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稅改擴大貧富差距

吳幼珉

特朗普的稅改方案短期內有正面效果,但會擴大貧富差距。

美國眾議院在十一月十六日以二百二十七對二百零五票通過了《減稅和就業法案》;接下來,「特朗普稅改方案」仍需要在參議院闖關。

特朗普是一位備受爭議的美國總統;不僅反映許多美國人對他「有錢任性」的排斥,也顯示在美國經濟情況和國力發生深刻變化的歷史條件下,精英內部、不同州份和階層間利益和政策的分歧明顯擴大。

特朗普在美國政壇的「人緣」不好,制定政策的能力卻還是很強的。不久前他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中美簽訂的經貿協議顯示美國對華貿易赤字未來可能會明顯改善,那是許多反對他的人做不到的。

在股市,市場行為反映一切信息。特朗普稅改在參議院成功闖關對市場產生了短暫衝擊;因為減稅,企業純利會增加,而道瓊斯指數在十六日當天收市就上升了百分之零點八,反應相當正面。

美匯指數仍軟;但不能稱作「跳水」,那是技術性因素導致的。事實上,美匯指數及後兩天在支持位上暫時喘定,像在給市場一個啟示:特朗普稅改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不是一面倒的。

針無兩頭利。一項經濟政策在某些領域可能產生好的結果,在另一些領域卻會有不好的效果。一項經濟政策的短期效應可能是正面的,但實施久了,負面效應就會逐步浮現。

由於減稅,美國聯邦赤字會增大,但減稅會給美國企業帶來活力,改善就業,可能增加國內消費,讓美國實體經濟在短期內有較快的增長。

特朗普稅改無論減稅幅度還是覆蓋面都不小。近日公布的美國新國防預算為七千億美元,比奧巴馬執政的二零一六年所批准的國防預算高百分之十五,比特朗普所要求的也要多二百六十億美元。根據收入和支出,估計美國未來的財政赤字會進一步上揚;而利用政府財政搞基建的願景泡湯了,而且美國也不宜主動捲入大規模的對外戰爭。

不需偏信美國民主黨人的指責,也可以預期美國貧富差距會隨著特朗普稅改的落實而擴大。而減稅法案中的「日落條款」也意味著,很多受減稅待遇的中產階級家庭在幾年後有重新被增稅的可能。

接下來,共和黨擬把減稅方案與廢除奧巴馬《平價醫療法案》掛鈎並爭取在參議院通過。廢除奧巴馬醫改可以為美國政府節省約三千一百八十億美元,可以用來填補減免稅收所帶來的赤字;但未來,上千萬的美國人將可能失去醫保。因此,那樣的處理會增加參議院通過稅改議案的難度。

參眾兩院的稅改版本不同,如在眾議院議案中,下調公司稅會在明年生效,而參議院版本的公司稅下調則將推遲至二零一九年。

如果參議院通過的減稅法案版本與眾議院不同,兩院就需要合併法案,並分別再次投票通過內容一致的法案,或者眾議院投票通過參議院版本的法案,再交由總統簽署生效。

共和黨要為選舉鋪路

眾議院在十一月十六日投票時,有十三名共和黨議員對《減稅和就業法案》投了反對票。在參議院,共和、民主兩黨的席位目前分別是五十二和四十八席。支持共和黨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稱他們的資金只會支持符合共和黨價值觀念的人士,砸票和「固票」的意味都很明顯。

為了避免給人一事無成的感覺,無論特朗普本人還是共和黨都需要在未來數月完成一些議案立法,為二零一八年下半年的中期選舉鋪路。而紙牌遊戲「特朗普稅改」的結局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從美國眾議院日前通過特朗普稅改和眾議院委員會十月二十四日宣布開啓對奧巴馬政府和希拉里涉嫌「通俄」的調查來看,飽受「通俄」 調查困擾的特朗普實際上已經獲得了許多共和黨當權派的支持,或許已經坐穩了總統的位置。

根據聯邦儲備局前主席格林斯潘回憶錄的描述,美國前總統列根本人是不太懂經濟的;特朗普卻是熟悉市場的。而特朗普稅改、廢除奧巴馬醫保和當下美國的貨幣政策或多或少都有列根經濟學的影子,那是特朗普的選擇。如果減稅方案得以落實,那對美國經濟會產生短期的正面影響。但由於財政赤字和貧富差異擴大,那些政策的持續性是不高的,若干年後是會被「反水」的。

還有一點不容忽視的就是,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如何使得美國實體經濟增長和提高生產力會是很關鍵的。當前,中國等國家的生產力都在發展,如果美國不能相對提高自己的生產力,列根任內的經濟好景未必能在當下的美國重現。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