》都有不錯的成績,前者拿下了最佳導演獎、後者則是最佳紀錄片的得主。

金馬獎主辦單位希望將頒獎典禮的焦點聚集在電影人的身上。
金馬獎主辦單位希望將頒獎典禮的焦點聚集在電影人的身上。

題材問題

不過兩岸電影在彼此的市場也有"水土不服"的問題,一般來說以日常生活為背景的小品電影,即便原本相當賣座,但是過了台灣海峽之後,票房卻可能門可羅雀,因此從商業角度而言,片商大多偏好以俊男美女當頭牌或者主打場面浩大的所謂"大堆頭"電影。

相對來講,格局比較小,被片上列入"藝術片"的電影要得到片商的青睞就相當困難,金馬獎可以說是為這些電影提供了出頭的機會,雖然不見得可以保障票房收入,但是有了金馬獎的加持,多少比較能夠得到觀眾的注意。

本次贏得最佳動畫短片的《暗房夜空》,就是香港公開大學的畢業學生作品,以同性戀者為主題,題材也是相對敏感,不過卻也讓由兩岸三地電影人組成的金馬獎評審委員認同這幾位年輕人的表現和成就。

"題材敏感"在金馬獎理論上並不是問題,這次也有題材"敏感"的作品入圍,例如《塑料王國》、《芳華》,而曾經被迫退出法國影展的《好極了》,在金馬獎上改名成《大世界》拿下了最佳動畫長片。

最佳導演獎得主文晏:《嘉年華》不用抽籤就可以在台灣上演了。
最佳導演獎得主文晏:《嘉年華》不用抽籤就可以在台灣上演了。

無形的限制

本屆最佳導演獎得主文晏的得獎感言,卻也點出兩岸電影交流也有外人看不到的障礙,她說得獎就表示執導的《嘉年華》就不要抽籤才能在台灣上演了。《嘉年華》由於是"陸片",必須以抽籤決定是否可以拿到在台灣上映的配額,而每年的配額是10部,在11月22日、也就是金馬獎頒獎典禮前夕舉行的抽籤中,中簽的名單上沒有《嘉年華》。

不過"陸片"只要贏得金馬獎或者其他幾個國際影展的獎項,就可以不受配額的限制,對這項規定雖然在台灣也有"異聲"、直指這是"政治問題",但是也有業者擔心不加設限的話,"陸片"大舉進入台灣市場,勢必限縮台灣電影的生存空間。

台灣電影到中國大陸上映,表面上是依照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也就是ECFA,雖然不受外片的配額限制,但是先決條件是取得中國大陸的《電影片公映許可證》,對許多台灣的電影人而言,這比搶配額還困難。幾年前上映的《軍中樂園》為了中國市場而啟用了大批中國演員、在金馬獎也拿下了多項大獎,但是無法取得《電影片公映許可證》。

也許政府的規定在短期內不會有所改變,不過同樣地金馬獎從政府主辦改為電影人接辦之後,將金馬獎打造成為兩岸三地甚至國際"華語"電影首要獎項的企圖心相當地明顯,從資深演員張艾嘉卸下了四年的任期、交由唯一拿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的李安接手來看,也許真的會像是台灣媒體說的未來金馬獎會"更加星光燦爛"。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