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访华在哪些议题上可能取得进展?

2017年1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携夫人抵达北京访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夫人在故宫茶叙。图片来源:路透社/Jonathan Ernst

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抵达北京,开始他上任以来首次对中国的访问。这是他历时十余天的亚洲访问行程的第三站。由于中国近年来的强势崛起,中美关系更加深入地发展,两国间在不仅在双边关系,也在国际关系中的诸多议题上,既需要合作,又不乏分歧与对立。清华-卡内基国际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先生认为,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4月底与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会晤之后,中美关系虽然在一些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但整体发展比较稳定:

赵通:朝核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可能性不大

赵通:“中美关系总体发展比较平稳,势头也比较积极。在双方存在潜在重大分歧的事务领域,双方的分歧都得到了比较有效的管控。比如说在朝核问题上,虽然中美在如何处理朝核问题的战略层面存在巨大分歧,但至少在战术层面,保持了动作的一致性,尤其是接连通过了两个非常具有实效性、影响力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所以,(双方)达成了比较密切的合作关系。我相信,特朗普总统这次访华,双方就能有更好的机会,就这些问题,包括朝核,包括南海,包括经贸关系等等问题,有更深入的交流,能够促进双方更深入的理解。”

法广:朝核危机很明显是这次特朗普亚洲之行非常重要的一个议题。在此之前,他已经访问日本和韩国,在这两个国家,他都向朝鲜发出了非常强硬的信号。特朗普一直认为,中国在遏制朝鲜(导弹和核武器开发)问题上努力不够。您觉得在朝核危机发展如今已经十分紧迫的形势下,双方是否有可能就朝核问题解决方案取得某些进展?

赵通:“我觉得,双方取得根本性的、突破性的进展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中美两国 在如何处理朝核问题上,包括如何认识朝核问题、如何认知朝鲜政权这些根本性问题上的理解,都有巨大的分歧,所以双方现在的对朝战略并不一致。美国是希望通过全方面的压力,包括经济压力,甚至是使朝鲜政权能够感受到政权生存的威胁这种强度的压力,来迫使朝鲜政权别无选择,来重新考虑它的核武器政策。但是,中国从根本上是不赞成这种思路的,认为朝鲜追求核武器的能力根本就是感受到它的外在安全(受到威胁)。那么,通过加剧它安全威胁感的方式,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使得朝鲜进一步强化拥有核武器的意愿。而且,如果真的通过全面经济封锁把朝鲜政权逼入非常危险的、不稳定的境地,朝鲜不但不会像美国期望的那样,做出重大让步,或妥协,反而更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它的军事挑衅行为,因为这是朝鲜长期以来的行为方式,它认为它能够在与美国的这种比拼谁更有能力承受更高风险的竞赛中,获得最终胜利。所以,中国对于这种危险的游戏的结局非常担心。鉴于这些重大的分歧,我不认为中国,或者美国任何一方,通过一次短暂的双边首脑会晤,就会完全改变自己的立场和长期的看法。”

“也许双方能够在一些事务性的方面达成一定的共同意见,比如,如果朝鲜近期真的采取特别具有极端性的挑衅行为,比如在太平洋中部进行大气层的核武器爆炸,那么,这种情况下,中美双方如何联合、协调应对,这些方面可能会有一些积极的进展。”

赵通:南海出现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一直存在

法广:相对于眼前的朝核危机,中美围绕南海问题的紧张关系是否有一定的松缓?

赵通:“今年以来,也就是特朗普上任之后,在这个阶段,南海问题没有像奥巴马政府后期那样紧张。但是,毕竟还是要看到,虽然特朗普本人有商人做交易的心理,一定程度上愿意在经贸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做适当的妥协,换取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尽量依美国的意愿行动,但是,毕竟特朗普政府内阁的高官,包括特朗普身边重要的政策咨询者、对特朗普有影响的智库等,他们都积极地要求特朗普在南海问题上、在所谓的自由航行问题上,保持美国以前的强硬立场,所以在这方面,美国也并没有做出特别明显的退却,今年以来也进行过数次自由航行的行动,所以,南海问题目前可能依然是一个处于管控危机的阶段,双方都没有意愿让危机进一步提升,但双方仍然会比较强硬的维持自己原有立场和行为方式,所以,出现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会一直存在。”

陈一新:面对亲台独政府,台湾问题重新变得重要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中的核心议题。今年初,特朗普上任伊始曾一度打破美国历届政府数十年来恪守的原则,与台湾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直接通话,使得中美关系骤然紧张。那么在如今中美两国需要在诸多国际、经贸等议题上协调立场的当下,台湾问题会在这次特朗普北京之行中占据怎样的位置呢?

台湾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陈一新先生认为,在当前形势下,台湾虽然不能说不重要,特朗普访问北京期间,台湾问题有可能会被提到,但鉴于双方需要讨论的议题颇多,不触及台湾问题也是可能的。

陈一新:“台湾问题不能说不重要,尤其是现在台湾的蔡英文政府被认为是一个推动“暗独”不遗余力的政府,她的行政院长赖清德也是一个自称是主张台独的政治工作者。所以,一个“暗独”与 “明独”汇流的亲台独政府,当然让大陆非常重视。过去有段时间,两岸关系良好的时候,台湾问题的优先顺序相对没有那么高。但现在因为有这样一个亲台独的政府,台湾问题在大陆眼中又变得非常重要,当然希望特朗普到访时,能够双方针对台湾问题发表一些有共识的讲法。 现在来看,第四(中美联合)公报,可能性不大;第四号(中美)联合声明,也可能性不大,因为时间不够(过去二十多年来,中美有三个联合声明:1997年江泽民与克林顿的联合声明,2009年和2011年胡锦涛与奥巴马的两次联合声明);那还有联合记者会,那时也可能会涉及到台湾问题,双方有可能会在不支持台独或反对台独之间调整出一套文字,变成比如:不接受台独,或者不承认台独等,都有可能;第四种可能性,是个别记者会,这种情况下就不太可能谈到台湾问题;第五种可能性,是根本没有记者会,那就是不欢而散,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作者:法广 RFI 瑞迪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